命运探索

命运天定吗(221)春秋时叔服相面看三代

作者:泰源

春秋时代叔服相面看孙叔敖三代。(pixabay)

  人气: 1389
【字号】    
   标签: tags:

中国的相学有着悠久的历史,约可追溯到公元前七世纪的春秋时代之际。

孟穆伯公孙敖带儿子相命

据《左传·文公元年》记载,鲁文公元年春天,周天子派内史叔服参加鲁僖公的丧礼,鲁国三卿之一的公孙敖(孟穆伯,孟庆父的儿子,鲁桓公之孙。)听说叔服会给人相命,就带着两个儿子去见叔服,叔服对他说:“你的大儿子谷,将来可以祭祀供养你,你的二儿子难,将来可以为你办丧事。谷的下巴很长,将来后人在鲁国必能昌盛。”

果然,后来公孙敖眷念莒国的美色己氏(本来许配给他的从弟东门襄仲),利用出使鲁国之际,出走到了莒国找己氏相聚没有回国。鲁文公没有追究他,让他的长子谷--文伯继承孟孙氏宗主的身份。文伯不久就死了,儿子还小,就由他的弟弟难--惠叔继承宗主之位。

后来己氏死了,公孙敖想从莒国回鲁国时,病倒在途中齐国之地,死在堂阜。惠叔向鲁国告丧请求归葬于鲁,没有得到允许。这时,齐国中有人为惠叔谋划,说:“鲁国,是你家族的亲戚,把公孙敖的饰棺放在齐鲁边界--齐国堂阜这地方,鲁国一定会取去的。”惠叔听从了他的主意,把父亲的饰棺放在堂阜。鲁国边界的卞邑大夫将此事上报。惠叔赶到朝廷请求取回父亲的饰棺,他容颜消瘦,立在朝上等待着命令。鲁国答应了,于是他取回了饰棺,依照安葬祖父庆父的葬礼安葬了孟穆伯公孙敖。

惠叔之后,由文伯的儿子仲孙蔑继立孟孙氏的宗主之位。孟孙氏是鲁国重要的三卿--鲁“三桓”势力之一。

资料来源:《左传·文公》

附篇:八字实例分析——中年行好运,晚年不禄之女命

(大纪元编辑制图)

此造出生日的日干为丁火,所以属丁火命。生九月土旺秉令,丁火之气尽泄于土,戌中一点火库,微乎其微。

也就是说日干丁火一生来就遇到戊土(戌中以戊土为本气,最强。内藏丁火只不过为火之墓库,火之弱根),还未站稳脚根,就忙着去生土,泄弱丁火之气,所以说先天生下来就属身弱。然后用这个身弱的丁火,去配合其余六个字(除日乾和月支外的六个字)。

看看有没有能帮助丁火的五行(例如木和火),有多少?会不会扶助太过,又使得日干丁火转弱为强?或者是虽有木火扶助,但力量仍不够,行运仍喜木火。或者是与日干丁火对立的土、金、水继续增多,使得丁火更弱?或者是弱到完全没有一点儿木火的生助,就考虑是否能入特别格局中的从弱格来处理了。

上述就是此造如何判断出日干的强弱,继而取出喜、忌神的推断路径。现根据这条路径走下去。很快发现日干丁火自坐酉金,火金相克,火气更弱了。时柱地支辰土,为湿土,更加泄弱火气;且辰酉合金,土化成金,这个合局对丁火没有一点帮助。

再看年支又是辰湿土,且辰戌相冲,辰中癸水冲戌中丁火,唯有土加重了力量,这个冲对丁火可不是好事,使得原来已经微弱的火根更衰退弱了。如此一来,地支三土一金,都是火的对立面,使得本来就弱的丁火更弱了。

孤立无援之火(pixabay)

再看天干,年干壬水,月干庚金,金、水也是丁火的敌人(水克火,火金相克)。此时发现日干丁火已经很孤立无援了,很快就要向它的对立方(土、金、水)举手投降,即不要自已,投向对方怀抱,成为特别格局中的从土金水旺势的从势格。

但此时忽然见到最后的时干是甲木,它领着一队救兵姗姗来迟,并大叫:“丁妹(丁火属阴,排在丙火之后,属妹)不要走,我甲木来救你也。”原来甲木可以生丁火,尤其是在九月土旺之地,兼能克制戊土,一举两得。日干丁火见有甲木救兵来救援,自然不能投入包围着它的土金水阵营,便跟“从势格”说声拜拜!回归正常格局中来推算了。

也许有人说,以甲木为用,而月干庚金克甲木,岂不是用神受伤?但在这里,由于配合的关系,刚好需要“庚金劈甲引丁”,因为甲木是松柏参天大树,太粗不能直接生丁火,必须砍下来后,用斧头(庚金)将它劈成柴,才能引燃丁火,所以才有“庚金劈甲引丁”之说。

经过这场惊心动魄的日干强弱对决大战,虽然甲木能及时支持丁火,暂时不败,但双方强弱衰旺的差距还是很大,日后要想行好运,心想事成,求谋有得,当然仍是喜得木、火的帮助,忌见到对方的土、金、水,所以,此命取出的喜用神是木、火,忌神是土、金、水。

用神喜木。(pixabay)

现将取出来的喜、忌神放进大运中去验证,看有没有取错。早年行己酉、戊申土金运,都是忌神,应在早年家境不好,靠父、兄市场卖鱼,兄弟姐妹众多,母亲在家做家务。丁未运开始入南方火运,丁火帮身,时来运转。此仍为大陆文化大革命期间,因为家庭出身是城市贫民,属无产阶段,成分好,直接由学校分配到大学做杂工,比起当年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被赶到农村或农场做“耕狗”简直如中六合彩,令同辈人羡慕不已。(“耕狗”是由知识分子沦为耕田佬的自我卑称。也有自称“揸七”。揸是广州话“拿”的意思,“七”字像锄头,即去农村拿锄头)。

其后三十年巳午未南方火运、生助日干丁火,自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然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转眼来到甲辰运,此为冲提纲之运,一般出现在六十岁左右,指此时的大运与月柱相冲,在这里是指庚甲相克,辰戌相冲。

盲人算命往往把冲提纲的运当作生死大关,这个关每个人都会遇到,因为出于十天干、十二地支的排列组合:大运是以月令提纲为准,顺行或逆数,到了第六对大运,即六十岁左右,必定会与月令提纲相冲,而月令提纲又是一个八字中最重要之地,此地受冲,的确带有一定危险性。所以说“冲提者五防三四”,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出事过不去,否则就没有七老八十的人了,具体要看配合。现看到此命中里已经有一对甲辰(时柱甲辰),现行甲辰大运,甲辰运遇命中的甲辰,叫“伏吟”;甲辰运又冲命中提纲月柱庚戌,叫“反吟”。命书中常说:反吟伏吟,泣哭淋淋;不损自己,也损他人。

所以在此运中,前五年甲木运,木生火有利,依然可过。但后五年辰运冲戌提纲,就危险难过了。因为前面说过,在此命中,年地支与月地支已有一对辰戌相冲,使得戌中丁火之微根受损了。到了此时再加上大运辰来冲戌,戌中丁火受损之微根恐怕就此被冲灭了。也就是说炉灶中唯一的火种灭掉,纵使有甲木加进去,也没法烧得起来。加上前面三十五年好运已享受过,犹如鲜花已经盛开过,再遇风吹雨打,必然会凋谢而亡,其后果真在此运中因病身亡。

此命的缺点是日干丁火在地支中只有藏在戌土中的微根,且受到年支辰土之冲(辰中癸水克戌土中的丁火),微根受伤;且用神甲木只透天干,地支无寅、卯木强根,只有辰土余气,即用神无力。所以到了六十岁左右的冲提纲之辰运时,再次受冲,丁火微根危矣。假如地支有寅木或巳、午火根,当不至于此,此关可过。其二是命中时柱与月柱天克地冲(反吟),到了冲提纲之甲辰运时,又与时柱伏吟,与提纲月柱反吟,多重振动,终于破裂。@*(#本系列待续)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克夫命,或克妻命是怎么回事?去求算命的人,一旦听到了是克夫命,或克妻命,就吓得不得了,惶惶不可终日,其实这是世人不了解八字命理的推论,而造成一种误解。后来又以讹传讹,代代相传,加油添醋,终至失去了命理学原来的本义。
  • 后来与两位偷渡朋友,爬了十天山路,游了一整夜的水,终于到了香港外围的岛屿了,却被香港的水警遣返回大陆,又应了36岁前一事无成的命。跟随算命的启蒙师父多时,我又继续进行各方面的探讨和搜索,经过多时的反复推敲和求证,终于在自己36岁的那一年,找到了打开命学大门的钥匙。
  • 父亲本是大学老师,被共产党定为“历史反革命”,后半生困顿潦倒,中风无法就医,家中连五元叫车钱都没有。正因为父亲一生的经历,便使得笔者自小有对人生、命运的反思:父亲前、后半生的大起大落,究竟是偶然的,抑或是有其内在必然的因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