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抨击市长监狱政策 惩教专家:没理由关雷克岛

关闭雷克岛是“灵丹妙药”?“社区监狱有时比雷克岛上的设施更加暴力和失控”

市长刑事司法办公室提供的华埠监狱更新设计图。 (市府“关闭雷克岛路径”网站)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3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纽约越来越变“深蓝”的一个抢眼标志,就是“进步派”推行的社区建高规格摩天监狱、大麻合法化、娼妓合法化。华人在这些问题上,已经无法完全置身事外了。可以想见,未来这三大议题的争议将会更加激烈。日前一名曾当狱警29年的司法学院教授投书一家政治媒体称,“没有理由关闭雷克岛监狱,但却有很多理由抨击市长的监狱政策。”

关于社区监狱建案,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的兼职助理教授Marc Bullaro月初投书一家专注于纽约市公务员和市府政策的媒体The Chief,他表示,“惩教局本身的成功并不取决于你减少了多少囚犯,而是你如何管理你所拥有的囚犯。”

他说,较少的囚犯应该会减少暴力和降低成本,但大家正看到完全相反的情况。事实表明,市长白思豪和惩教局长Cynthia Brann的治理和管理不成功。他们的失败反映了现行政策的无能。因为市长的逆行监狱政策,对狱警和囚犯的安全起了反作用,惩教人员被抛弃,只能孤身面对暴力的浪潮。

“我同情他们。”Bullaro说,政策与现实之间应该保持平衡和比例,就如同海浪与海岸相遇,在这永恒的原始相遇中会有一般的和谐。然而相反,白思豪的监狱政策猛烈抨击雷克岛,在他们徒劳地进行监狱改革的过程中,市长和惩教局长将曾经受到控制的雷克岛变成《蝇王》(Lord of the Flies) 中的绝望乡。《蝇王》中,因为缺乏秩序、规章和控制,导致那个荒岛无可避免地被野蛮与暴力所代替。

Bullaro指出,当穿制服的工作人员不再拥有控制监狱所需的权力或支持。在这种情况下,监狱的事实上的权力就落到了牢头那儿。因此,专横的囚犯成为控制其他囚犯使用电话、电视、餐桌以及进入公共区域的人,还有各种“特权”。

Bullaro说,当然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能说雷克岛曾经是“香格里拉”、狱警能阻止所有的囚犯暴力。但惩教人员的良好领导力量,可以使一些敌对行动变缓和。这种缓和的分水岭出现在1994年到2009年间,当时囚犯人口仍高达18,000到13,000人,但在上层梯队的领导下,监狱相对安全、极低暴力,员工士气高昂。但如今,“问责制像Bulova 洲际导弹一样发射,精准的在纽约监狱中找到替罪羊。”

他说,自白思豪当市长的五年间,囚犯暴力处于199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时狱警的加班程度也处于惩教局历史的最高水平,而囚犯对狱警的攻击则令人咋舌,用尿液和粪便袭击狱警成常态,囚犯动武次数急剧增加,且更加暴力,特别是在造成大部分监狱暴力的18至21岁年龄组中。

惩罚性隔离是一种有效的工具,可以使暴力殴打的囚犯受到监禁,保护狱警和囚犯不受进一步攻击。Bullaro说,但市长现在单方面强加他个人的司法意愿,允许18至21岁的囚犯免于惩罚性隔离,并给予所有现在和未来监狱的年轻成年囚犯“违反规则后总统般的赦免”。

市长认为关闭雷克岛、换之以社区新建的垂直监狱,是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这是妄想”,Bullaro说,这些社区监狱有时比雷克岛上的设施更加暴力和失控,“仅这一点就应该结束关于暴力是否由于雷克岛监狱的实际位置所引起的辩论。”

此外,如果囚犯逃脱,雷克岛的护城河是天然的屏障,而一名犯人若逃离社区监狱,则对社区带来直接的安全隐患。

Bullaro认为,为了保证狱警和囚犯的安全,工作人员的权力必须在法律范围内具有说服力并且明确规定,这种权力必须公开毫不隐瞒的给予狱警,而不是压抑的,惩教局的政策应该是强有力、但又不非法的,其决心是无条件的,而不是违宪的。

皇后区监狱建案的社区咨委会上月底质疑,摩天监狱不安全,在建造任何新监狱之前,应该先进行刑事司法改革,以便准确衡量对新监狱的需求。 ◇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