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牡丹江南山派出所 酷刑折磨多人致残致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明慧网)

人气: 23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3日讯】黑龙江牡丹江市铁岭河镇南山派出所原所长谢春生、副所长苗强,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致使多人死亡、伤残、精神失常。

明慧网报导,谢春生和苗强采用灌芥末油、单指绑吊、铁板刮肋条、老虎凳、头上捂棉被等残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崔存义被残忍虐杀,高炳荣被毒打致疯、抑郁而死。

高炳荣被毒打致疯 悲惨离世

牡丹江市郊区铁岭河镇大青背村高炳荣与丈夫于老六有缘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疾病消失、家庭和睦。

2001年2月,高炳荣被铁岭河镇南山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副所长所苗强对高炳荣等十名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折磨

苗强等警察魔性大发,六名男警一起持续毒打高炳荣,从晚上7点一直打到下半夜1点半多。其间,苗强等人还采取逼迫高炳荣骂法轮功师父、踩、撕法轮功书等恶劣手段。高炳荣被打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南山派出所不但不予治疗,反而把她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看守所继续迫害。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图:毒打。(明慧网)

高炳荣被送到看守所时,腿已瘸,走路一瘸一拐,浑身上下都是青紫肿胀,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缝,脑袋上有大小不等的肿包,大的几处有鸡蛋大,嘴角处血肉模糊。当时看到高炳荣的惨状后,很多人流下了眼泪,连管女房的女警都气愤地说:“办案单位这么缺德,没人性,把人打成这样。”

高炳荣被送到看守所后,已经被折磨得精神有些不正常,发作时就哭闹不止,做出被打时到处躲闪的姿态。看守所长和警察都来观看,说她被办案单位打得精神不正常了。她每天经常发作,一看到警察从窗外经过,就吓得浑身发抖、哭闹不已。

到了后期,她发作频繁,状态越来越差,后又被转到洗脑班强制“转化”(逼迫放弃修炼)迫害。半年之后,迫于压力,牡丹江“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目李长青(五十来岁时患癌症死亡)伙同南山派出所苗强提审高炳荣,因怕承担责任,勉强将她释放回家。

高炳荣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后,每天极度恐惧,怕见人,回家一年多之后,忧郁而上吊死亡。

崔存义被残忍折磨致死 凶手逍遥法外

崔存义(明慧网)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崔存义(男,时年54岁)被当地警察迫害致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后来警察对其家属说:“他没什么事,我们不抓他,让他回来吧!”家属相信了警察的谎言,让崔存义回了家。

崔存义到家后不长时间,即2002年5月13日前后,被东安公安分局警察绑架,然后被送到南山派出所。警察将他残忍迫害致死,公安局先声称,他是自杀,后又谎称,他因心脏脱落而死。

崔存义被打得遍体鳞伤,经黑龙江省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解剖验尸,鉴定其肋骨被打断五根,肺全黑,眼睛红肿,腿部全黑,惨不忍睹。先后做了二次法医鉴定,法医做出此结论。但此鉴定报告不让家属录像、照像、复印。

家属欲到省里上告,牡丹江公安局封锁了牡丹江的民航、铁路、公路,不准其家属离开牡丹江,以掩盖杀人犯罪事实。家属坚持不懈地多次去省城和北京上访,牡丹江公安局不得不于2004年年底,以补偿的方式给家属50万元人民币。

崔存义的遗体在殡仪馆停放了两年半之久才出殡,而南山派出所几名打人凶手却逍遥法外。南山派出所的犯罪事实已被收入联合国人权组织2005年的人权年度报告中。

指尖里扎竹签 赵军被折磨致残

中共酷刑演示图:竹签扎手指。(明慧网)

2001年2月24日,南山派出所所长谢春生、副所长苗强到法轮功学员赵军(男,时年40多岁)家,让赵军到门口来说两句话。赵军穿着拖鞋走到门口,即刻被连打带拖抓上警车,被拉至南山派出所。

当晚赵军被连三次上绳,昏死三次。警察还用硬币刮其肋条骨,往手指尖里扎竹签的残忍手段将他弄醒。那晚赵军的右手腋下部位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两臂肿胀严重。

中共酷刑演示图:上绳。(明慧网)

警察们又生毒计,将赵军的儿子赵丹(一所医学院的学生,未修炼法轮功)从学校抓来,铐在暖气管上,给他身上、头上捂上很多东西,让孩子热得喘不上来气,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

第二天早上,两警察架着赵丹到赵军面前喊:“赵军,你看你的儿子。”然后迅速将赵丹架走。赵军只看了一眼儿子,不知折磨成什么样,一想自己一夜之间就被打残了,怕儿子那么小再被打残,就悲愤地说:“你们说什么,我都承认,放了我儿子。”警察又去赵家勒索了5,500元钱,才放了赵丹。

更多迫害案例

赵军的姐姐、法轮功学员赵桂玲也被南山派出所苗强等人惨无人道地折磨,脸朝地,被上绳。事过十多个月,她身上的伤痕依存。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张玉良于2001年被苗强殴打,内脏被打坏,以致后来尿血很长时间。

黑龙江铁岭河镇四道村法轮功学员宋民杰、李建华、老于头和老伴,都不同程度被苗强、谢春生搧耳光、毒打。老于头当年70多岁,老伴近70岁也被殴打。

赵军等23名法轮功学员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刑,不准上诉。

李建华被非法劳教一年,其妻宋京华,于2000年被牡丹江市公安局和铁岭河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被劫持到哈尔滨市戒毒所遭受残酷迫害,两年后精神失常,于2006年5月2日夜9点被火车撞死。

2001年2月末的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黄国栋回到家里,被藏在他屋里的两名警察绑架(他们趁家里没人时私自弄开门,躲在屋里),带到铁岭河南山派出所。警察将黄国栋的两个大拇指绑在一起吊起来,等他昏死过去后,再用硬币刮其肋条骨、用牙签扎在肋骨条里,把他弄醒,然后不间断地对他多次用刑,致使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2001年11月,法轮功学员宁军被绑架到东郊派出所,跟警察谈到苗强酷刑折磨黄国栋、赵军、赵桂玲等人的犯罪事实后,警察都不相信,找来苗强本人问。苗强却心虚地在宁军面前矢口否认,极力掩盖自己的罪行。

原南山派出所坐落于市郊铁岭河镇、南山脚下铁岭河炮团对面,地处偏僻,后被迁至橡胶三厂旁边,与铁岭镇铁岭河派出所合并。虽然南山派出所现在已不复存在,但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却不会因此而消失。#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3-15 2: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