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政协会议闭幕 盘点两会高层诡异众生相

中共两会上习近平的灰白头发成为外界的关注点。(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气: 244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4日讯】周三(13日),中共政协会议闭幕。分析认为,今年中共两会信息披露少,气氛却很沉闷,显示言论空间收窄,甚至有点诡异。而习近平“早生华发”,李克强做政府报告大汗淋漓,最高法周强院长躲记者,新疆代表团成员不报大名等,都成为关注焦点。

两会委员控制 近年之最

中共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周三早上闭幕。主席汪洋发表了工作报告及政治决议。七常委均有出席。

综合媒体报导,汪洋去年在台湾议题上提到“实现祖国统一”等字眼,但今年却没有,只是说到“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宏观今届两会的发言,对于处理台湾事务都用了新名词“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来代替过去“祖国统一”的字眼而已。

潘小涛说,从今届两会会议的讨论内容来看,似乎出席者都自我约束,反映两会的言论空间收窄。

“无趣到连一个像样的言论或是提案,真真正正回映社会关注或国际社会关注的议题的议程都没有。”

他说,其实今天的感觉更强烈,大家(政协委员)无话题,不敢讲,甚至是为开会而开会。“中央对于委员代表这轮控制,对于他们行动的控制,对于议程的控制等方面,我都觉得是近年之最。”

周强躲避记者

昨天(周二),中共最高法院长周强做报告,但没有出现在部长通道,好像在躲避记者。然而媒体的问题多多,尤其在听了他做的报告之后,问题更多。

法广提出几点疑问:第一,他强调法院存在“灯下黑”问题,司法作风不正仍有发生,监督机制仍有待完善,但是他这里说的是不是指的是最高法,如果是最高法,他的责任在哪里?

周强能不能对于民间所指控的最高法领导人徇情枉法的问题做一个解释?他能不能对千亿元大案相关各方,包括陕西省委前后书记、前后省长写的条子,王林清、崔永元、赵发琦的处境或者下落做一个交代?

这些问题至今无解,但是周强照样出来做报告,王林清被“问罪了”,举报最高法的千亿元矿权案告发者赵发琦失踪了,崔永元什么状况?天天有谣言伴随。

此外,周强在报告中取消了“人权”二字。他的报告其中的第二部分去年的标题是“坚持严格公正司法,加强人权司法保障”,今年改成“依法惩罚犯罪、保护人民,坚决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陈全国一言不发

周二下午,新疆代表团开放境外媒体采访,为了解新疆百万少数民族被关在“再教育营”甚或“集中营”,记者蜂拥而至。

奇怪的是,在新疆真正掌握大权、美国屡次点名谴责的新疆书记陈全国坐台上一言不发。问题全由维吾尔族出身的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回答。

对于记者提问,扎克尔回答:新疆没有“再教育营”或“集中营”,这些说法纯粹是有些人在捏造、说谎。他说这些“职业培训”设施跟“寄宿学校”一样。再引舆论大哗。

明报记者3月3日在会场外采访到新疆政协委员迪丽娜尔‧阿布拉,一提出新疆劳改营的问题,她“脸色突变”,另外一位代表直接说:“你的问题我听不懂”。

更惊讶的是,新疆代表团所有代表们的桌上,都没有显示自己姓名的名牌,媒体难以确定他们的身份。

这是新疆不想给海外媒体提供更多报导机会?分析人士表示,新疆一天到晚反恐防控,这也许是一种“防恐综合症”。

李克强大汗淋漓

中共人大会上做“政府工作报告”是总理的重头戏。但是今年的总理报告有点怪异。

5日上午,李克强做政府工作报告。从直播镜头中可以看到,在读报告没多久李克强就开始冒汗,从额头到满脸都是汗,由于低头看稿,汗都滴到眼镜片上。港媒报导,李克强数十次拿起桌上的毛巾擦汗。

而且,《明报》说,李克强在台上读报告时,似乎十分费神,多次停下喝水抹汗,还多次出现口误,如将稿子中的“事业心”读成“责任心”,将小标题的“2”读成“3”,再纠正强调等。

外界分析,按理说李克强不至于怯场,但国内外形势的险峻,确实令他紧张,足以令李克强汗流披面的困难与挑战很多。

李克强的报告中,有24次提及“风险”一词,13次提到“困难”,30次“就业”,103次“改革”和12次“减税”。

他还说,今年发展面临“更复杂更严峻的环境”,“可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更多更大”,“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等等。

不过,由于中共一贯作假,外界估计北京面临的困境要比李克强公布的严重很多。

习近平“早生华发”

今年外界注意到一个特别现象,作为中国领导人的习近平,白发比以往出现在电视画面时多了很多。《纽约时报》和CNN都大篇幅报导了习近平的头发。

过去几十年来,中共领导人的头发一直都是不自然地黑。曾经有人说,中共的高层会议,从背面看,都是黑发男女,可如果从正面看,那都是满脸沧桑的皱纹。就连唯一一名连任12届全国人大代表,已经86岁的申纪兰也染了一头黑发。

然而,《纽约时报》说,习近平试图改变现状的最新尝试,也许是他迄今为止最大胆的举动之一:不顾共产党长期以来的传统,习近平的头发正在变得略微灰白,而且未加掩饰。

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社会学家张结海认为,“他就更加自然了,领导的做法本身就是不需要去掩盖白头发了。”而过去,中国官员染发是为了掩盖健康状况,给人一种年轻的形象。

报导说,中共官员究竟如何保持满头乌发的样子是一种国家秘密,不过很可能需要大量染发剂。BBC则说,要保证随时都能以头顶上的漆黑一团示人,还真得十天左右就得染一次。

《南华早报》则报导,以往中国领导人开会时,往往由女服务员倒茶,而习近平成为最高领导人后,前两排国家领导人的服务员换成了男性。另外,习近平的服务员并不是往杯子里加水,而是把杯子拿走,换上新的杯子。《南华早报》称,并不清楚这种安排是否与安保有关。

中共正处在火山口上

对于北京高层的多种反常,政论家林保华刊文认为,2019年中共正处在火山口上,经济下行加上美中贸易战,可能爆发金融危机;极左路线可能引发内斗、政变;扩张政策造成国际孤立,可能引发美中军事冲突;不论哪一个事件发生,都会造成中国的动荡。

自2018年美国发起贸易战,中国经济严重下滑,中共陷入困局。习近平曾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多次警告,中共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重大风险,最近还说,如果官员让危险升级为真正的威胁,他们都将为此负责。

时评家横河表示,这说明中共政权危机不仅是经济领域,而是全方位的,可以说中共建政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严重的危机,即使是“文革”结束的时候都没有那么严重。#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3-14 4: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