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同应对中共干扰 英前外交官支招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本周,正在新西兰访问的英国前外交官查理.帕顿(Charlie Parton),接受了多家新西兰主流媒体的采访。他在Newsroom新闻网的专访中表示,新西兰像英国一样,在如何应对北京干扰的问题上,有点过于担心和紧张。他在专访中讨论了英国对于中共干扰的辩论、如何区分合法影响和邪恶干涉,以及如何应对华为问题等等。

在帕顿的37年外交生涯中,他在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工作的时间,占到接近三分之二,所以在谈到中国几十年来的变化时,与其他大多数人相比,帕顿拥有更多的第一手经验和资料。

中国的政治没有任何变化”

帕顿说,过去的中国和现在的中国,简直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就人民的自由和财富而言,这是实实在在发生的。”

但是在中国,“只有一件事情没有改变,那就是政治”,他说。

一些中国观察家曾经认为,中国的经济自由化将会影响其政治体制的变化,但帕顿表示,早在2011年返回北京任职的时候,他对中共当局就已经不抱任何幻想了——虽然那时还是在习近平权力崛起之前,但中共政权就已经开始了加强控制。

“中共不可能主导世界”

帕顿不相信中国目前的治理模式,会让它发展成为21世纪的世界主导力量,原因是中共对媒体、司法、企业和民间社会的严格限制。

他说,“中国太大而且太复杂,无法以自上而下的方式统治,这样的话,中共最高层必须检查一切,并且只能是最高层做出最后决策。”

他说,中国需要某种政治责任形式,当然不一定非得是新西兰的制度,也不一定是英国的制度,但是必须要有某种制度,来检查政治家们的行为,并防止腐败问题继续上升。

“国家安全问题更需要关注”

当新西兰一直在热烈讨论中共在新西兰的影响力的时候,帕顿表示,英国在这方面的辩论几乎没有什么起步 — 这种状况与英国因为脱欧问题而分心有关,但决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即使在关于中国问题的辩论中,仍然存在着所谓黄金时代的后遗症”,他表示,政治家们只热衷于关注双边贸易的好处,而不关注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棘手问题。

当他为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智囊团撰写论文——“聚焦中英关系和中国的海外活动”的时候,主要目的就是想激起对于这些问题的辩论。

“区分合法影响与邪恶干扰”

正如帕顿所指出的那样,区分合法的“影响”和邪恶的“干涉”活动,并不是一下就能解决的事情。他建议应该从具体问题着手。

“你实际上必须考虑单个部门或具体事件,并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做出决定,确定这是否是符合规则的(影响)还是不可接受的(干扰)。”

同样重要的,是这种干扰是否实际上已经产生了冲击,或者仍然没有什么影响——帕顿认为,反对中共的干扰活动,应该是切实可行的、而不应该只停留在理论空谈上。

“华为的安全风险巨大”

帕顿认为,外国间谍活动是最明显的干扰形式,而来自中共的间谍活动的规模,远远大于任何其他国家。

紧密跟从中共当局之后的中国企业,他们要参与其他国家关键性国家基础设施,也会带来潜在的威胁——比如华为想要参与Spark公司在新西兰的5G网络建设,对新西兰来说,就存在巨大的安全风险。

“我们需要转向(反对中共干扰的)长期的好处,而不只是短期的好处,为了短期的好处,人们只会考虑底线”,帕顿说。

他说,那种认为华为不受中共当局控制的争论是“天真的”,他指出,在华为首席财务官应美国引渡要求在加拿大被捕后,加拿大两名公民马上就在中国被当局拘捕。

“中共当局动用人质外交的方式,如果不出意外,只能表明中共当局与华为公司之间的联系是极其亲密的。”

“中共人质外交只能让人认清其嘴脸”

中共人质外交,对于帕顿来讲不是其他人的事,因为在中国被拘留的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同样长期在中国工作的帕顿有私交。

朋友因为中共的人质外交被抓捕判罪,这让帕顿感到“愤怒、绝望、对可怜的老迈克尔巨大的同情——这决不是中共当局应该表现的方式。”

他认为中共的行为最终只能是适得其反,只会把北京政治权谋的更为严酷的一面,暴露给那些以前没有意识到这些的人。

“美中两国价值观差异巨大”

针对有些人认为美国在监视其他国家方面也有问题的说法,帕顿表示,美国和中国的价值观和政治制度,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帕顿质疑,“最终,你会信任谁:是我们长期的盟友美国人,还是除了朝鲜之外没有任何盟友的中国人?”

至于有人说,对于华为进入5G的反对意见,与其说是真正的担心国家安全问题,不如说是害怕中国的技术霸权,帕顿认为,试图阻止中国崛起“对任何人都没有什么好处”。

帕顿说,从本质上讲,针对华为安全风险的辩论,不是技术性的,而是政治性的。

他强调,“5G网络建设是要奠定了一个基础,特别是在物联网方面,5G的基础设施将远远比4G控制的多出很多,对于国家安全的影响也相应更大。”

“在未来20年内,你是否准备好了要信任中共,希望他们不要(在5G设备中)安装后门,或者在一些方面进行威胁使我们陷入困境?”

“西方国家可合力对付中共”

在他的文章中,帕顿呼吁英国政府与其五眼联盟合作伙伴以及“关键的欧洲盟友”一起,安排一次重要会议,专门讨论中共干涉问题。

帕顿说,因为“中共的政策一直都是分而治之(分化盟友并各个击破) — 它非常擅长这个 — 所以分享经验和共同努力捍卫这些利益和价值观,才可以聚集力量、变得强大。”

他希望美国能够避免被拖入“空谈战争”,并表示各国应该愿意接受他们的分歧并在他们同意的领域开展工作。但这并不意味着要维持独立的外交政策,对新西兰或其他国家来说会很容易。

“无论我们是否必须在英国或新西兰之间、中国和美国之间作出选择,我认为最终都会有一些艰难的选择,但这都是在我们共享同一政治体制、价值观和经济体制的前提下进行的。”

查理.帕顿(Charlie Parton)是英国前外交官,在他37年的外交生涯中,有22年在中国香港和台湾工作。他在北京的最后一个职位,是被借调到欧盟驻北京的代表团,任第一参赞,直到2016年底。他专注于中国政治和内部发展,并向欧盟及其成员国提供有关中国政治如何影响他们利益的建议。2017年,他成立了自己的咨询公司China Ink,并被选为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中国问题特别顾问;他曾作为英国大使馆顾问回到北京4个月,负责中共十九大问题。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