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弃医从法 洛杉矶华裔律师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专访中国留学生纪欣然命案代理律师蔡玟慧

蔡玟慧律师代表被害中国留学生纪欣然的家人,经过4年8个月的艰苦诉讼,最终将4名被告全部绳之以法。(NTDTV视频截图)

人气: 7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俐落的工作套装,深度的近视眼镜,出庭时坚毅不屈、铿锵答辩,初次见到蔡玟慧律师的人都会为她专业的表现慑服。但人们不知道在严肃外表下,她还拥有一颗柔软、关怀人的赤子之心。

2019年3月8日,美国洛杉矶县高等法院法官宣布判处杀害中国留学生纪欣然案的最后一名被告阿尔贝托·奥乔亚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

至此,在纪欣然遇害4年8个月后,四名被告均被处以最高刑罚,其中三名主犯终身监禁、不得假释,担任该案司机的从犯因主动认罪,被判二级谋杀罪,获刑15年至终身监禁。

3月8日,蔡玟慧律师和她的律师团队到达洛杉矶高等法院,出席中国留学生纪欣然被害案最后一名罪犯的宣判。(NTDTV视频截图)
3月8日,蔡玟慧律师义务代表纪欣然父母出庭发言。(徐绣惠/大纪元)

案件发生在2014年7月24日凌晨,年仅24岁的南加利福尼亚大学(USC)中国留学生纪欣然从学校附近步行回住处,途中遭数名凶手袭击致死。被告承认,袭击纪欣然是因为他是中国人,他们认为中国人有钱。

这一凶残的命案震惊了社会。早已在南加州闻名的女律师蔡玟慧又一次挺身而出,代表被害人家属进行了长达4年8个月的艰苦诉讼,且分文不取,完全义务,最终将四名被告全部绳之以法。

蔡玟慧表示,这个结果能让被害人家属心灵获得起码的宽慰,但更重要的是警示意欲行凶、抢劫者,法律将会予以重惩。 蔡玟慧说:“他们(纪欣然父母)不希望孩子白白牺牲,他们希望这个案件被记住,严判(被告)会让这个社区(更安全),尤其为了将来很多中国留学生,和在这里已经就学的学生。他们不希望自己走过的这么惨痛的路,其他的父母还要遇上。”

代理纪欣然案使蔡玟慧承受了许多压力。她表示,一开始就知道会是“长期战”,因为要以刑法定罪一群各自有不同辩护律师,又都没有前科,而且还有未成年的团伙真的很不容易。

蔡玟慧说:“这中间有多次延期,包括对方律师蓄意拖延的伎俩,还有种种不可预测的原因,如加州法律改变。”因为加州法律变更,直接影响进行中的案件,所以蔡玟慧要与检察官重新研讨对策。

她表示在做这些沟通的时候,还需要与检方周旋。因为检方代表公家、政府起诉,与受害者父母的立场不一定全然相同。蔡玟慧长期的努力,使检方保持同样的资源关注纪欣然案。

让蔡玟慧感动的是,纪欣然的父母从无法理解美国司法制度为什么要花这么长时间审理,到渐渐明白,甚至开始安慰蔡玟慧。纪欣然的母亲曾告诉蔡玟慧:“无论结果如何,我相信你做了最大的努力了。”

这句话是蔡玟慧坚持不懈的动力,因为她不愿意让这对承受丧子之痛的父母再次失望。

蔡玟慧第一次与检方做视讯会议时,请纪欣然的父母准备了他从1岁到24岁的生日照片,蔡玟慧希望检控方能感受到父母对纪欣然深深的疼爱和寄托在孩子身上无限的希望。因为对许多司法人员来说,纪欣然只是一个案件号码、一个名字,但对受害者家属而言,却是至亲,甚至是人生的希望。

蔡玟慧说:“纪欣然父母为了孩子有更好的未来,让他到美国留学,但现在连未来都没有了。”她的工作就是减缓纪欣然双亲的悲痛,在某种程度上让他们获得力量。

就像往常一般,蔡玟慧的母亲给予她最大的支持。律师团队能够义务为受害人打官司,背后的“金主”蔡妈妈功不可没。蔡律师说:“母亲的经历与智慧,也给纪欣然父母很多帮助,最后他们离开洛杉矶时的脚步都比较轻松了一点。”

来自台湾的1.5代移民

蔡玟慧律师于1996年获取加州律师执照,次年于橙县尔湾执业,2002年担任台美律师协会会长,从事律师工作廿余年,但她一开始人生的志向却不是律师。

蔡玟慧曾就读医学系,在医院老人科实习服务时,看尽病患生老凋零,对生命产生很多质疑。她发现西方人与华裔传统家庭观念不同,很多白人病患从未有家属探望,如果是华人父母生病,病床前总会有人陪伴,就算子女很忙碌,偶尔也会有亲友探视。她深知医生、护士给的关心与亲人是截然不同的。

蔡玟慧说:“医生并不能减少病人的痛苦,只是延续他们生命。”当她看到一些曾是医师,或有医学背景的病人,临终前也与普通人一样无助徬徨,霎时对人生充满无力感。她说:“真有点看破人生,影响了自己的思考。”

蔡玟慧说:“还好我有一个充满智慧的母亲,有的时候,母亲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尤其是年轻时。”

蔡玟慧律师的母亲郭咪咪女士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在杰出的工作成就之外,更花了很多心力做公益。郭咪咪对子女的关怀照顾,也让很多人羡慕。蔡玟慧表示自己很多朋友都比较喜欢母亲,甚至说:“派对聚会蔡妈妈来就好,你不来也没关系。”

蔡玟慧律师(右)与母亲郭咪咪女士。(蔡玟慧提供)

当时郭咪咪女士与蔡玟慧讨论,建议她换个职业。但母亲并没有给蔡玟慧压力,只是提供建议,让她有充分的选择机会,郭咪咪告诉女儿:“你可能会是一个好医生,但可能不是一个快乐的医生。”

这一句话提醒了蔡玟慧,她太容易“感同身受”,将病人的情绪带到自己生活中。蔡玟慧发现自己“涉入”病人的感觉越多,自己越难受。当然这种“感同身受”对病人有很大的帮助,但于己却会很辛苦,她说:“很多是现代医学技术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我转行了。”

因为蔡玟慧从小就很喜欢问“为什么”,这种“探询问题”的好奇心,让母亲建议她尝试法律。蔡玟慧在研读法律期间也在工作,而且也没有放弃医学。很多人惊讶她一次就考取了律师执照,而她认为像自己这样“1.5代”的移民普遍都比较勤奋,学习也比较认真。

移居美国三十余年,蔡玟慧的父母是第一代,她在中学毕业前随家人一同移居,并非美国出生的第二代,所以自称“1.5代”移民。

和许多台湾移民一样,蔡玟慧的父母在原居地有很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但为了子女教育问题,所以选择移民美国。蔡玟慧说:“我父母那代人都很有牺牲精神。如果不是为了子女,都不需要过来,当时在台湾有很好的环境,但他们放弃了一切。”

正因为想起父母的辛苦与牺牲,蔡玟慧说:“我们没有理由不努力。”

侠骨仁心 济困扶危

廿余年前,蔡玟慧刚开始执业当律师时,尔湾还没有像现在有这么多华人。她回忆当时橙县有很多橘子园,到处都是尔湾公司的土地。她戏言当时去法院开庭,就像是参加“年老的、白人男性俱乐部”(Old white boy Club),遇到的都是美国“老白男”。

让蔡玟慧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是自己刚去法院,与书记官交换名片后在一旁等待,过了十几分钟以后,书记官又过来问她:“你的律师还没来吗?”因为对方先入为主地觉得她是“被代表的人”,而不是代表别人的律师。

蔡玟慧说:“不要说华裔,那时法院也没有什么亚裔面孔。女性很少见。”当时不少律师会有意无意地“吓唬”蔡玟慧,希望用“心理战术”让她示弱。蔡玟慧说:“不见得都是骚扰的手段,但对方会用言语的方式攻击你。”但这些经验也都成为培养蔡玟慧的助力,她认为“过程很辛苦,但我越来越坚强。”

因为从小逻辑性比较强,所以蔡玟慧在法律诉讼上如鱼得水,但她的员工偶尔会抱怨,蔡玟慧只关注在处理案件,而不在乎收入,也不积极接案。

蔡玟慧表示自己一直都没有接过家庭法律的案件。但有一次夫妻双方都是她的客户,不约而同地请蔡玟慧帮忙打离婚官司。

蔡玟慧了解了夫妻俩婚姻冲突的原因后,竟当起了协调人,这两个当事者后来和好了,当然也不需办离婚官司了。一名资深的员工笑说:“还好蔡律师不做家庭法案,要不然我们就要没饭碗了。”

这对重修旧好的夫妻又生了一个小女儿,每次带着小女儿见到蔡玟慧时,他们都会说:“要感谢律师阿姨,没有她,你就不存在了。”

蔡玟慧说,有些婚姻情况是非离婚不可的,例如暴力、小孩有危险,但如果是可以解决的事件,我当然愿意协助调停,不可能为了赚钱,鼓励夫妻离婚啊。这个案件对她而言,很有成就感,蔡玟慧认为自己没有当医生,而是成为律师,也是在某一程度帮助人们解决、治疗问题。

回忆自己廿余年的律师工作,蔡玟慧笑说律师的生肖可能是“骆驼”。早年网路、电脑尚未普及,她都得去法律图书馆查资料,有时候休馆时间到了,还得请求馆员让自己待久一点。她说:“现在的人太幸福了。”

大部分的律师都变成惯性的忙碌,但郭咪咪女士提醒蔡玟慧“不要比较,因为钱永远都是赚不完”,郭咪咪女士希望蔡玟慧“年老的时候,有值得回忆的事情”。

郭咪咪女士不只在经济上援助蔡玟慧,更在精神上给予她很多鼓励。蔡玟慧说:“我很荣幸作为母亲的女儿,我在母亲身上看到真善美。我如果有一点好,也不如母亲的百分之一,我所有的优点都是来自母亲。”

蔡玟慧律师放弃医学,当律师廿余年,为弱者伸张正义,打赢了许多在加州很有影响的官司。对她而言,有意义的是帮助了素昧平生的人,而非赚很多钱。能拥有这样一种“侠骨仁心”,蔡玟慧仍是满怀感激地表示:“这些都是归功于母亲”。◇ #

责任编辑:郑兴

评论
2019-03-16 12: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