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警察给喝一瓶水 法轮功学员唐晓燕异常离世

中共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明慧网)

人气: 467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3月15日讯】桂林市法轮功学员唐晓燕,因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非法劳教、骚扰、抄家、洗脑等迫害。2015年8月,再次被绑架,国保警察给她喝了一瓶水,随后身体每况愈下,于2017年3月左右含冤离世,终年69岁。

唐晓燕生前说:在国保办公室他们给了她一瓶水,喝过后,她感到万分难过,头痛得不停地撞墙,什么也记不起来。她以为是她被非法抓捕时头被人撞到墙上,受了惊吓的缘故。她当时口渴了,就又开始喝那瓶水,谁知道旁边有一个警察突然制止她再喝水,说“不要再喝了,不要再喝了!”还叫人把那瓶水给拿走了。后来有一个警察叫她去办手续的时候,就对她说:“看你的样子,你活不久了。”

唐晓燕出生于书香门第,家族在当地很有名望。她父亲是物理学家,曾任广西师范大学副校长。她大伯是着名的教育家唐现之,在广西创办多所学校,现存仍较有名的学校有广西师范大学、桂林市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桂林两江中学(现为桂林师范附属中学)。家族中名人辈出,有唐景崧、唐境源、唐超寰、何福照、何福煦等人。

唐晓燕体弱多病,患有贫血、子宫内膜异位、卵巢囊肿、糖尿病、营养不良等, 后来做手术摘除了子宫和卵巢,却出现了各种后遗症:内分泌失调、神经紊乱、失眠耳鸣。为了使身体健康,唐晓燕学习了多种气功,但是没治好她的病。

一个偶然的机会,唐晓燕从亲戚那里了解到了法轮功,便开始修炼。从此困扰她多年的、连医生也解释不了的失眠耳鸣、内分泌不调等病症不翼而飞,糖尿病虽未彻底痊愈,但病情明显好转,不需要服药和注射胰岛素就可以正常生活。

中共江泽民集团1999年7月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唐晓燕长期被骚扰、监控,被非法劳教,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1999年7月22日,已经退休在家的唐晓燕一夜未归,家人多方寻找,正准备报警,接到了电话,称唐晓燕被抓,家人急忙赶到派出所,得知她那天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聊天,被冲进房中来抓人的警察一起绑架走,被拘留三天,所谓的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

2001年1月23日,江泽民集团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全国各地开始新一轮升级迫害法轮功,桂林市接到下达的劳教指标,唐晓燕是其中的一个。

同年5月,国保突然冲进唐晓燕家中抓人,随后抄家,到处寻找电脑,连她的老父亲家也不放过。当时她的父亲已经80多岁,广西师大保卫处不顾家属阻拦,也不理会这位老校长的呵斥,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发疯似地往她家中冲,并问是否有电脑。

唐晓燕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这次被关押的所谓理由是“破坏法律实施”。她被关押到广西南宁市劳教所,后因为她出现严重糖尿病并发症酮酸中毒,被送往医院抢救。

2005年5月,政法委及街道办事处上她家,说要开办法制学习班,要家属配合把唐晓燕送到学习班里“学习”,还骗说“在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学习一下,想学就学,学完就回家”。家人信以为真,就配合“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组织)把唐晓燕送到所谓的“学习班”。

在那里唐晓燕被强制“转化”(逼迫放弃修炼),拒绝写“三书”(“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后,就被打耳光。他们还逼她坐“喷气式飞机”(一种酷刑)、用大灯泡照她的眼睛、不让睡觉、不给水喝。还没上完“学习班”,唐晓雁就因糖尿病酮酸中毒紧急送医抢救,医院连续下达了两次病危通知。

2010年唐晓燕在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时,正好碰上警察迫害那位学员,唐晓燕也一同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唐晓燕再次被迫害致酮酸中毒、送入医院抢救。

2015年5月1日,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全国掀起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大潮。唐晓燕也写了自己受迫害的经历,投递到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

同年8月28日,桂林市公安局在全市统一部署开始抓捕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唐晓燕再次被绑架。

绑架她时,一个警察抓住她的头用力往墙上撞,扭住她的手用力往后拉扯,导致她韧带被拉伤。在国保办公室,他们给了她一瓶水,喝过后,她头痛得不停地撞墙……

后来国保把构陷她的材料送到检察院、法院,非法要求起诉她,最后检察院法院认为证据不足做出不予起诉的决定。国保还不死心,宣布她被监视居住12个月。

这期间,唐晓燕记忆开始变模糊,健忘相当厉害、嗜睡、大小便失禁,后来发展到耳朵聋了、眼睛也越来越看不清。

2017年3月刚过完年,唐晓燕在家突然开始拉肚子,然后就大小便失禁,人昏迷不醒。家属将她送入医院,仅仅两天,她就因为全身所有器官同时衰竭,含冤离世。

唐晓燕从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开始,历经了18年的迫害,除遭受上述迫害外,还有数不胜数的在各种节假日里的骚扰、监控、入户调查等。有的亲戚因为害怕被连累迫害也总是在她面前说各种难听的话。就是这样,唐晓燕在最后的一年中还在努力地告诉他们法轮功真相,直到最后一刻。

中共的药物迫害

唐晓燕喝了国保警察给的一瓶水后,头剧烈疼痛,随后健忘、眼睛看不清,身体每况愈下,最后器官同时衰竭而死,疑警察在水里下了毒药。

早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就有中共内部文件称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为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强迫其“转化”(放弃修炼),中共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大量使用药物,成为中共秘而不宣的重要迫害手段。

中共还把健康的法轮功学员送到精神病院,遭受药物迫害,还对他们做人体实验等。遭受药物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死于药物中毒、器官衰竭,有的被迫害致残、致疯、成植物人、失明等。普遍的症状为:精神错乱、记忆力衰退、身体疼痛、恐惧害怕、肌肉萎缩,全身无力、内脏衰竭等。

福建省佛山市居民冯娟,2017年4月,被非法绑架到三水洗脑班,受迫害10天后,出现严重呕吐、腹泻,回家仅两个月后,内脏衰竭,于2017年10月1日含冤离世。她生前怀疑在洗脑班里给她的饮食中下了毒。

吉林市丰满区七旬法轮功学员荣铁文,于2017年10月6日被江南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看守所被逼迫吃不明药物,导致脸肿、手烂、起泡。2017年11月14日,荣铁文从看守所出来时,精神恍惚,不认识家人。

2009417日早晨5点多钟,辽宁凌海市法轮功学员魏秀英、丈夫、两个女儿被一同绑架。在夜里非法审讯时,警察强行给一家人每人一碗面条。魏秀英吃到三分之一时发觉面条有味,就没吃了。父亲和姐姐没吃,小女儿赵冰因一整天没吃东西,将一碗面条全部吃光,却从此胡言乱语、精神失常。#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3-16 4: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