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行行长人选几成定局 中共担心的事再发生

《华尔街日报》报导称,世界银行行长候选人提名的最后期限已过,且无他国对川普(特朗普)总统提名的大卫‧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构成挑战,因此几乎肯定地说,对华鹰派马尔帕斯会上任世行行长。图为马尔帕斯与川普握手。(Alex Wong/Getty Images)

人气: 810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华尔街日报》报导称,世界银行行长候选人提名的最后期限已过,且无它国对川普(特朗普)总统的提名人选大卫‧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构成挑战,因此几乎肯定地说,对华鹰派马尔帕斯会上任世行行长

分析认为,这给川普打击中共提供了另一个有利武器。马尔帕斯多次指责中共未能兑现其市场承诺,并坚决反对世界银行(简称世行)向中共贷款,其上任世行行长意味着中共未来借款恐变难。

《华尔街日报》周四(3月14日)报导,川普总统上个月提名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马尔帕斯为世行行长人选。自那以后,马尔帕斯已经前往亚洲和欧洲,确保获得世行主要股东的支持。

世界银行周四表示,马尔帕斯将是世行正在考虑的唯一候选人,其执行董事将“于未来几天内在华盛顿对马尔帕斯进行正式面试。”他们表示,预计在下个月会结束这一程序。

马尔帕斯担任世行行长几无悬念

《华日》称,即使周四最后一分钟出现其他候选人,该人选几乎也没有什么机会击败马尔帕斯,因为马尔帕斯的候选人资格已经得到世行主要股东日本、韩国和法国的支持。

《华日》此前报导称,传统上,世行行长的职务由美国提名,只是美国享有的这一权利,一直没有被正式化。欧盟从未质疑美国在挑选世行行长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作为一个不成文的协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直是欧洲人担任。现任总裁为法国前财政部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亚洲开发银行行长由日本选择,现任行长是日本的中尾武彦。

《华日》称,虽然传统上世行领导人一直由白宫提名的候选人担任,但这并不是一个正式规定,因此仍具有一定的变数。候选人必须获得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的批准。

执行董事会有25个成员。作为单一国家,美国控制着世界银行的最大投票份额,约占16%。 但是,如果考虑诸如欧盟之类的多个国家的联盟,欧盟拥有更大的投票权,投票份额约为26%。

根据美国的一位高级政府官员此前透露的消息,美国财政部长姆钦一直在呼吁国际同行支持马尔帕斯担任世行行长。该官员还表示,该提名得到了世行主要股东们的大力支持。

《华日》认为,由于美中贸易谈判还正在进行,因此中共还没有公开挑战马尔帕斯的世行行长的候选人地位。

今年62岁的马尔帕斯曾在里根政府中担任负责发展中国家事务的财政部副助理部长,之后在老布什政府中担任负责拉丁美洲经济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他是川普总统的坚定支持者。2016年,在川普竞选总统期间,马尔帕斯担任他的经济顾问,成为其早期重要幕僚之一。此后,马尔帕斯成为川普减税等经济政策的支持者和宣传者。

《华日》称,马尔帕斯作为川普政府财政部处理国际经济问题的重要官员,这使他被其他国家的重要官员所熟知。而这些官员在世界银行都具有投票权。

对华鹰派 马尔帕斯反对世行向中共提供贷款

2017年,马尔帕斯出任美国财政部国际事务副部长,并展现出强硬的对华立场。他强烈批评世行,尤其是其对中共的贷款计划,并督促世行停止向中共贷款。

马尔帕斯此前曾表示,中共已经不再需要向世界银行借款了。马尔帕斯也参与了美国与北京进行的贸易谈判。

路透社此前报导,在过去的两年里,马尔帕斯一直推动世界银行停止对中共贷款。特别是中共通过“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发展项目让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等诸多发展中国家陷入沉重的债务危机。美国对“一带一路”项目早就发出过警告,指这是中共进行的“债务陷阱”外交。多个报告披露,已经有至少13个国家因这一项目陷入了债务危机。

马尔帕斯还推动世界银行的贷款改革,将资源集中于更为贫困的国家。他指责中共利用“一带一路”项目让其它国家依赖其提供的项目贷款。

世界银行是全球最大的为发展中国家资本项目提供贷款的国际金融机构,马尔帕斯的任命将允许美国在未来几年内保持其在该行的领导地位。

世行行长金墉在1月初提出辞职后,路透社发文分析说,金墉的离职无疑给川普总统打击中共增加了另一个有利武器。世界银行可能会对中共发出更加尖锐的语调。

分析指出,马尔帕斯上任世行行长将令中共担忧。世界银行在川普政府的压力下已经削减了对中共的贷款。该行对中国的融资去年下降了近30%,至18亿美元。《彭博社》指出,世行在马尔帕斯的领导下,可能会进一步缩减对中共的贷款。该行支持中共的一些“一带一路”项目也可能被搁置。

上个月在被川普提名为世行行长候选人后,马尔帕斯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指出,世行应该继续执行削减对中国(共)的贷款计划。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博士指出,这是本周发生的第二件令中共感到不安的事件。五角大楼周一(3月11日)宣布,美国将对陆基巡航导弹系统的组件启动“制造活动”,美国上个月宣布退出《中导条约》为启动这些活动松了绑。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1月28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说,中共反对美国退出INF条约,也反对将该条约扩大,将北京包括进去。中共这一官方立场隐含的一项评估是,美国和俄罗斯持续受INF条约的约束,与此同时中共仍在条约之外,这种不对称的军控制度有利于北京推动其优势,因此中共想要保持现存的INF条约。

对于中共来说,退出INF条约会为美国松绑,这将会推进美国整体的核政策。USCC报告说,美国的退出将会加深中共现有的焦虑。#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3-15 11: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