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觅真:慈悲的“善”化解了国保警察的“恶”

——一位国保警察的觉醒过程

人气: 31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9年03月16日讯】正见网上有这样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位法轮功学员用劝善信使一位国保警察改邪归正的过程,故事很真实感人。在此再简要叙述一下这个故事,以引起读者共鸣。下面是故事的大概过程:

一位法轮功学员两次被“国保”警察非法抄家,一次他对一位L警察讲真相劝善,这位警察两手一摊说:“下面有人举报,上面有电话交代,我不能不出警。”这位学员想到警察是受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蒙蔽,被迫害最深的,大法弟子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便心生一念:要救他!

文章说:第二天,我实名给L警察寄去了一封真相信,等了一周渺无音讯。我索性送信上门,说去就去。见他正好站在门口,我上前和他打招呼。他两腿一叉拦在门口,双臂抱在胸前,傲慢的问:“找谁呀?”

我不卑不亢:“就找你。”边说边把信递上去。

他漫不经心的接过信,撕开封口,抽出信连看都没看一眼,便随手扔进了门后边的垃圾篓子里。我问:“你这是为什么?”

边说边想把信捡出来。他说:“复印的信我不看,你们呼啦一张、呼啦一张,复印的那么轻巧,姓张的也送,姓王的也送,对人尊重吗?既然是给我写信,我就要看亲笔信。”我明白了:“对不起,我回去就写,希望你能看。”他说:“看,你写的我就看!你尊重我,我也会尊重你的。”我内疚的告别了他。

到家我就拿起了笔,站在他的立场上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用善心规劝他的所作所为,用慈悲融化它冰冻的心灵。语气尽量的缓和,虽写的手酸胳膊疼,但心却暖融融的。第三天,我把给L警察的信装进了信袋,封上口,认真的写上L警察姓名,骑车来到L警察的办公地。L警察还是那副傲慢的架子。

我双手递上信。他先伸出了一只左手,犹豫着又跟上了右手,双手接过信,并当着我的面撕开了信封,取出信。我看到他那平常不大有表情的脸上这时也写上了一点儿笑容:“我看,我下班回家看。”随之把信装进包里。我说:“谢谢,我还想听听你看信后的想法?”他思忖着说:“给我点时间,三天以后,下午我都在这里。”

三天以后的下午,我如约而至。L警察说:“你是个很讲信誉的人。”我说:“你也很讲信誉啊!”

L警察手一摆动“走,我们到外面找个地方谈。”我随L警察走进一家简餐店。在楼上的一个包间里坐下来,下面是我们两人的一段对话:

“你不恨我吗?”

“我的师父对他的弟子说:修炼人没有敌人。我恨不起来你。”

“你都成了侦探了,我的那些事情你都知道。真有两下子,让我无话可说。”

“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是你做的,才能打动你。否则……”

“端人碗,随人管;拿人钱,手就软。干我们这行的有什么办法?”

“怎么没办法?你看东德柏林墙卫兵英格.亨里奇枪杀一名企图越墙逃往西德的名叫克利斯的青年而被法官判有罪的事。你可以选择把枪口抬高一厘米呀;你还可以出工不出力呀,最终能够守住你的良心道德底线就好。”

“谈何容易!你不知道,二十多岁干个警察,三十多岁还干个警察,到退休了还是个警察多的是。一个大老爷子被年轻的头儿使来唤去的,真不是滋味。像我这样没有文凭,没有靠山,又没有钱送,想弄个一官半职、出人头地太难了!就只能靠多干活、多吃苦、卖命了。”

“那也不能违法,更不能违背道德良知呀!你知道,迫害法轮功犯的是天大的罪,天大的冤案总有一天要平反的。共产党一惯搞卸磨杀驴,找替罪羊,‘文革’后期,云南大山杀害警察的枪声你没有听到,但不等于没有;江鬼要用你们警察的生命偿还法轮功的血债,这可不是什么没面子、吃苦的事,真的是卖命呀!没有了性命,你还有什么?卖了自己的命,还要搭上妻儿老小……”

“好了,你别说,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不会去骚扰你了,你放心吧。”

“我很希望你有个光明的未来,更希望你有个幸福的家庭。但你必须明白:修炼法轮功的不是我一个人、一个家庭。是凡修炼法轮功的人你都不能干扰、迫害,这是一群修佛修道的人,不是你和我两个人的事情。”

“我明白了,尽力而为吧。”

“人做事,天在看,神目如电……”

“还有秋毫不差,是吧?你写的信我看了不止一遍。我会在适当的时候把‘天安门自焚那场戏’等等真相讲给我的那帮小兄弟听,叫他们也明白真相。”

“传真相,得福报,都是为自己做的。祝你有美好的未来。”

时隔半年,我工作单位的两个新上位的领导找我谈话,态度严肃,不容辩驳。让我放弃法轮功修炼,不然开除公职。并说全省都在巡视检查,发现一个,严惩一个。我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给我们讲没有用,是上面压下来的死命令。我们今天只是给你吹吹风,近几天610、国保大队就要找你,他们可不像我两个人,说把你带走就带走了。不如你尽快写个保证书,表个态度:不炼了!我们交上去,大家都平安无事多好。”说完他们扬长而去。

随后,我便找到了L警察。我把前番发生的事情对他一说。L警察矢口否认。他见我一脸的疑惑,就接通了610办公室主任的手机,并按下免提键,他们两人的对话我听得清清楚楚,在此就不赘述了,只写下L警察最后说的两句话:“……一、以后没有经过我们同意,不要随意挂我们的名;二、这件事情我们不参与,你们参与不参与那是你的事,谁做事谁负责。”

L警察合上手机,对我说:“这下你清楚了吧?”

我说:“L警察,这下你该退党了吧?”

L警察说:“那就帮我退了吧。”

在中共一味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的淫威下,L警察能够接受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劝善,做出自己明智的选择,让人感到钦佩。

中共迫害法轮功时至今日已经长达二十年了,这样的事情虽然不是很多,但每天都在发生着。许多公检法司人员在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劝善下,明白了真相,不再助纣为虐,善待法轮功学员。比如:他们有的接到恶告大法弟子的消息不予理睬或故意拖延时间;有的知道要绑架或骚扰大法弟子的消息想办法让对方提前知道;有的在审问时避重就轻为释放打下基础;有的干脆无罪释放或故意轻判;有的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想办法给予保护、照顾等等。

希望读者朋友特别是工作在公检法司及政法委、六一零等部门的朋友们,看到此文能够有所思考、有所醒悟,唤醒自己因受中共谎言蒙蔽而已经泯灭的良知善念,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9-03-16 5: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