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宣王除妖 能改变女祸亡国的预言吗?

文/宗家秀
童谣最后还是一语成谶了。褒姒长大后以美貌迷乱周幽王,最终以女祸惑乱了周王朝。图为《帝鉴图说》插图《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公有领域)

童谣最后还是一语成谶了。褒姒长大后以美貌迷乱周幽王,最终以女祸惑乱了周王朝。图为《帝鉴图说》插图《戏举烽火》。(公有领域)

  人气: 18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周宣王知道了有关王朝灭亡的一个预言,竭力去解除预言中的征兆,为此不惜妄杀贤臣,他能避免惑国之乱吗?

一个预言亡国的童谣

周宣王执政前期,非常敬重周礼,他把历代警诫之语镌刻在庙堂上,时刻提醒自己要做一个明君。

周宣王三十九年(前789年),宣王伐兵姜戎战败,欲在太原附近征兵,再战。

班师回镐京的路上,周宣王不时听到街头小孩儿传唱一童谣:“月亮要升起,太阳将没落。桑弓配箭袋,周朝欲亡国。”(“月将升,日将浸;檿弧箕服,实亡周国。”——《国语·郑语》)

他问小孩儿,说是一红衣小儿教他们唱的,如今那小儿已不知去向。宣王很不高兴,吩咐说:“如果再有小儿唱此歌,连他们家人一起问罪!”

负责观天象的太史伯阳父上奏说:“月亮代表女人,周朝后世将有女祸乱政,这是上天用童谣在警示您啊!” 宣王心想,宫中姜皇后主政贤德,怎么会有女祸?

太宰仲山甫上奏说:“弓箭指兵祸,如果大王您还想报复姜戎,恐有亡国之灾。”宣王急忙说:“那我就不打姜戎了,把武库中的弓箭全部烧毁,也不许人铸造武器,这样可以免祸吗?”

太史伯阳父说:“女祸乱政是后朝之事,不是现在。如果您从今以后,修德而行仁政,自能逢凶化吉,不必焚烧弓箭。”

周宣王将信将疑,闷闷不乐地回宫了。

周宣王像,《东周列国志》插图。(公有领域)
周宣王像,《东周列国志》插图。(公有领域)

怀孕四十年生下的女婴

童谣风波还未平息,宫中又传出怪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宫女,怀孕四十多年,生下了一个女婴。

宣王招来老宫女询问,老宫女说:“奴婢十二岁时,就在先王(周厉王)的宫中怀孕了。”宣王非常奇怪。

老宫女继续说:

“夏王朝时代有两条神龙,飞到了夏王桀的宫殿里,它们会说话,自称是褒国国君。占卜说,只有向神龙祷告,收集神龙的涎沫,才是大吉之兆。桀便让人收集神龙的涎沫,装进匣子封存起来。

“此后数百年间,这个匣子都没有被动过。直到先王时,匣子不慎坠地,结果神龙的涎沫流淌出来,一下子就化成细小的鼋,到处爬,满地都是。奴婢偶然间踩在小鼋爬过的痕迹上,就怀孕了。一孕四十年,结果生下了一个女婴。 ”

宣王知童谣所说的女祸可能和那个女婴有关,就问女婴在何处。侍卫禀报说,姜皇后觉得不祥,已经下令将女婴扔在二十里外的清水河中,早已不知漂到哪去了。

次日,宣王请伯阳父占卦,伯阳父说,妖女已不在宫中,但妖气未除。

周宣王闻谣轻杀,《东周列国志》插图。(公有领域)

斩了带箭袋的妇人

听说妖气未除,周宣王立刻下令城内城外查杀妖女。他命上大夫杜伯督办,又令下大夫左儒,去查禁桑木弓箭和箕草箭袋,违者斩。

查杀和查禁令下达到城里,但乡下人并不知道。

一对背着桑木弓箭和箕草箭袋的夫妇,正在乡下赶路,准备上城里去卖。被巡兵劈面撞见后,巡兵一声:“拿下!”那那男人便立刻跑掉了,他的妇人被抓住,报到了左儒处。

左儒心想,弓箭、箭袋、女人,都符合童谣特征,于是将妇人上报给了宣王。

宣王降旨斩了妇人。听说妻子已死,那男子悲愤交加,夺命逃路,一直逃到清水河边,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景象。

水面上有一群鸟,用喙衔着一个草席包裹,边衔边叫,一直把包裹拖到岸边,男子就把那包裹捞了上来。只听一声啼哭,原来是个女婴!男子心想,我收养她吧,日后就老有所靠了。于是解下布衫,将女婴包裹好,抱于怀中,琢磨着到哪儿去避难。

左儒逆龙鳞 刎颈交真

周宣王以为,杀掉了卖桑弓、箕箭袋的妇人,就解除了童谣之言,大周王朝就可以江山稳固了。

西周宣王年间所铸造的青铜鼎“毛公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三年后,宣王做梦,梦见了一美丽女子,自西方飘飘而来,直闯斋宫。宣王大声呵喝她犯禁,令左右缉拿女子,左右却无人回应。该女面无惧色,走入太庙之中,先是大笑三声,接着大哭三声,不慌不忙地将七庙神主,捆成一束儿,东行而去。宣王起身追赶,忽然惊醒,才知道是个梦。

伯阳父占梦说:“这是妖气未除尽啊!天道玄远,杀了一个不相关的村妇,能解决什么问题啊?!”

宣王突然想起,当年命杜伯查杀妖女,之后就没有下落来。于是召来杜伯问罪。杜伯说:“君王您已杀了妖妇正罪,再要搜查下去,不就扰民吗?所以我就没有继续追查。”

宣王大怒:“懒政不作为,你还挺有理由!不忠的臣子,我要你何用,推下去斩了!”一时间,在场的文武官员都吓得腿都发抖,没有一个敢说话的。

忽然庭下走出一人,连声说:“不可!不可!”

宣王一看是下大夫左儒,他是杜伯的好朋友,两人同期举荐为官。

左儒对宣王说:“我听说尧当政的时候,洪水一发就是九年,但尧帝却没让百姓流离失所,这才是皇帝;汤在位时,有七年干旱,也没有使百姓忍饥挨饿,这才是王者。天灾都不能使圣君失道,人妖又算什么呢?您杀了杜伯,国人传妖言到外夷,会耻笑大王的。”

愤怒的宣王不解左儒的一片忠心,大喝道:“为了朋友,你竟敢违逆君王,这是重友轻君!”

左儒反驳说:“君是友非,我一定是听从君王而反对友人,友是君非,我就会站在友人一边,不能一味顺着君王。你杀了无罪的杜伯,天下人会认为你是昏君,我要不谏止你,天下人也会认为我对君王不忠。如果您今天非要杀杜伯,就请您把我也一起杀了吧。”

周宣王听不进去谏言,说:“我杀杜伯,就像拔一根蒿草一样,用不着你废口舌!”当即斩杀了杜伯。

悲愤激昂的左儒,回到家中,也拔剑刎颈自杀。

后世为祭奠杜伯的忠贞,立祠于杜陵,号为杜主,又名右将军庙。与杜伯刎颈之交的左儒,也被诗赞,曰:“贤哉左儒,直谏批鳞。是则顺友,非则违君。弹冠谊重,刎颈交真。名高千古,用式彝伦。”

未修德政 宣王遭阴魂索命

听说左儒自杀,宣王也很后悔自己怒杀了杜伯,他精神萎靡,龙体越来越欠佳。两年后,宣王的病稍有好转,就到城外围猎散心。

一次打猎归来,宣王在车上打盹儿。恍惚间,远处一辆小车迎面向他冲来。车上站着两个人,向着他打招呼:“大王,您一向可好?”两人臂上都挂着漆红的弓,手里拿着漆红的箭。

定睛一看,原来是杜伯、左儒二人!宣王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他问侍卫,侍卫说:“什么也没看到啊。”

正在狐疑,那杜伯左儒又驾着小车过来了,反复在宣王车前转悠。宣王大怒,大声喊道:“罪鬼,竟敢来触犯本王!”他拔出宝剑就朝空中挥舞,侍卫都觉得很奇怪。

杜伯和左儒齐声叫骂:“无道昏君!你不修德政,妄杀无辜,今天你气数已尽,我们是找你寻仇来了。拿命来!”说话间,他们挽弓搭箭,对着宣王的心窝就射。宣王大叫一声,昏倒在车上。

侍卫们手忙脚乱用姜汤救醒了宣王,立刻驾车返回,扶着心口疼痛的宣王回了宫。

杜大夫化厉鸣冤,《东周列国志》插图。(公有领域)
杜大夫化厉鸣冤,《东周列国志》插图。(公有领域)

写老臣召虎对太史伯阳父说:“以前流传童谣,我就曾说过恐有弓矢之变。现在,大王自己亲见拿着红色弓箭的厉鬼射杀他,其兆已应,恐怕大王的病难好了。”

果然宣王很快就驾崩了,周幽王即位。

童谣最后还是一语成谶了。被那男子拣到的女婴就是褒姒,长大后,她以美貌迷乱周幽王,最终以女祸惑乱了周王朝。

褒姒像,出自《百美图咏》。(公有领域)
褒姒像,出自《百美图咏》。(公有领域)

可叹,宣王这位中兴周王室的有为之君,原本也是英明一世,虽然知道了预言,最后还是没有悟到天机之玄奥,妄杀无辜,遗患后世。上天注定的事,真是很难改变,天道玄远,不可妄测啊!@*

图为《帝鉴图说》插图《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公有领域)
童谣最后还是一语成谶了。褒姒长大后以美貌迷乱周幽王,最终以女祸惑乱了周王朝。图为《帝鉴图说》插图《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公有领域)

参考文献:

明 冯梦龙《东周列国志》

点阅【神人神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苏明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