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智库:退出中导条约 美国将翻转印太格局

德国龙卷风战斗机2月27日准备降落在Büchel空军基地,这里也存放有美军B61核弹。(Thomas Lohnes/Getty Images)
人气: 69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砚报导)美国国会参议员卡顿(Tom Cotton,阿肯色州)近日表示,美国退出《中程导弹条约》后,在发展中程导弹的基础上,将重新获得和掌握对印太区战略优势,从而有效制衡中共和俄罗斯对该地区的野心和影响。

卡顿3月13日出席华盛顿特区的智库研讨会,就“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后的印太区”发表主题演说。

卡顿说,上周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式宣布俄罗斯退出该条约,然而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已超过10年的历史。就在不久前,俄国再次研制射程可覆盖欧洲的中程导弹

在美、俄退出条约的同时,美国也更加关注中共在印太的野心和举动。中共已制造数千枚导弹威胁美国在印太的盟友、驻军和国民。由于过去10年中,美国遵守《中导条约》,成为地球上唯一限制自己发展中程导弹的国家,这使美国在地基中程导弹方面一度落后于对手,但这种局面已经终止。

美国将在今年夏天正式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美国将宣布相关政策,全力支持美国对该地区及盟国的安全。

卡顿表示,美国退出条约的原因除了俄罗斯不断违反条约内容,更重要的原因是退出后,美国将迅速发展中程导弹,扭转美国与对手中共和俄罗斯的差距,在该地区战略地位中的失衡。

《中导条约》在历史上是成功的

卡顿回顾了《中导条约》的由来和印太现状的成因。

在1970年代中期,前苏联通过发展中程导弹严重威胁欧洲的和平,其射程可达到伦敦、柏林和巴黎,但无法达到美国。

这个原共产主义国家不仅试图借此威胁欧洲,还想分裂北约。苏联不顾世界和平发展的大趋势,曾一度自以为是。不久后,北约在1979年要求对限制发展中程导致,举行谈判。

最终,真正影响和改变苏联举动的是欧洲开始部署美国的中程导弹,这使美国和北约在对苏联的这场较量中,开始扭转形势,占据优势。

北约在部署了数百枚中程导弹后,意味着可以在几分钟内完成对莫斯科的导弹发射。随后,苏联要求与北约进行和平谈判,最终美、苏在1987年达成《中导条约》,要求双方限制生产和发展射程达到500公里到5,500公里的地基导弹。卡顿说,苏联能够达成协议是因为他们看到,美国在导弹方面的力量超过了自己。

新的世界格局 需要新的战略思路

美国陆军参谋长米勒(Mark Alexander Milley)曾说,如今美国在欧洲的战略优势依然胜过对手。

卡顿回忆说,美国政府最早在2008年发现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后,直到2014年才正式公布这一事实。俄罗斯继续无视世界人民对和平的诉求,违反条约,发展中程导弹。

有媒体报导,俄罗斯已经开始发展可移动地基中程导弹。

另一方面,由于中国不在条约之内,不受其约束,中共因此大力发展其导弹设备。在美、苏签署《中导条约》时,中共当时的军力无法与美国相比,不能造成对美国的威胁。

卡顿说,但几十年过去了,情况已经改变。自2000年到2016年,中共每年的军事支出增长平均达到10%,中共解放军也拥有更多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中共企图控制全球,包括限制美国在西太平洋、印度洋和南中国海的活动。

为达到目的,中共军队部署了数千枚地基导弹,射程可达美国在印太区的驻军基地。这些导弹多数部署在中国大陆,射程可以达到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特别是台湾、日本和韩国;还有部分导弹部署在南中国海的人造岛。

相比而言,美国在欧洲没有部署数目众多的地基导弹。有人说,美国通过军舰、潜水艇和轰炸机发射导弹的能力仍占明显优势,但这些武器的成本比地基导弹更高,也使美国军人更容易置身危机之中。卡顿说,这些种种因素为美国在印太区的战略部署带来挑战。

前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Harry Harris)、现任驻韩国大使去年在国会听证时说,《中导条约》为美国海军在西太平洋地区带来不利,目前美国还没有能与中共制衡的地基导弹。

卡顿说,“里根总统的胆识和勇气为美国建立了军事的强大,让美国和世界拥有了长期的和平。我们现在也必须拥有这份胆识和勇气,再次让美国立于不败。”

卡顿表示,如果印太格局继续朝不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美国对该地区的安全承诺将受损。美国必须抓住机遇,在退出《中导条约》后,迅速增强美国的军事力量,在与对手的竞争中再次夺得优势。

尽管退出《中导条约》和这样的机遇对美国有益,并获得北约的支持,但一些批评的声音仍然要求美国留在条约内。卡顿说,一些民主党议员提议通过立法将美国锁定在《中导条约》中,“实际上他们的主张是禁止美国制造其它国家都可以制造的武器”。

也有人说,美国在退出条约前,应该再尝试外交途径,试图达成和解。然而,美国上一届政府采取的就是这种在外交上求解决的战略,它换来的就是今天的结果,卡顿说。

制衡中共

正如上世纪70年代的情形,西方社会反战呼声高涨并没有换来苏联在军备上的野心和努力,最终让他们停摆的是美国的钢铁意志与实力。卡顿说,这种做法同样适用于中共。

有人说,美国与其退出协议,不如让中国也加入协议。这个主意听起来好像更高明,这样中共的地基导弹就会被协议禁止。

然而,卡顿说,中共军队已经投入30年建立其导弹系统,他们不会只因为美国一个友好的请求,就放弃他们视为核心的武器装备。“与俄罗斯一样,中共只有在看到可能付出的惨重代价时,才会做出改变。请了解,中、俄的导弹系统相对于美国仍是脆弱的,而美国所拥有的武器对于他们是没能超越的。”

“所以,现在是美国在印太区重新取得战略优势的时候,我们要抓住这个机遇。具体做法是:

“第一,短期内发展美国的中程导弹,使其可以胜过中共的移动地基导弹。美国可以在现有海基巡航导弹的基础上,改进成为更先进的地基导弹。

“第二,中期内,研制美国的移动地基巡航导弹,使其在航程、目标精准和操作上,超过中共。

“第三,长期内,在印太地区部署美国中程导弹基地。关岛也许是个简便可行的答案,但这仍不够长远。美国需要征询该地区盟友的意见,如何能更有效地制衡中共。”

卡顿说,在成为中共战船基地或美国军事伙伴之间,任何一个印太国家都更乐于选择后者。

卡顿总结说,退出《中导条约》和发展中程导弹,将为美国在印太区的战略,带来新的机遇和优势,包括为盟国提供军售、举行联合军演和共同发展武器项目等的做法。#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3-17 10: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