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好一个“校园食物中毒发生率”

近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学生家长拍摄的该校食堂内的肉品腐烂、食品发霉的照片在网上曝光。(网络图片)

近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学生家长拍摄的该校食堂内的肉品腐烂、食品发霉的照片在网上曝光。(网络图片)

人气: 6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8日讯】近日,“针对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食堂食品质量问题”,“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教育部等部门”立即召开了电视电话会议。会议似乎召开的及时,政府也反应迅猛,但只要领导一开口,人们就会发现,政府不是来解决问题,而是来作秀的。

比如,在市场监管总局局长针对学校食品安全提出的三个要求中,这头一个,即“今年校园食物中毒发生率要控制在万分之二内”就让人觉得无比荒唐。一来,这个“万分之二”的上限到底是如何统计出来的,依据又是什么,如此关乎性命的概率,负责监管市场的领导为何没有详细说明?二来,“中毒发生率”能人为控制吗?假如真能控制,为何不干脆杜绝中毒事件的发生?难道政府允许有人投毒?就算政府可以容忍,又有哪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被沦为小白鼠,去充当那“万分之二内”的中毒者呢?

这不禁让人想起多年前就存在的另外两个同样脑残、奇葩的官方指标。2014年,河南规定“安全事故死亡人数上限控制在1098人以下”,意即在“工矿商贸、生产经营性道路交通、铁路交通、农业机械四个领域”工作的人,其死亡概率已被规定为1098分之一。照此看来,不死都不行。2013年,河南某市卫生系统下发文件,要求各个辖区展开“寻找精神病”的行动,“人数不低于辖区人口总数的2‰”。那意思是,你不疯都不行。

如今,从中央大员的“一声吼”中,我们不难听出,这类指标尽管毫无现实意义,但其应用的范围却仍在不断扩大。以前是地方性的,现在是全国性的。以前只针对事故高发的领域,现在却指向了最不该出现安全事故的食品加工领域以及教育领域。如果说,中国到处是卫生状况不佳的小饭馆也尚可被理解,那么学校食堂能做出让学生中毒的饭菜,却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监管总局局长口口声声说,“学生和儿童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他们的健康是天大的事”,但为何孩子们每天在学校的吃食却无法得到保障?且不论味道如何,就连“吃了不中毒”都做不到。既然领导们深知,对于学校的食品安全问题,“社会的容忍度为零”,那为何还要拿“万分之二”的中毒发生率跟亿万父母、乃至整个社会叫板?

此外,“各地食安办领导对学校食堂及周边排查隐患”为何到今天才进行?以前不排查或者排查无果,从而导致中毒发生率无法得到控制的原因又是什么呢?从成都七中所在温江区的教育局局长、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被停职检查的处理结果来看,这起中毒事件的发生极有可能与官商勾结、官官相护有关。而这两大顽疾却显然是依附于“一党独裁”的体制而存,由以权谋私的贪欲所致。说白了,这类竟会在最该保障安全的校园里发生的中毒事件,哪怕只发生一件,都跟体制脱不了干系。因为中共治下,基层官员都是听命于上级、“对上负责”的。倘若“刑不上大夫”,被惩治的就永远只能是“替罪羊”。

如今的中国就是这样。走了一拨“替罪羊”,再换一拨“替死鬼”,而中共却照样在吸附人民的血汗。中共政府若真关心人民的生命健康,就不会玩命榨取他们的血汗。“便宜没好货”的道理全世界都懂,只是想从中谋利的贪官、暴政,不想理人民的死活罢了。

于是,领导们会说,学生食物中毒的原因不是“食堂食材”有问题,而是学校的“明厨亮灶”不达标。其实,监管局长还提出的“学校的‘明厨亮灶’比例要达到70%”的要求同样令人无比困惑。假如学生中毒真与厨房、灶台不卫生有关,那么,食堂以及校方的管理者为何却没有接受审查?可见,官方如今草草结案,并不是真的想解决问题、查找原因、杜绝事件的再次发生,而是急于堵住悠悠之口、以平息沸腾的民怨。

但话没说清楚,人民的质疑就不会消除;不公开肇始之因,就难以服众。无论是中毒事件,还是食品安全事件,中国人的愤怒显然直指中共极权所导致的腐败。领导们若觉得自己无辜,也不是没有办法自证清白。比如,可参照日本政府保证学生午餐安全的措施之一,即请校长在学生用餐前一小时先行试吃。

众目睽睽之下,只要校长不中毒,学生的安全就能得到保障。到那时,中国人会发现,什么“明厨亮灶”都是虚的,什么“中毒发生率要控制在万分之二内”都是胡扯。这跟监管总局局长被记者追问“是否点过外卖”是一个道理,但遗憾的是,局长的回答是“没点过”。在这样一个流行点外卖的国家,负责监管外卖等餐饮市场的局长没点过外卖,直叫人细思极恐。假如校长也没吃过校餐,那可想而知,中国孩子的午餐到底会怎么样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3-18 1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