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A股东方通信成“妖股”的原因

网络安全专家警告:华为带来的风险无解,“讨论可能的缓解措施,如重新在泰坦尼克号上安放躺椅一样难”。(Robyn Beck/AFP)

人气: 10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9日讯】3月18日晚间,上证A股东方通信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拟减持不超2%股份。若按当天收盘价,这次减持抛售市值将超过7亿元。东方通信被指今年A股最大的“妖股”,而且是“妖王”。

妖股是证券业术语,指某只股票的股价暴涨或暴跌,走势异样百出,完全脱离经营业绩、市场大盘、基本技术分析等规律。东方通信股价隶属暴涨,以下相关数据或资料皆来源于公司或媒体报导等公开信息。

摊开东方通信的年报财报,若将各种各样的数字以文字简扼表述的话,那是近10年来,公司获利能力非常薄弱,公司连续6年经营现金流为负数(入不敷出是常态)。

然而,从去年11月26日至今年3月7日,东方通信股价从每股4.46元上涨至每股40.49元;也就是仅67个交易日,该公司股票的股价累计暴涨近808%。

无法忽视的是,去年11月官方宣布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自此机构、法人等各路资本开始炒作科创板概念股,5G题材首当其冲,乃至号称5G概念行情将贯穿A股2019年全年,而东方通信成为5G概念龙头以及沪深两市这一轮行情的领头羊。

东方通信明显靠5G翻身,不过5G概念那么多,东方通信何以成“妖股”之王?从去年到今年,消息面显示最大的炒作主题是华为:2018年12月华为宣称已获25份5G合同、出货上万个5G基站,全球第一。2019年1月华为举办5G发布会宣称已获得30个5G商用合同,领先全球。

2月19日东方通信曾发“降火”公告,称产品与5G关联性不大。但是,东方通信在2018年年中报提到的“NB-IOT、5G等新技术的不断部署应用”,不仅如此,东方通信确实与华为有联系。

在东方通信2015年半年报中写道,“东信网络在确保华为传统业务的同时,积极向产业链高附加值环节拓展延伸,并成为华为全球金牌合作伙伴。”在2017年2月16日华为全球工程服务供应商大会上,东信网络连续第三年成为华为全球金牌服务供应商,连续七年成为华为中国区“金牌服务供应商”。

根据官方简介,东信网络主要从事移动通信网络等相关业务,在5G的NBOT工程的优化、替换升级、搬迁方面与华为公司有一定合作。股权结构显示,东信网络由东方通信全资控股。

截至目前,东方通信的前三大股东分别是:东信集团(控股45.44%)、中国证金、中央汇金,均为国有法人。因东信集团的母公司是央企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也就是东方通信的最终实控人是国央企的大老板──国资委。

所以这次公告减持的东信集团,不能没有大老板的拍板,因而有种说法是监管高层给炒家炒作过火降温。只是在今年前后星火四起时不泼冷水,在东方通信股价暴涨近十倍后,官股阶段获利出场的减持计划,在中小投资人看来实有“收割韭菜”之嫌。

其实东方通信的问题本质还不是“妖股”,像东方通信财报所显示的公司,在其他国家股市可能早就清算退市,也等不到多年后靠5G概念翻身。

东方通信的现金流常年入不敷出,至今公司仍然不缺钱,就连长短期银行借款也没有,到底靠什么?政府补助,每年约有一千多万元收益。除此,2000年至今,公司投资净收益长期占净利润30%至50%甚至超过50%,最高达80.08%,而所谓投资收益,基本靠变卖资产,特别是委托贷款维持运营。就有报导直指,该公司主营业务都是幌子而已,公司真正赚钱的隐藏核心业务是委托贷款──央企国企容易拿得到银行贷款,再委托银行转贷出去,通俗的说就是放高利贷。

东方通信可以说是一家披着高科技外衣的金融公司,而东方通信被炒成5G龙头企业,也是假概念,目的是要树立典型,重燃股市股民的激情。这归根结底是政治的考量与运作。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3-19 6: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