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医生到访民 两会间上海颜芬兰被精神病

上海访民颜芬兰因强拆安置问题上访被二次关精神病院。(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8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上海长宁区访民颜芬兰曾是一名牙医师,因房屋拆迁安置问题走上维权路。11年前她因进京上访“被精神病”,愤而退出中国共产党。今年两会期间,她在北京临时居住处半夜被当地截访人员强行带走,再次被送进长宁区精神病院。

3月1日晚上9点左右,颜芬兰在北京房山区的临时住处遭到多名北京警察查房,并将她带到当地闫村派出所作笔录,后送往马家楼,深夜2点多由上海驻京办接走。2日上午,由长宁区政府官员将她押上回上海的高铁。

回到上海后,在长宁公安分局仙霞派出所作笔录时,一个青年警察说,要送颜芬兰作精神科鉴定。当天下午5点左右,她就被当地政府送进了精神病院。

2008年8月,颜芬兰的数十名朋友联名证明她没有精神病。(受访者提供)

医生:“颜芬兰被政府接管了”

上海“民告官”志愿者宋嘉鸿告诉大纪元记者,“颜芬兰的女儿说,他们去精神病院要带妈妈回家,医生说现在政府接管颜芬兰了,她现在归政府管。”她感到很疑惑,国家有相关法律规定“非法上访,国家可以强制性监护?”

颜芬兰女儿的聊天记录。(受访者提供)
颜芬兰女儿的聊天记录。(受访者提供)

2008年奥运期间,颜芬兰被行政拘留10天后,又被几名黑保安从家中绑架至上海长宁区精神病院,关押29天,所有医药费用全由长宁区仙霞街道支付。此前,仙霞派出所警察胡建新曾恐吓她:“你以后只要是节点开会到北京上访,我们就直接把你送到精神病院。”没想到他们当真这么做了。

宋嘉鸿表示,“颜芬兰是一位受苦受难的老知青,她好多朋友都不认为是精神病人,上访维权合法合理。这次长宁区政府把颜从北京通过定位仪抓她,又投入精神病院,其用意是杀鸡儆猴!”

宋嘉鸿表示,“共产党自己讲‘要在宪法范围内活动’,到了重要会议却出尔反尔,变成一个十足道地的‘两面派’。长宁公安分局对颜如此记恨,估计与颜最近多次控告长宁公安分局2008年8月伪造司法鉴定书诬陷其‘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有关。”

颜芬兰因为上访被长宁公安分局伪造司法鉴定书诬陷其“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受访者提供)

11间房遭强拆 24年未解决

现年67岁的颜芬兰,原是一名牙科主治医师,家住上海长宁区周家桥街道3号,是当地政府规划中的二期拆迁地块。1995年,该地块的动迁安置工作由上海华荣房地产经营公司经办。

1995年6月,颜家原有二幢私有产权房,合计11间,其中5间是颜家6姐妹从颜父名下继承的共有财产,5间是哥哥颜兆所有。华荣房产以虚假欺骗手法强拆了,没有安置和补偿。

颜芬兰向上海地方政府提出控告、信访置之不理,无奈之下才进京上访。而她家中却遭歹徒潜入,先后偷盗上访材料、贵重物品等。2016年11月29日,她上访回家,发现与房屋拆迁相关的“公证书”也被盗了,但当地警方不予查处。

如今,北京两会当局再次行凶报复,一个拆迁安置问题拖了24年依然未能解决。

2009年宣布退党

2009年2月11日,共产党员的颜芬兰向当时的总书记胡锦涛提出退党申明,

她在申明书写道:

我是1973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芜湖市镜湖区医院的牙科主治医师。1995年,我在即将取得副高级职称之时,回上海处理父母两幢私有房屋拆迁事宜。怎料,这些房产竟被黄菊、陈良宇、韩正等上海帮极度压低安置标准而非法抢占。为此,我走上了上访维权的不归路。

其间被党领导的司法机关拘押了三次,欲哭无泪的一次是在奥运期间2008年8月20日至9月17日,被上海长宁区公安分局强行关押在上海长宁区精神病院。我是一名中共党员,视党为我的母亲。如果党是我的妈妈,世上会有妈妈抢儿女的房屋、将女儿强行关押在精神病院吗?!

2008年12月26日,我向上海长宁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09年2月6日长宁法院法官卢建华强行要我做精神病司法鉴定,我当时即声明:我与你们是平等的,你法官怀疑我有精神病,我也怀疑你法官是否也有精神病?要鉴定大家一起做鉴定。难道我只有屈服于那些精神状态有问题的贪官污吏才算正常吗?!

中国共产党让一大批心态不正、道德沦丧的精神病人滥竽充数,把持坑民要职。我不愿身陷其中,不愿继续留在一个由众多祸国殃民和精神病人组成的政党里,如果你们不将这些真精神病党员和坑民害党之流驱逐出党,我宣布退党!#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3-20 1: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