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网企爆裁员离职潮 科网股前景不妙?

在中美贸易战、经济放缓等冲击下,曾经火爆一时的中国科网股,如今前景堪忧。(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417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在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放缓等冲击下,曾经火爆一时的中国科网股,如今前景堪忧。2018年年底至今,包括美团点评、京东、滴滴等数十家知名网企均传出裁员的消息,其中大陆科网企业巨头腾讯,裁减管理层一成人员的消息甚嚣尘上,被指是史上最大一轮管理层裁撤行动。

大陆网媒“36氪”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指,腾讯在2018年年底开始裁走约一成即20名中层员工。腾讯有约200名中层员工。据了解,这是腾讯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的后续动作之一。去年12月内部员工大会后,腾讯开始裁撤一部分中层管理人员,主要包括总经理、副总经理、助理总经理等级别,个别副总裁也在被裁之列。而这些被裁的员工主要是老臣子。消息声称公司要“内部年轻化”。

彭博报导也称,腾讯控股向大约10%管理层人员发出警告,在增长降温及竞争加剧之际,公司正准备整顿人力资源。

截至截稿为止,腾讯未有回应裁员传言。不过,有关腾讯裁员的消息,早在去年中就甚嚣尘上。传媒引述腾讯总裁刘炽平在腾讯20周年会议上曾表示,未来一年内,有10%不再胜任的管理干部要退下。

传腾讯裁一成中层员工

腾讯在香港有股王之称,也是亚洲最大市值公司,公司将在本周四宣布业绩。外界预期在大陆经济下行压力加剧,加上当局审批网络游戏及手机游戏业务下,券商界对腾讯去年第四季的业绩看法偏向保守。

腾讯从去年以来,负面消息不断。包括中共当局曾暂停审批新网游及手游许可,党媒狂批腾讯网络游戏、大股东Nasper 17年首度减持等,均令其股价连续暴跌。另外,腾讯党员人数由去年的七千多名膨胀至现时的过万名,党委权力日益扩大,更引起投资者忧虑。

腾讯股价2018年1月29日创出475.72港元史上高位,在10月30日创下252.2港元的低点。短短几个月,股价一度大跌47%,市值损失已经远远超过2,500亿美元(约兑19,624亿港元),是所有上市公司中最糟糕的一个。

就在腾讯公布业绩前几天,中共工信部上周六(16日),针对手机APP(应用程式)收集个人资料问题,要求腾讯、百度、华为、小米等大陆主要应用商店全面下架“社保掌上通”APP。

香港联交所资料显示,北水去年累计减持335.5亿元腾讯。延续去年的走资潮,今年初至今,腾讯累计录得3.1亿元净流出,19日收报370港元,沽空9.51亿元,占港股总沽空金额的7.53%,位居第二。

学者:科网股不值得投资

自去年12月以来,大陆数十家网络企业包括知乎、美团和摩拜等相继传出裁员消息,引发科技网企裁员潮的恐慌。尽管大多数公司皆强调属公司常规的人员调整,但有专家却认为,此次裁员潮应归类为经济放缓的“挤泡沫”现象。

据媒体报导,除知乎最先传出裁撤20%员工的消息外,美团、摩拜、斗鱼、趣店和锤子科技等公司也相继入列。尽管他们对外解释,多是内部优化或调整,但有业界人士称,其实就是变相裁员。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系客座副教授徐家健认为,腾讯等科网企业爆发裁员潮,主要是中美贸易战下,大陆整体经济大环境变差的冲击影响所致。事实上,不只是制造业,这些高科技网企也陆续传出风险。

香港中文大学刘佐德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常务所长庄太量也称,不看好科网股的前景。因为大陆科网股没有长期的技术支持,主要是靠短期项目获利,很多科网股都是炒作上市后即被套现,基金普遍减持,不愿意长期持有,就说明科网股系“炒作的意味太浓”。他认为此次裁员潮是汰弱留强。

“同股不同权”被批毁公平 美团、小米小股东未受惠

在此波科网股裁员潮中,多只在港上市的大陆科网企业都表现差劣。踏入3月份公布业绩高峰期,上市仅半年、香港第二只“同股不同权”新经济股美团点评(3690)上周放榜,去年亏损高达1,154亿元人民币。创下香港史上亏损最高纪录,吓窒不少投资者。

在放榜前夕,公司旗下的摩拜单车,确认结束部分亚洲地区业务。摩拜单车去年底,曾传出总裁辞职及裁员消息,从现有的1,000人团队中大裁300人。

美团点评将于今天(20日)结束半年股票禁售期,外界预计投资者将大笔套现,预料其股价将进一步受压。

小米高层相继请辞

另一只小米集团(1810),是香港首只同股不同权股票。虽然19日放榜,2018年转亏为盈,赚135亿元人民币。但股票从去年7月上市仅十个月,股价节节下滑,较招股价跌近三成之外,港台管理层也掀离职潮,连特首林郑月娥的儿子林节思近月亦悄悄离职。此外,同为香港人的小米联合创办人黄江吉,以及小米台湾总经理李佳封也先后宣布辞职。

林节思2016年4月起加盟小米做营运经理,据悉与大陆文化格格不入,入职两年多以来也未受重用,故心生退意。就林节思离职,小米及特首办皆拒绝评论。

小米、美团都是实行同股不同权。事实上,有关同股不同权一直在金融界有很大的争议,担忧主要股东的权力更大,对小股东更不利。

但港交所和林郑曾多次表态支持“同股不同权”机制,最终令港交所成功在去年4月底起改制,为迎合大陆新经济企业来港上市。但至今只有两家成功上市。有媒体曾质疑林郑“为大仔在小米打开了上位方便之门”,不过有关报导被林郑否认。

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CGA)及中信里昂证券去年底发布2018年《公司治理观察》报告指出,由港交所引入的“同股不同权”(WVR)架构破坏市场公平原则,或对投资者造成不公平情况,对亚洲监管体系产生负面影响。

科网企业跟党走 如今命运多舛

值得留意的是,这些陷入困境的大陆科网巨头,过去曾多次积极推进党建,在政治上讨好中共,被认为是中共座上客,和政府关系良好,如今却命运多舛。

“美团点评能取得一些发展,最感谢的就是党和国家。”美团点评曾在中共十九大前宣布成立党委,创办人王兴在致辞时为中共大唱赞歌,又说要用优异成绩迎接十九大“胜利召开”。

小米早在2015年成立党委,由联合创办人、副总裁刘德担任党委书记,小米董事长雷军曾到场致辞。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曾发表评论文章力撑小米“姓党”,指小米的举动“应得到社会的掌声”。

三大互联网巨头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早在八年前已成立党委,其中腾讯去年的党员人数较前年大增一半,已过万人。现任阿里巴巴党委书记是邵晓锋,曾在中共公安部门工作。

香港媒体报导称,至今至少有123间香港的国企、央企已更改公司章程,将党委写入章程,包括八只蓝筹股。有股坛长毛之称的David Webb曾评论称,共产党的目的是巩固党的权力,但在章程中给任何人或组织特权,都是坏主意。

时事评论员桑普接受本报采访时曾评论道,这些所谓的大陆民企都是党企,由党来控制和操纵这些企业,而中共加强党的领导的原因,在于中共现在缺钱,需要进一步拿这些科网巨头开刀,名正言顺控制上市公司,“原来还有一些话语权,现在则是由党做决策。”

不过,这些党企如今不仅业绩下滑,而且如华为、腾讯、小米等均被视为中共间谍企业,被欧美等国限制或禁止到当地投资,华为等更面临被起诉的命运,声称要过“苦日子”。率先表态将推动党委写入公司章程的大陆共享单车“小黄车”ofo也频传陷入财困,在香港业务终濒临崩溃。

桑普强调:“跟党走反而走厄运,党操控了企业决策权,这些企业只是党的白手套,用完即弃,这对所谓的民企是一个大警讯。”◇#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