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从极权到后极权 从后极权再到极权

中共破坏文物,令人发指(新唐人合成图)

中共破坏文物,令人发指。(新唐人合成图)

人气: 39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1日讯】如今年过六十的中国人大多都记的,53年前爆发的那场文革最初是从“破四旧”开始的,而其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毁佛像。随着时隔53年,这一幕不但又在中华大地上再次上演了,而且阵势更为“壮观”。

根据《寒冬》(Bitter Winter)报导,2019年2月2日,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平山县皇安寺后殿山壁,高57.9公尺,被称作全球最高的摩崖石刻立式观音像的“滴水观音”像,被当地政府一举炸毁。只听一声震天巨响,这尊观音像的上半身迅即化为了尘土。

据悉,平山县有两个重要的旅游景点,一个是5A的所谓中国革命五大圣地之一的西柏坡,一个就是仅为4A的连同滴水观音像在内的皇安寺。可如今5A竞争不过4A,4A景点平均每天有一万多游客和朝拜者,不仅到此一游,还对神像进行还愿、膜拜等民俗仪式,而5A的西柏坡则是门庭冷落车马稀,只能靠公费旅游支撑。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滴水观音像成了当权者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文革时的毁佛像相比,炸毁滴水观音像的阵势远要浩大的多。参与此事但不愿具名的拆除工人披露,当局的爆破计划由专业人员设计,观音像后方被凿出深达20公尺的火药埋藏洞,现场有省、市、县等各级政府官员莅临指导,还有公权力安全维护人员在场戒护,整个爆破前置作业长达48小时。外界评论说,此举显见中共以遏止宗教商业化的名义,极力打压境内各种信徒众多的宗教。

其实,除了毁佛像、拆教堂十字架等等之外,类似的现象近年来可以说比比皆是,它们不约而同的表明了一点,当今中国正在向毛时代快速回归!

今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回溯从1949年至今的这70年历史,我认为先后经历了三个时代,即极权时代、后极权时代和从后极权向极权回归的时代。

所谓极权时代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毛时代,时间跨度大体上为1949年中共建政到1976年文革结束。这个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什么?两个字:极权。所谓极权就是指中共几乎垄断了整个社会的所有权力,对社会的控制不仅囊括了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社会领域和各种社会群体,而且深入到了个人的私生活,以至于连每个人穿什么衣服,留何种发型,怎么谈恋爱,如何娱乐它都要管。其结果,最终导致了文革的爆发,使中共的统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随着毛的去世,这个时代也就寿终正寝了。

后极权时代即我们通常所说的改革开放时代,时间跨度大体为1978年至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新一代领导人上台。大家都知道,文革后,中共搞起了改革开放。什么是改革开放?简单讲,就是改变毛时代的统治方式,把中共原先垄断的权力拿出一小部分归还给民众(比如经济的权力,私生活的权力,一定范围内的言论权力,等等),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放松对民众的管控。这一来,中国才开始有了民营经济,有了外资,有了肯特鸡和麦当劳,有了摇滚乐和牛仔裤。

眼下的中国正处在什么时代?正处在一个从后极权向极权迅速回归的时代,时间跨度大体上开始于中共十八大,一直延续到今天。所谓从后极权向极权回归,就是把改革开放后归还给民众的那一小部分权力重新收回到共产党的手中,就是重新收紧一度有所放松的套在民众脖子上的绳索。其结果,便出现了国进民退,出现了对言论尤其是网络言论不断升级的钳制,出现了对“党的领导地位”的明显强调,出现了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等一系列反常行为。

纵观以上三个阶段,中共对权力的垄断和对民众的管控可以说是一以贯之的,只是在不同的阶段范围不同,力度有别罢了。即便是在最为宽松的后极权时代,改革开放仅仅才几年,邓小平便因为感受到了民众获得有限的自由后对中共统治地位构成的威胁,急忙给改革开放划了一道不可逾越的边界,即“四个坚持”。“四个坚持”的核心是什么?就是“坚持党的领导”。换句话说,在中共看来,即便是出于形势的需要不的不对权力的垄断和对民众的管控有所放松的话,这种垄断和管控本身却是必须无条件坚持的。明白了这一点,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提出“四个坚持”后不久,中共便对六四爱国学生和对法轮功挥舞起了屠刀。

进而言之,改革开放后,中共之所以会把一小部分原先由其垄断的权力归还给民众,之所以会在一定程度上放松对民众的管控,并不是因为它真的变好了,而是因为它没有足够的力量再像毛时代那么干了,而且它也意识到再那么干下去自己很可能就玩完了。为了摆脱危机,就得给受压迫受奴役太久的中国民众点甜头尝尝,就得给他们松松绑,让他们喘喘气,这样才能消解民众从毛时代积累下来的对共产党的不满,才能蒙骗民众继续供自己驱使。所以,后极权时代可以说是极权时代导致的统治危机和摆脱这种危机的实用主义思维的产物。

那么为什么从中共十八大开始又出现了从后极权时代向极权时代的回归呢?有人把这归结于新一代中共领导的个人因素。不可否认这种个人因素是有一定的作用,但我认为更重要的不是这种因素,而是共产党的本性。

共产党的本性是什么?就是对权力和对控制的无止境的追求。在这个意义上,毛时代无疑是共产党心目中最理想的时代。尽管当这种追求遇到重大挫折时,出于实用主义的考虑,共产党会放弃已经到手的部分权力,会放松对民众的管控,但这种调整对它而言纯粹是被迫的,从内心深处而言,它是不甘心于这么做的,虽然又不的不这么做。正因为如此,一旦共产党渡过难关,感到自己有力量了,再度强大了,它便会毫不犹豫的重走毛泽东时代的老路。而经过几十年改革开放,特别是GDP跃居全球老二,世界经济对中国的依赖度明显提升后,中共的自我感觉恰恰正是如此。所以我说,从后极权时代向极权时代回归是共产党的本性使然,即便现任领导不这么干,别的领导迟早也会这么干。不这么干就不是共产党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一个中心意思——中共永远不会放弃对权力的垄断和对民众的管控,也不可能放弃。中国人民要想真正获得解放,唯有一条路,那就是早日解体中共。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3-21 11: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