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规模拘留行动之后 中共拆毁维吾尔社区

曾经乌鲁木齐街头的新鲜烤馕的小吃摊已不复存在。馕对维吾尔族人就像法式长棍面包之于法国人一样或不可缺。(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曾经乌鲁木齐街头的新鲜烤馕的小吃摊已不复存在。馕对维吾尔族人就像法式长棍面包之于法国人一样或不可缺。(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人气: 52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5日讯】除了把上百万的维吾尔人关进集中营,中共当局同时还对当地的进行了另一种清洗行动:拆除维吾尔街区,清洗他们的文化

时隔一年,华尔街日报记者Josh Chin再次来到乌鲁木齐,目睹了这座城市的巨大变化:曾经,警察、军队和装甲车遍布维吾尔族社区,严密安保之下民众生活依旧忙碌。而现在,街道和清真寺空空荡荡,书店里的维语书籍已下架,小吃摊和民宅被高楼大厦和商区取代……

华尔街日报报导,在中共当局对维吾尔人展开大规模拘留两年后,维吾尔族生活和身份的许多支柱被连根拔起。空空如也的清真寺依然存在,但周围的棚户区已经被中国很多地方可见的那种玻璃大楼和商场所取代。有的社区被改造的像迪斯尼的主题公园。

出售新鲜烤馕的小吃摊已不复存在。馕对维吾尔族人就像法式长棍面包之于法国人一样或不可缺。烤馕的年轻人消失了,众多顾客也随之消失。

在乌鲁木齐这个全球维吾尔族社区的中心,维语书籍从货架上消失了。  

专家称,中共的目的是按照自己的模式改造这个长期顽强反抗的地区,加强对新疆的控制。

一位在某国有资源公司工作的乌鲁木齐维吾尔族居民说:“我们不能再拥有自己的文化了。”他表示,不再去当地的清真寺了,没人再去了,太危险了。

乌鲁木齐一家音乐酒吧的雇员称,很多人都离开了。这家酒吧位于该市一个维吾尔族聚居区,一度颇具人气。但最近一个周六的晚上,店内只有寥寥十几位客人。他未透露人们去了哪儿,他表示这是政治问题,他不能说。

当地居民称,2017年5月份,该市开始围捕当地维吾尔族人并把他们关入拘留营。并强迫来自新疆其他地方的维吾尔族人返回其家乡。 

在维吾尔族人被赶出乌鲁木齐的同时,政府资金流了进来。中共希望把乌鲁木齐打造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个枢纽。去年拨款人民币700亿元,用于拆除和重建乌鲁木齐市区内的棚户区。

其中一个被改造的聚居点是黑甲山片区。《华尔街日报》记者在试图拍摄曾经的维吾尔聚居点的两座被弃用的清真寺时遭到拘留,并被带到附近的一个警察局里。

 华盛顿大学研究维吾尔族移民问题的Darren Byler称,通过挤压一些维吾尔族人的表达空间并且将其他人转变成文化附庸,政府试图削弱维吾尔族的民族凝聚力。

《华尔街日报》报导的乌鲁木齐的变化同西藏拉萨的经历颇为相似。

早前,西藏3.14抗暴事件后,中共同样对西藏,尤其是拉萨进行的大规模的拆毁行动。老城被大规模的改造成商业化社区。“所有老城里的摊贩、客栈…低端服务都要搬出老城,取而代之高端古董工艺品店和酒店,而且所有老街房子要立面统一招牌统一。”

藏族作家唯色曾撰文称:“我相信,商业化与革命、战争的杀伤力、破坏力是一样的。从某种意义来说,商业化更甚……商业化就像潘朵拉魔盒,可以刺激、复苏和释放人性中的贪嗔痴,大多数人都会卷入其中,结果腐烂是从内心腐烂的,败落是从自己败落的,再加上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饿鬼投胎,逐渐地,覆水难收。”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3-25 2: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