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穆勒报告:未发现川普及其团队通俄证据

通俄门调查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24日在给国会的信中说,特别检察长穆勒没有发现川普(特朗普)或他的团队,在2016年竞选活动与俄罗斯“共谋”试图影响当年的大选。图为白宫。(Tasos Katopodis/Getty Images)

人气: 32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综合报导)周日(3月24日)下午3点40分左右,美国司法部部长(总检察长)比尔‧巴尔(Bill Barr)将有关通俄门调查报告的一封信送到国会。巴尔在信中说,没有发现川普(特朗普)或他的团队,在2016年竞选活动与俄罗斯“共谋”试图影响当年的大选。

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上周五(3月22日)将调查报告送给巴尔,结束了长达22个月的调查。

周日下午在收到巴尔的摘要报告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里・纳德勒(Jerry Nadler)随后发推文说,国会议员收到了巴尔一封“非常简短的信函”,内容是关于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报告。

 

巴尔在信中说,穆勒没有发现川普(特朗普)或他的团队,在2016年竞选活动与俄罗斯“共谋”试图影响当年的大选。

巴尔的信总共四页,他在信中说:“特别检察长没有发现任何美国人或川普竞选团队的官员或同伙,计谋或故意协同”俄罗斯人攻击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和希拉里的计算机系统。

此外,巴尔说:“根据穆勒的报告,特别检察官的调查没有发现川普的竞选活动或与之相关的任何人与俄罗斯共谋或协调”,使用虚假宣传活动,试图干涉2016年总统选举。

有关总统是否妨碍司法调查,巴尔说穆勒在调查报告写道,无法做出总统犯罪的结论,但是同时也无法决定是否免责,并将这个留给司法部部长定夺。

针对此点,巴尔在信中总结说,他与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在征询了相关人士的意见后一致认为,穆勒在调查期间获得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川普总统犯了妨碍司法罪。

穆勒于2017年5月被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任命为特别检察长,负责调查俄罗斯是否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以及川普(特朗普)总统是否与俄罗斯“勾结”,影响大选。在这项任命案的前几天,川普开除了当时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

巴尔的信,穆勒的特别检察长办公室聘请了19名律师及40名联邦调查局官员,他们在调查期间,总共采访了大约500名证人,并向法院申请2,800多千张传票,执行了近500份搜查令,获得了230多份通讯记录,向外国政府索取了13份证据。穆勒的特别检察长办公室通过法院系统和证人面谈完成调查。

巴尔在信中写道,他计划最大限度地公开穆勒调查报告的内容,但是其中涉及依法应予以保护的内容,包括秘密的大陪审团等,因此司法部需要与特别检察长彻底检视报告,依法删除不能公开的内容后才能公布。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收到巴尔的信后发表一份声明表示:“(这是)法治的好日子,川普总统及其团队度过的美好的一天,没有勾结及(司法)阻挠。这份报告驱散了川普总统的疑云。”

“对那些希望穆勒调查会让川普总统失望的人来说,这是糟糕的一天。”他说。

格雷厄姆在声明中说:“穆勒和他的团队做得很好,彻底调查关于俄罗斯的所有事情。现在是继续前进、治理国家的时候,并准备好在2020年之前与俄罗斯和其它外国势力(指美国敌对势力)作战。”

白宫新闻发言人萨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发布声明说,“特别检察长没有发现任何勾结(俄罗斯),也没有发现任何妨碍(司法)的证据,巴尔及罗森斯坦进一步确认没有妨碍。司法部的调查结果证明美国总统的完全清白。”

川普总统在24日下午4点45分左右发推文说:“没有共谋、没有妨碍,彻底且完全的清白,保持美国的伟大!”

 

 

民主党众议员纳德勒表示,司法部仅提供一个简短概要,对公众知情权来说,这是不够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民主党众议员大卫•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发布声明说,特别顾问穆勒(的报告)不能为总统脱罪。#

责任编辑:华子明

评论
2019-03-25 7: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