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大哥无处不在 高科技使中国百姓遭殃

中共用高科技迫害中国人。(AF/PGetty images/大纪元资料/大纪元合成)

中共用高科技迫害中国人。(AFP/Getty Images/大纪元资料/大纪元合成)

人气: 90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综合报导)高科技应该用于造福人类,使人民的生活更便利,更安全。但在中国,高科技被中共当局滥用,作为于实现“老大哥”时刻监控社会的利器。学生被戴上手环,全天候受监控;微信、手机APP让民众隐私全无,形同“裸奔”;摄像头、人脸识别将百姓置于无处不在的屏幕监视下;长城防火墙,将14亿人民围在露天的信息大监狱里。“老大哥在看着你”——奥威尔讽刺小说描写的极权社会已经在中国实现,并有过之而无不及。

智能手环侵犯私隐

今年3月初,广东名校“广雅中学”在网上公开招标,购买3500个供学生佩戴的智能手环

据悉,此类手环与各省市监控毋须服刑的轻微犯事者所佩戴的智能手环如出一辙,具有GPS定位监控、记录心跳率和步行等功能,还会把记录数据上传至云平台。意味着戴上这些手环的学生将受到学校的全天候监控。

然而,这种侵犯学生私隐的行为,已广泛在各省市学校推行。据中共教育部中央电化教育馆2018年印发的《中小学数字校园规范(试行)》解读文件,首批共有351个试点遍布各省中小学。

Band 2智能手环采用曲面OLED屏幕,表面为第三代大猩猩玻璃覆盖。内建GPS晶元,而且可以监测各项身体数据。(Andrew Burton/Getty Images)

除了定位监控,杭州第十一中学去年就开始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分析学生课堂行为。该系统供应商就是备受国际关注的海康威视,其也为新疆再教育营生产监控系统。

人权观察亚洲部资深研究员王松莲表示,中共学校要求学生使用智能手环的运作模式,与中共政府的管控思维一样,令人忧虑监控魔爪伸延至校园。

搜狐“新校长传媒”3月9日刊文表示,曾经试行过此手环的广州市真光中学,因为该手环存在续航时间、结算管理等问题,在试用一年后停用。

网民“RR13还是想和西尔莎结婚”认为,用此手环代替校园卡多此一举。原因是其部分功能与校园卡重叠,其本身无标识、易被盗或丢失,随之而来的补办费对学生而言是一种负担。

微信、手机APP让民众“裸奔”

2017年4月,山东男子王江峰在微信群组使用“毛贼”和“习包子”等字眼,遭中共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判刑两年。

同年9月,新疆回族男子黄世科在微信群,通过语音教学做礼拜、讲解《古兰经》,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2018年1月1日,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在2018正和岛新年论坛上发言,公开抨击,微信涉嫌泄露用户隐私,“我心里就想,马化腾肯定天天在看我们的微信,因为他都可以看的,随便看,这些问题非常大”。

中共不仅使用微信监控老百姓,还使用手机APP监控民众。

大陆社群平台微信(WeChat)。(大纪元资料室)
大陆社群平台微信(WeChat)。 (大纪元资料室)

近期,在18岁到45岁之间的大约4.6亿的中国年轻人中,中共推出一款信用评级手机软件。该款名为“优你通”的App由清华紫光集团开发,同时由中共团中央和中共国家发改委领导。

该软件可以对一个人从其教育背景到在线购物等无所不包的庞大数据进行搜集、分类和分析,对有“良好”社交记录的大学生和应届毕业生提供奖励。

开发商、中青信用总裁史延莹称,目前这一系统主要针对大学生和应届毕业生在找工作方面提供“奖励”,但正在计划扩展到使用者于未来在出国留学、租房、旅游、约会甚至结婚等方方面面。

而另一款专门给中共党员和部分未入党的公职人员使用的“学习强国”APP,也成为监控、甚至操控民众的工具。

由中共中宣部发布、阿里巴巴提供技术支援的“学习强国”APP,推出时原本只被视为发布有关习近平的新闻、评论、演讲辞等网路工具,但如今已经变成一种强制绑架软件——各级党政机构下令党员、公职人员实名注册,上网学习、考试,交出位置资讯、照片资讯、系统设定等19个权限。

评论人士李平在《苹果日报》撰文表示,“一言一行全受监控,足证中共高科技的邪恶”。有网民揶揄说,“有些间谍软件可以修改用户系统设置,中共都不需要间谍软件了,因为用户自己同意‘全裸’。”

高科技落到中共手中成了监控民众工具

2005年出版的,美国记者伊森.葛特曼《失去新中国——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一书中披露了另外几款中共用于监视民众的高科技,而这几款技术多来自于加拿大公司北电网路(Nortel Networks)。

书中说,1980年代,在美国所有电话公司拒绝同联邦调查局(FBI)合作(即截取电话通讯内容)时,加拿大公司北电网路率先答应合作,并于90年代,该公司通过广东的合资公司,把FBI的技术转让给了中共国家安全部。

2001年4月以后,美国摩托罗拉公司把最先进的加密通讯系统(TETRA)卖给北京警察机关。

北电网路建议中共使用个人追踪筛检程式来检查网页内容,在上海推出了“个人化互联网策略”光纤网路服务。中共花了一千万美元买下这项技术,仅仅为了从用户的IP地址找到用户的统计资料,包括用户与政治倾向有关的资料。

书中说,北电网路还推出了一套数位监控系统,声称不仅可以对远端摄影机摄取的监控影像进行合成和分析,还可以对面貌、讲话和声音进行识别,相关资讯可以与身份证晶片的内容进行对比。

图为一名男子于2013年10月3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检查监视镜头。(Ed Jones/AFP/Getty Images)

北电网路还向中共控制的中国电信推销了包裹交换设备,天安门和市内其它公共场所也已经开始使用北电网路的高点影像监控装置。

现在,这些技术已经在大陆被广泛使用。郑州警方在2018年春运期间,启用人像比对警务眼镜查看人潮;2017年,大陆多地使用“人脸识别”来监测闯红灯者,随后,车站、机场,甚至连公租房都逐渐装上了人脸识别系统。

据行业调研公司估计,大陆公共和私人领域共装有1.76亿个监控摄像头,预计到2020年,大陆将新装大约4.5亿个摄像头。

2013年《华尔街日报》曾报导,美国杜克大学利用美国国防部的赞助,研发了一款十亿级图元的相机,美国政府未采用。2016年,该技术首席研究员David Brady把它带到了中国,两年内他在上海的安科迪智慧技术有限公司就获得了制造首款商用相机的足够资金。

他的公司开发的已被安装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带的这个名为“Mantis”的监控设备,配置了19个镜头及处理器,可将相片组合成超高像素的影像,即使是一个足球场距离外的人员也能被识别。

美国之音在今年2月17日报导称,致力于维护网络自由和开放的荷兰非盈利机构GDI基金会网络安全研究员德弗斯(Victor Gevers)披露,中国网络安全公司深网视界(SenseNets)的一个数据库中含有超过250万中国新疆维吾尔人的个人信息跟踪数据全部外泄,包括身份证号码、性别、生日、地址、雇主,以及他们在过去24小时内通过面部识别发现的路过的摄像头的位置。

前英特尔资深软件工程师高木曾对大纪元表示,人脸识别监控技术如果被一个邪恶的政权使用,这对它治下的人民将是灾难。

中共汇集网络顶尖技术造防火长城

2011年5月,大陆社交媒体人人网上,一篇关于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简称GFW)的文章——《GFW的前世今生,一部GFW之父方滨兴的发家史》广为流传,随后即被中共删除,不过已被网民保存下来。文章透露,华为也参与防火长城的构建。

该文章说,GFW的科研实力雄厚,大陆研究信息安全的顶尖人才和实验室有不少在为其服务。

比如哈尔滨工业大学信息安全重点实验室、中科院计算所、软件所、高能所、国防科大总参三部、安全部9局、北京邮电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北方交通大学、北京电子科技学院、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解放军装甲兵工程学院、信产部中电30所、总参56所等等。

另外,几乎所有985、211高校都参与此工程;一些公司商业机构也参与某些外围工程项目,如 Websense packeteer BlueCoat、华为、北大方正、港湾、启明星辰、神州数码也提供了一些辅助设备;中搜、奇虎、北京大正、雅虎等等参与了搜索引擎安全管理系统;在某些省市级的网络机房里,接入监控的部门五花八门,有安全、公安、纪检、部队等等,部署了各类设备。

中共利用防火墙加强了网络控制,甚至将防火墙输出海外。(Getty Images)

“GFW内部有很严格权限管理,技术与政治封装隔离得非常彻底。封什么还是解封什么,都是完全由上峰决定,党指挥枪,授权专门人员操作关键词列表,与技术实现者隔离得很彻底,互相都不知道在做什么。所以很多时候一些莫名其妙的封禁。”

“比如封freebsd.org封freepascal.org(可能都联想到freetibet.org),或者把跟法轮功学员研究的GPass八杆子打不着的package.debian.org/zh-cn/lenny/gpass” 列为关键词,都是那些摆弄着IE6的官僚们的颐指气使,技术人员要是知道了都得气死。”

文章还表示,GFW的创建者们,大多数是在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的情况下,签订了保密协议,不少人被中共政治摆弄。

“技术工作者们只关心也只被允许关心如何实现安全,并不能关心安全的定义到底如何。”结果这些人辛苦做的研究,不仅未能造福民生,反而成为“扼杀中国人权”,帮助中共的“纳粹帮凶”。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04-01 4: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