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秀佳人(下)

作者:露西‧蒙哥马利(加拿大)

1908年出版的《清秀佳人》(Anne of Green Gables,又译为红发安妮)封面。(公有领域)

  人气: 2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最后玛莉拉一脸无奈,勉强走过去安慰她。

“好了,好了,不需要哭成这样。”

“当然需要!”

小女孩飞快地抬起头,露出爬满泪痕的脸和颤抖的双唇。

“原本以为终于找到一个家可以住下来,结果居然因为自己不是男孩他们就不要你,换作是你,你也会大哭的。 啊!这真是我这辈子遇过最悲惨的事了!”

听到这里,玛莉拉露出一抹心不甘情不愿的微笑(可是因为太久没笑,看起来不太自然), 脸上严肃的表情也跟着软化,变得柔和不少。

“好了,别哭了。今晚我们不会赶你出去的。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你也只能先住在这里。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迟疑了一下。

“请叫我柯蒂莉亚好吗?”她满怀渴望地说。

“叫你柯蒂莉亚?那是你的名字吗?”

“不不不,不算是啦!但我喜欢别人叫我柯蒂莉亚。我觉得这个名字好优雅喔!”

“我不懂你的意思。如果你的名字不叫柯蒂莉亚,那你到底叫什么?”

“安·雪利。”

小女孩勉强吐出这几个字。

“不过,噢,拜托!还是叫我柯蒂莉亚吧!反正我也不会在这里待太久,随便怎么叫都无所谓呀!不是吗?而且安这个名字一点都不浪漫。”

“什么浪漫不浪漫的,胡说八道!”

玛莉拉毫不留情地说。

“安是个简简单单、实实在在的好名字,你不用觉得丢脸。”

“我没有觉得丢脸。”小女孩解释说。

“只是比较喜欢柯蒂莉亚罢了。我老是幻想自己叫柯蒂莉亚。至少最近几年是这么想的。我小时候幻想的名字是洁拉汀,现在比较喜欢柯蒂莉亚。 如果你要叫我安的话,请在后面加一个‘妮’。”

“加不加妮有差吗?”

玛莉拉边说边拿起茶壶,脸上再度扬起僵硬的微笑。

“喔,差很多,安妮两个字看起来好看多了。当你听见一个名字的时候,脑海中会不会浮现出那些字,就好像一个字一个字印出来那样?我会喔!‘安’看起来好丑,‘安妮’就高雅多 了。只要你加一个妮,叫我安妮,我就愿意努力放弃柯蒂莉亚这个名字。”

“好吧,加了一个妮的安妮,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弄错了?我们明明是跟史宾瑟太太说要男孩啊!孤儿院没有男孩子吗?”

“喔,有啊!很多男孩子。可是史宾瑟太太清清楚楚地说,你们想领养十一岁左右的女孩, 所以院长觉得就是我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高兴到整晚没睡呢。对了!”

安妮转向马修,语带责备地补了一句。

“你在车站的时候干嘛不说你们不要我,然后把我留在那里就好呢?要是没看见‘白色欢乐大道’和‘闪亮湖’的话,我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她到底在说什么啊?”

玛莉拉盯着马修追问。

“她⋯⋯她说的是我们在路上聊的一些东西。”

马修急忙解释。

“我要牵马儿进马厩休息了,玛莉拉!先把东西准备好吧!等我回来就可以喝茶了。”

“除了你之外,史宾瑟太太还有带别人吗?”

马修走出去之后,玛莉拉继续问道。

“她自己领养了莉莉·琼斯。莉莉才五岁,棕色头发,长得很漂亮。如果我的头发是棕色、长得也很漂亮的话,你会不会要我?”

“不会。我们要的是能到田里工作、帮马修处理农务的男孩。女孩子对我们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把帽子脱下来吧!我会把你的帽子和袋子一起放在门厅桌子上。”

安妮温顺地摘下帽子。过没多久,马修回来了,于是他们三人便坐下来吃晚餐。可是安妮吃不下,她小口小口地咬着涂了奶油的面包,尝了一点放在餐盘旁边、以扇贝形小玻璃碟盛装的酸苹果蜜饯,却完全咽不下去。

“你什么也没吃啊。”

玛莉拉瞪着安妮,口气非常严厉,好像不吃饭是什么严重的缺点一样。

安妮叹了口气说:“吃不下。我彻底绝望了。你彻底绝望的时候还吃得下去吗?”

“我从来没有彻底绝望过,所以没办法回答。”玛莉拉说。

“真的啊?那你有没有试着想像过彻底绝望的感觉呢?”

“没有。”

“那我想你应该没办法体会啦!彻底绝望真的是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只要努力想吃,就会有个东西跑上来卡在喉咙里,根本吞不下去,就算是焦糖巧克力也吞不下去。两年前我吃过一次焦糖巧克力,真的好好吃喔!之后我就常常梦到一大堆焦糖巧克力,可是每次张嘴要吃的时候就醒了。希望你不要因为我吃不下就生气。桌上这些茶点都很棒,但是我真的吃不下。”

“我猜她大概是累了,玛莉拉!”马修说。

这是他从马厩回来后第一次开口。

“先让她上床睡觉吧!”

玛莉拉早就在想该让安妮睡哪里。她本来以为来的会是男孩,所以就在厨房小房间里准备了一张长沙发,虽然整齐干净,但女孩子睡在那里好像不太好,而且也绝不可能让一个在外流浪的孤儿进客房,看样子只剩下屋顶山墙下的东厢房了。

玛莉拉点了一根蜡烛,叫安妮跟着她。安妮无精打采地跟在后面,经过门厅时顺手拿起自己的帽子和旅行袋。门厅干净得可怕,而现在走进的小房间似乎更干净了。

玛莉拉把蜡烛放在有三只脚的三角桌上,掀开被子。

“你有睡衣吧?”她问道。

安妮点点头。

“我有两件,是孤儿院院长帮我做的,可是太短了,穿起来好露。孤儿院里什么都缺,所以什么都不够。至少我待的这种贫穷孤儿院就是这样。我讨厌很短的睡衣。不过令人安慰的是,不管穿着短睡衣或是那种下䙓很长、领口有花边装饰的漂亮睡衣,都能作个好梦。”

“好啦!快点换衣服上床睡觉吧!等等我再来拿蜡烛。我怕你忘了吹熄,搞不好会把房子给烧了。”

玛莉拉离开后,安妮感伤地绕着小房间看了一圈。

刷上石灰水的白色粉墙光秃秃的,她觉得墙壁本身一定也对自己毫无装饰的空洞感到痛苦。地板上同样空无一物,只有一块她以前从没看过的圆形编织踏垫。

房间一角有一张高高的老式床铺,四根深色的床柱尾端弯弯地翘着。另一个角落则是刚才说过的三角桌,桌上摆了一颗胖胖的红色绒布针包当装饰,那个针包硬到可以折弯任何勇于挑战的针尖。

三角桌上方挂了一面小镜子,床铺和桌子中间有扇窗户,窗櫺上垂着看起来冷冰冰的白色褶边薄布窗帘,窗子对面则有座洗脸台。整个房间弥漫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僵硬和死板,安妮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可怕的感觉直窜进骨髓里。

她一边啜泣,一边匆匆脱下洋装、换上过小的睡衣,接着跳上床,把脸埋进枕头里,再拉起被子盖住头。玛莉拉走进房间拿蜡烛时,看到衣服丢得满地都是,被子也乱成一团,就知道安妮一定躲在被子下面。

她小心翼翼地捡起安妮的衣服,整齐地放在一张呆板的黄色椅子上,然后拿起蜡烛走到床边。

“晚安。”

她生硬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亲切和友善。

安妮突然拉下被子,露出苍白的小脸和圆滚滚的大眼睛,吓了玛莉拉一大跳。

“你明知道这是我这辈子最难过的一个晚上,怎么还可以跟我说‘晚安’?”

说完她又钻回被子里。

玛莉拉慢慢走下楼,回到厨房洗晚餐用过的碗盘。

马修在抽烟,可见心里很烦躁。他很少抽烟,因为玛莉拉极力反对、觉得抽烟是个肮脏的习惯,不过遇到某些特定的时刻和季节,他总是有股冲动想抽。

玛莉拉知道男人偶尔也得发泄一下情绪,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他抽了。

“简直乱七八糟!”她气冲冲地说:“这就是没有亲自处理,只托人带话的结果。史宾瑟家的亲戚不知怎的搞错我们的意思了。明天我或你得去史宾瑟太太家一趟,小女孩一定要送回孤儿院才行。”

“那好吧。”马修勉强附和。

“什么叫‘那好吧’!难道你不这么认为?”

“哎!玛莉拉,她是个可爱的好孩子,又一心一意想住在这里,硬要把她送回去好像有点可怜。”

“马修·卡斯柏,你该不会是想收养她吧!”

就算马修说他喜欢倒立走路,玛莉拉大概也不会这么惊讶。

“呃,不是,我想不是⋯⋯不完全是。”

马修在玛莉拉的逼问下开始结结巴巴,觉得很不自在,不敢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我想⋯⋯我们不太可能收养她吧!”

“是完全不可能。她能帮我们做什么?”

“说不定我们能帮她做点什么。”马修语出惊人地说。

“马修·卡斯柏,你一定是被那个孩子给迷住了!我看你就是想收养她!”

“呃,这孩子还满有趣的,”马修固执地说:“你真该听听她从车站回家的路上说了些什么。”

“喔,她是很能说没错,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可是这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我不喜欢话多的孩子。我不想领养小女孩,就算我想,也不会选她这样的。她有种让人猜不透的感觉。不行,我们一定要赶快把她送回孤儿院去。”

“我可以请个法国男孩来帮忙,”马修提议:“她可以陪你。”

“我不需要人陪,”玛莉拉没好气地说:“我不要收养她。”

“好吧,玛莉拉,你说了算。”

马修边说边站起来收烟斗。

“我要去睡了。”

马修去睡了。皱着眉头、心意已决的玛莉拉收好碗盘后也上床就寝,而楼上东厢房那个内心充满渴望、孤零零又没朋友的孩子哭着哭着,终于睡着了。◇(节录完)

——节录自《清秀佳人》/ 爱米粒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历经京都大赛、关西大赛,北宇治高中管乐社即将踏上梦想中的最高舞台。就在众人奋力不懈、努力练习时,明日香却被迫退出社团。
  • 我很喜欢一句话:“做一个懂得世故,却又不世故的人。”我们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们不用黑暗面去对人。
  • 每当湖塘水芙蓉竞开,或是河岸上木芙蓉斗艳的季节,这五岭山脉腹地的平坝,便顿是个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了。
  • 满头白发的飞行员回忆起那天,他想的不再是空战的细节,而是那些年、那些空战的影响……
  • 我一直深信班杰明(W. Benjamin)在《单行道》中所言:“面对自己而不感到惶恐,才是幸福。”也于是,这个“自分の本”,其实就是每天面对自己最好的练习(或许因此就可以不用再焦虑地购阅各种“勇气”系列畅销书了吧)。
  • 家里的老狗迎接我回家。它也已经十五岁了。或许照顾完母亲,接下来就得照顾老狗了。它身为我们家的一分子,陪伴母亲一起生活了十五年。我必须好好地照顾完它这辈子才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