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深挖通俄调查起因 川普:将参与者绳之以法

周三(3月27日)晚间,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表示,他打算公布2016年联邦调查局依《外国情报监听法》申请监听他的竞选团队的手令及相关文件,要“深挖”奥巴马执政时期展开通俄门调查的原因及指使者,并将之绳之以法。

周三(3月27日)晚间,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表示,他打算公布2016年联邦调查局依《外国情报监听法》申请监听他的竞选团队的手令及相关文件,要“深挖”奥巴马执政时期展开通俄门调查的原因及指使者,并将之绳之以法。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人气: 55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综合报导)周三(3月27日)晚间,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表示,他打算公布2016年联邦调查局依《外国情报监听法》申请监听他的竞选团队的手令及相关文件,要“深挖”奥巴马执政时期展开通俄门调查的原因及指使者,并将之绳之以法。

川普总统在美东时间周三晚上9点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播汉尼提(Sean Hannity)独家专访,这也是其在通俄门调查终结后首次接受媒体专访。

2016年10月21日,联邦调查局(FBI)依据《外国情报监听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简称FISA),向外国情报监听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简称FISC)申请手令,监听川普竞选团队。

川普告诉汉尼提,他计划毫无保留地公开当时的手令及相关文件,并称在通俄门调查期间,他的律师曾建议他不要这么做,担心可能会被视为妨碍司法公正。

“我现在确实想这么做,我计划解密和公布(这些文件),绝对要公开”,川普说,“非常有才华的人在为我工作,律师们之前真的不希望我这么做。”

川普总统2017年1月上任,当年5月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任命穆勒为特别检察长,专司通俄门调查。调查重点为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干预,以及川普总统是否妨碍司法公正。上周五(22日),穆勒提出调查报告,为长达22个月的通俄门调查划下句点。

24日,美司法部长威廉姆‧巴尔(William Barr)向国会议员提交了调查总结摘要,指出没有证据显示川普(特朗普)总统及其竞选团队在2016年大选期间与俄罗斯政府“共谋”试图影响大选,川普亦未犯下妨碍司法公正的罪行。

在27日的专访中,川普指责部分FBI官员涉嫌“叛国罪”,并称前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是“可怕的家伙”、前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可能患有精神病”,以及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席夫(Adam Schiff,中文名谢安达)是一名罪犯。

“我认为布伦南有病,我真的这么认为。”川普说,“我觉得他有点不对劲。”

过去两年,布伦南积极主张川普在2016年竞选总统期间与俄罗斯“勾结”,几周前,他还断言穆勒有可能会起诉“川普家族”,并暗示他有“坏信息”。

川普还告诉汉尼提,如果巴尔在2017年即开始担任司法部长,“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因为这件事(通俄)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如果写成小说,没有人会买,因为这会是注定失败的。”

“我们将深挖原因,这种事永远不会再发生在美国总统身上了。这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种耻辱和尴尬⋯⋯希望他们(参与者)都会被绳之以法。”川普说。

“我们必须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但是我会让其他人,包括司法部长来做出这个决定”,川普说,“50年或100年后,如果有人想要尝试做同样的事情,他们必须知道,如果东窗事发将会面对严重的惩罚。”

周三,一名知情人士告诉福克斯新闻,周二(26日),共和党参议员在和川普开会时,建议任命第二位特别检察官,对促成通俄门调查的起因,展开深入调查,揪出幕后指使者。川普十分重视这项建议。

川普在节目中猛烈抨击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籍众议员谢安达,称他是“知道自己在撒谎的坏人,并不是傀儡”。

谢安达曾强烈要求调查川普是否与俄罗斯“勾结”,川普指过去一年半,谢安达一直在打电话给CNN和其他人,泄漏信息。

“我在看着他,表面上他看起来是如此的道貌岸然……但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谎言,他会和民主党人士一起走进后面的房间,然后笑得很开心。从某种层面来说,你可以说他是在犯罪,他知道他所说的都是编造的,他是我们国家的耻辱。”川普说。

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25日表示,他将展开调查,以了解奥巴马政府当时对通俄门调查所做的决定、希拉里竞选团队的行动、部分反川普总统的联邦调查局(FBI)官员的作为,以及民主党阵营一手策划的通俄密档真相等等。

格雷厄姆说,他希望司法部能指定一名特别检察官,对2016年大选期间民主党阵营的所作所为展开调查。

2018年1月29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表决通过,公开主席德文‧努内斯(Devin Nunes)撰写的通俄门调查备忘录。同年2月2日,川普总统同意公开,当天下午众议院将之公诸于世。不过,当时公布的文件并不包括敏感内容。

依当时公布的内容,2016年司法部及FBI使用英国前情报官员克里斯多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撰写的一份文件(以下称斯蒂尔档案),向法院申请监听川普团队手令。

备忘录说,斯蒂尔档案的幕后赞助者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及希拉里竞选团队,赞助金额总计为16万美元,中间者是Perkins Coie律师事务所及福森顾问公司(Fusion GPS)。斯蒂尔本人和FBI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

然而,FBI及DOJ的高层虽然都清楚斯蒂尔档案和DNC、希拉里竞选团队,以及其他参与者的关联性,但是在向FISC提出监听佩吉总计四次的申请文件中,都没有揭露这层关系。

《华尔街日报》副主编詹姆斯・弗里曼(James Freeman)25日发表专文指出,穆勒报告突显了一个事实,即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执政的奥巴马政府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将联邦政府的监督权力用于对付没有实权的政党(共和党)。

弗里曼推测,这个历史性的滥用行政权力的行为,应该是得到了奥巴马总统的批准。然而,在通俄门调查中,几乎没有人提及奥巴马在整个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现在到了奥巴马亲口说出来的时候,告诉大众他的政党(民主党)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暗中监视川普(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内幕。#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3-28 3: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