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视失独家庭为黑恶势力 看病哭诉或被拘

图为2013年3月15日,贵州省贵阳市失独母亲黄黔英独自面对晚年生活,其丈夫因病去世。(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60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中共治下,怪象丛生。近日,中共两地卫计委将失独家庭人员做为“黑恶势力”重点监管被曝光,令国民心寒。同一时期,河南警方以“哭诉”扰乱秩序罪将去北京看病的村民拘留10日,令律师为之哭笑不得。

据澎湃新闻近日报导,中共山西省忻州市卫计委于去年成立了扫黑办。报导披露,2018年9月19日,忻州市中心血站微信公众号刊发一则名为“开展扫黑除恶治乱,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文章,罗列了卫计委系统扫黑摸排的重点内容,将失独家庭包含其中。文章落款正是忻州市卫计委。

其中扫黑重点内容第5项即为“失独家庭人员,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等重点监管对象”。

其他扫黑摸排对象除牵涉医疗纠纷外,还包括在医疗单位周边摆摊设点的,以及“黑救护”、“黑出租”,也被冠以影响诊疗秩序。

(网路图片)

巧合的是,在湖南湘潭雨湖区广场街道福利社区的展板宣传的“扫黑除恶十类工作”中,“失独家庭人员、重性精神病患者等重点监管对象”也赫然在列。两地的宣传表述完全一致,被认为这是个官方从上至下的文件。

公开资料显示,“失独家庭”指独生子女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不能再生育和不愿意收养子女的家庭。2013年人口学家表示,中国失独家庭未来将达到一千万。

媒体报导,各地失独父母曾组织上访活动,要求政府帮助解决养老等问题。

现在,当局将失独家庭人员做为扫黑重点,网友表示,“可怕,心寒,只生一个好,谁说的?”“独生子女家庭都寒心。”“说出了实话,原来这样维稳!”

官方回应称“误解” 涉事打印店被整顿

外界关注,中共扫黑运动有扩大化迹象。知名网友“秀才江湖”吴斌说,“乱抓人,乱封号,乱截访,乱罚款,乱收费,乱打小贩,乱刑讯逼供,驱赶我离开广州深圳的……,这才是黑恶势力!”

3月27日,忻州市中心血站办公室李姓主任对媒体称,并未将所有失独家庭人员列入扫黑对象,而只是指“系统内特殊人群实施或准备实施影响系统安全稳定行为的”那部分失独人员,外界存在“误解”。

而湘潭雨湖区区委的回应则是,“被委托制作展板的新兴打印社,直接在网络下载与宣传主题严重不符的资料图片”,社区负责人没有审核把关。目前区委已启动问责程序,涉事打印店被停业整顿。

网友们纷纷为打印店叫屈,“打印店能给随便打印?”“想了半天,难不成是不小心把‘吸毒’打成‘失独’了?”“你看这个锅,又大又黑。”“临时工嘛,老套路了。”“一错再错,这智商啊……”

河南女子在北京医院哭诉被行拘10日

给人们看病的医院也成了“打黑除恶”的前沿阵地。近日,在北京医院还发生了一起看病人因哭诉被拘留的真实案例。

河南沈丘县公安局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9年3月7日上午,沈丘县赵德营镇邵庙村村民赵振锋带着妻子邵段前往北京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给女儿赵一晨看病,邵段抱着其女儿在医院一楼哭诉。后被当地派出所带回,以扰乱单位秩序拘留10日(因哺乳期未执行)。

 

网民评论称,“犯8亿偷漏税不违法,一个女人哭一场就违法了?”“哭诉的什么,为什么哭诉?”“从头到尾加错别字都跟闹着玩似的。”“非法哭诉罪,类似于非法上访、非法聚集等……”

河南刑辩律师张献伟发微博表示,“邵段在北京医院抱孩子哭诉,被老家沈丘公安处拘留治安处罚。我都怀疑人生:我是不是律师啊,是否学过法律啊?!真是只有想不到啊。” ​

(微博截图)

中国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共把失独家庭都列为黑恶势力,非常有代表性。社会上出现的觉醒的、维权的人,中共把所有的不完全听从它的领导的人都当做打击对象。

针对“哭诉罪”,陈光诚说,“这就说明中共已经没有什么罪名可言了。人们内心里有一个章法,有一个正常的评论标准在起作用,所以人们觉着它奇怪。而对中共来讲,中共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有什么章法,它的想法就是章法。”

“在中国,什么法都不重要,领导的想法是最重要的、最有效的。如果是领导安排的,公安绝对不会去问这个做法合法吗?说抓人就抓人,没有借口找借口。”他说。

陈光诚指出,“对于有正常思维的人来讲,没办法理解(中共),要不怎么体现出它是流氓政权呢?换句话说,一个政权倒台前不出奇怪的事能倒台吗?它就是因为内心里已经完全腐烂了,它对这种奇怪的事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这个标准恰恰衡量了这个政权就要倒了。”#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3-29 3: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