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限古令”朝令夕改 横店影视业再遭重创

位于浙江东阳的横店城影视基地的某内景。(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60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佟亦加综合报导)一则来自中共广电总局禁播古装剧的“限古令”,3月23日曾突袭大陆影视圈,在业内引起不小骚动。在舆论强烈反弹之际,虽然官方闪电解除了“限古令”,但早前本已进入影视“寒冬”的横店,古装剧的拍摄并没有恢复热度。有分析指,“限古令”朝令夕改,除了让横店的影视业遭受重创,也令中共陷入了“塔西佗陷阱”。

限古令”如何反复?

众所周知,大陆最大影视拍摄基地的横店,近年来正是靠古装景“发家致富”。但是,古装影视作品近期成为中共广电总局重点管控的对象。

今年1月25日,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发文,列举宫斗剧的“五大罪状”,被业界视为“限古令”升级的开端。而到了三月份,“限古令”全面升级,当局对古装影视剧实行“一刀切”。

3月28日,大陆自媒体“一起拍电影”以“剧组锐减、群演远走、酒店闲置——‘限古令’来去之中的横店真相”为题,揭示了去年范冰冰事件引发娱乐圈大地震后横店影视雪上加霜的原因,也用横店影视进入影视“寒冬”的真相,佐证了反反复复的“限古令”令中共陷入“塔西佗陷阱”。

“塔西佗陷阱”,来源于古罗马时期的历史学家塔西佗所着的《塔西佗历史》一书。该书作者塔西佗在评价一位罗马皇帝时说:“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和坏事同样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后来被大陆学者引申为一种社会现象的这一词汇,其意涵是,当政府失去了公信力,无论说什么和做什么,人们都表示质疑。

话说3月22日,大陆网传中共广电总局出台“调控新规”,从即日起至6月,包括武侠、玄幻、历史、神话、穿越、传记、宫斗等在内的所有古装题材网剧、电视剧、网络电影都不允许播出。已播出的撤掉所有版面,未播出的全部择日再排。

此一被称为“史上最严的限古令”颁布后,大陆多个视频网站开始陆续撤下了相关的剧集。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该禁令震动了去年已陷入“寒冬”的大陆影视行业,投资者损失惨重。与此同时,也触怒一众网民,纷纷炮轰中共“好管闲事”、“吃饱了撑的”。

由于网上一片骂声,致“限古令”升级三天后,26日闪电解禁。当时,中共广电总局网络司分别召集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家视频平台,通知古装剧4月份可以逐步上线。

不过,官方提出的解禁条件是:一、每月15日前网络平台要通过地方局报广电总局阅读播出上线计划;二、控制古装剧比例,现实题材占年度60%的播出规划;三、未拿到上线许可的,包括发行许可证、上星许可、备案、龙标等,不能提前排播和宣发。

据陆媒多方报导称,对以上三个条款,各平台都写了保证书,为今后进行自我审查和接受官方审查留案底。

“限古令”反复之后的横店

“我一个做美术的朋友,前几天他们剧组在筹备一个古装戏,‘限古令’升级版一下来,他们就撤了,现在也不知道这个项目复活了没有。”某横漂群演哭笑不得地向记者诉说着无奈。

据记者描述,在横店的“秦王宫”景点,也就是在过去拍摄《荆轲刺秦王》、《英雄》、《芈月传》、《军师联盟》等影视作品的地方,虽然现在树立着一个大大的《皓镧大秦年》的标志牌,但在“限古令”颁布的第二天,就再也没有一个剧组在这里拍摄。一直到今天,虽然官方已经解除“限古令”五天了,但这里依然没有看到演员在拍戏。

“前几天还有一个剧组在长廊那里拍戏呢,今天一个都没有,最近剧组都挺少的,你们要是想看明星可以到门口买探班券,30元一张,到旁边的‘汉街’碰一下运气。”在与清洁工阿姨进行了一番颇有障碍的语言沟通后,记者终于获得她这样真诚的建议。

文章描述说,在横店的“汉街”,园区中有很多空闲的房屋在闲置着,并没有剧组使用。

据一仍守在此地的某剧组置景工人表示:“现在是淡季,游客淡季,拍戏也是淡季,都在筹备,还没开机,等我们都置完景,大概4月份往后应该会稍微好一些,过几天也会有马拉松比赛,游客也会多的。”

在“清明上河图”这个影视城体量较大的景区,也是人烟稀少。“虽说是淡季,但相比于往年,今年剧组也的确是少了一些,好多景都闲着没人用呢。”一剧组工作人员透露。

进入“明清宫苑”,走近一问,原来是即将上映的“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正在拍摄。这吻合了此前传闻,2019年是一个“高度敏感”的年份,“逢九必乱”的话题甚嚣尘上,让有影射中南海之嫌的“宫斗剧”下架,安排一系列肉麻的“红色题材”的“献礼剧”上映。

而广州街、香港街内都没有剧组拍戏。一化名小明的群演感叹:“前几年,横店一百多个剧组都有,一条街就有三个,外面宾馆都住不下,民宿都让出来,现在大部分宾馆都是闲着的,以前吃饭到哪儿也都能听到剧组在吆喝杀青了,现在没有了,目前横店大概只有二十个剧组左右了,政策监管下,都没有人敢拍了。”

剧组少了,“看天吃饭”的群演当然是最惨的。1994年出生的小白(化名),他上一次接戏还是半个月之前的事了。如今,六百块一个月的房租对他来说,都难以负担。

见此现状,房东给小白介绍了一个帮朋友收废铁的工作,一次100元。记者约小白见面的当天,他还打趣地说自己刚“搬铁”回来,来之前还特意回家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他手上还贴着一个创可贴。

据小白透露,目前横店“改革”后的工会制度,被不少横店群演吐槽,譬如,以微信群分等级:群演共分特约群演、前景群演(能露脸的)、群众演员三个等级。其中,特约演员男女各1个群;前景群演,男演员3个群,外加一个备用群,女演员2个群;群众演员,男演员10个群,女演员2个群。同类的微信群,谁在1群,谁在2群,都是通过外形等条件分等级排好的。

当有活儿来时,招哪类群演,就在哪类群演的微信群里发信息,而且是先从1群开始发,如果没有人认领,才轮到2群,依次类推。因此,等级越低,微信群越靠后,接戏机会也就越小。

小白正是处于前景群演的那个备用群中。“都说过了3月份就会好,但来了最多剧组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轮不到我们啊。”小白很无奈地说。

据《新京报》披露,以前在横店直接从事影视和旅游服务的员工有5,500多人,仅游客就带来极为可观的收益。昔日车水马龙的横店,现在风光不再。无论“限古令”是否解禁,似乎再没有人相信:中共不会在哪一天再变脸?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4-01 10: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