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教育部打“假硕博士”主体被指在官场

图为2008年6月20日,北京大学校园里,身穿文科硕士服的硕士毕业生正在扔硕士帽。(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39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期,中共教育部主导下的论文大抽检,涉及全国高校,号称“打假60万硕博士”,将查重率一再降低。外界评论认为,假博士最大的主体其实不在高校而在官场,学术造假反映了高校腐败和教育腐败,也成为一个现实的社会问题。

近日,中共教育部公布“2019年工作要点”,督导评估、论文抽检等都被列为要点。这一背景下,高校研究生普遍反映,今年的论文查重率很严。

2月27日,中共教育部再次发文,称要“完善预防和处置学术不端的机制,加大对学术不端、学位论文作假行为的查处力度”,要“加大专项检查、抽查、盲评等质量监督手段使用力度”。

陆媒报导更以“打假60万硕博士”为题目,称“假博士在瑟瑟发抖”。网友纷纷表示,“我毕业查重要求已经是10%以下了。现在超过5%就不会被送审”;“大于5%的导师首先就不会让送审,别说学校了”;“15%已经是严重抄袭了”;“不仅查重内容,连观点也要查重”。

网友吐槽今年论文查重率降到2%以下。(微博截图)

湖北荆州市一高校研究生向大纪元记者确认,今年论文查重不再跟往年一样抽查了,改成全部都查。某山西高校研究生则称,“(查重率)15%~30%之间给一次修改的机会,时间三天;高于30%,今年就不能毕业了。”

舆论普遍认为,是因为翟天临事件,导致了此次论文整治。今年2月,大陆影视演员翟天临因论文造假、学术不端行为被北京电影学院撤销博士学位,并退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工作。

美国注册律师叶宁告诉大纪元记者,在美国,学术造假后果很严重,大部分属于民事诈欺,但个案各办。如果造假涉及诈骗联邦拨款,则犯法跨刑民两界了。且每个公民都有权提告“Qui tam action”(要求取得罚金的起诉)或者“False claim action”(对向政府提供虚假陈述者追究民事及责任)。

学术剽窃成风 高校腐败严重

翟天临事件后,舆论认为,这不仅仅是假博士的问题,而是反映了教育的腐败。网友反问,“这件事的处理重点难道是加强对我们普通学生的管理吗?”

中国经济学家、前北大教授夏业良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国剽窃成风,其实不是从学生开始的,是从老师开始的。中国的教育模式,基本上就是死记硬背。不要学生有自己的独立思想,要忠实地照搬,接受权威。这种教学环境下,讲严重一点,要认真地追查的话,中国几乎找不出不剽窃的学者,特别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

1998年,中共教育部长陈至立就提出教育产业化。夏业良认为,“985计划”搞成了一个教育界的大跃进,从那个时候全面扩招,把大学强行地、人为地升级、升格,但教学质量、内容堪忧。

“有的教授一年里面都不会读十本书,但是他能够出版十几本书,这不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吗?”他说,“那就说明剽窃成风,中国当代出了太多的文字垃圾,有些所谓研究成果,不要说等个二十年、三十年,五年、八年都等不了,很快就成为废纸堆里的垃圾。”

网传中国政法大法今年硕士论文查重率降到0%。(微博截图)

夏业良指出,如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是中国社科院的国家级课题,当时有300万的研究经费。“他们编造说是三年完成的,真实情况是吃了一顿饭,花了一星期时间就交稿了。他们自己都说,上面骗我们,我们骗他们,互相骗。这不是学术,这就是垃圾。”

夏业良说,在大陆高校里,“包括有许多头面人物,他们的真实情况,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很多东西肮脏到你难以相信。”

博士群体在官场 腐败官员变身博士

夏业良介绍,2003年的时候,北大经济学院和光华管理学院曾发出一个声明,说以后原则上不再招收在职博士生,但是没多久就顶不住压力了。因为在职博士生不是普通人,一般都是省部级官员、全国闻名的企业家。

“你一方面当省长,当部长,你有时间精力来做学术论文、发表文章吗?你没有的话,当然是抄袭。”

夏业良表示,在2000年之后(之前也有)的一个普遍现象,就是省部级高官,纷纷要到学校里拿个博士学位。因为这些高官过去大部分都没有个像样的学历。他们离哪个名牌大学近,就地就可以读博。也有人愿意舍近求远,没有去上过几次课。

“这种就是伪造学历,他的文凭是真的,学位颁发也是真的,但是他的学问是假的。还有很多人,学历都有水分,不是货真价实。”

他说,“本来这些国家领导人你有没有博士学位不是太大的问题,只要你肯用人才就行了,但是恰恰不用这些人,用的恰恰是那些没学历的人,然后给他们博士头衔。”

亦有网友指出,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从夏商周到满清,是否有一位皇帝敢给人假功名?所有读书人必须十年寒窗才能中科甲,顶冠带。他可以给官名,给爵位,给封地,但绝不会给学位。

经济金融专家余丰慧也在微博上表示,“目前假博士硕士泛滥,整个社会教育、学历教育、水平学识教育被毁掉,主要原因或者说重点并不在演艺界,而在官员队伍带来的传染性、示范性、败坏性的污染影响。”

假论文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夏业良指出,这是一个现实利益的博弈。“教育部要打假,他敢不敢说,我们要全国性地打假,那些官员的博士就别用了,有这个胆量吗?”

夏业良认为,中共喧嚣的打假博士,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除非结束中共一党专政,能够让大学成为真正独立思想的家园。“中共这种选择性的、运动式的反学术腐败,是打击一小批异已人士,一阵子风就会过去的。”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夏祷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抄袭、剽窃、买论文是社会氛围的一部分。在中国制造的许多假货中,假论文不过是假疫苗、地沟油这些致命的假货之中的一个。

夏祷说,今年中共教育部加强了对抄袭的检查,却遭遇了各种破解重查率的技巧,犹如连环套一般跳不出的迷沼。抄袭被当作技术问题过招,而其背后的诚信问题,却又一次被忽略不计。在一个弥漫着假的社会里打假,其结果就是如此。真正牺牲掉的,就是整个民族的诚信和自重的美德。#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3-05 5: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