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天勇律师获释 王峭岭讲述惊险探望经历(一)

王峭岭(右)于3月2日见到了获释的江天勇律师(左)。(图片来自王峭岭推特)
王峭岭(右)于3月2日见到了获释的江天勇律师(左)。(图片来自王峭岭推特)
人气: 43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6日讯】“所有关心江天勇律师的朋友们,我替你们拥抱了那个因帮助良善者被判煽动颠覆,终于刑满释放的江天勇律师了!”在与中共国保警察一番激烈博弈后,“709案”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见到了被当局非法判刑两年后刚刚获释的江天勇律师。

以下是王峭岭在历经艰险探望江天勇后,于3月5日发表到其推特上的文章《我见到了江天勇律师(一)》。

2019年3月2日,我的想法很简单,先看望公婆,再去看望一下江天勇的父母,然后回京。大姑姐要陪着我。

中午12点左右,我进了江律师父母家,不到十分钟,我就告辞出门了。因为负责江家维稳的人去了,江家人很紧张,担心我被抓走,赶紧送我出门。

胡同口就停着警车、警察,上来要查我的身份证。然后,把我跟我的大姑姐带到了灵山派出所。

在派出所的询问室,我被晾在那里。有热水,也吃上了在北京都经常吃不上的焦香的开封烧饼。看我的小警察无聊地打着哈欠。正赶上阴天,又湿又冷,幸亏我穿得厚。

下午四点,我看到群里野大姐发的,来自江太太金子(注:江天勇律师妻子金变玲)的消息:江天勇回家了!

我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当确认这个消息后,我悲从中来。

那一刻,我是江律师朋友中,地理位置距离江律师最近的人,但是一样见不到他!

我心情非常不好!

这时候,派出所一直牛哄哄的那个警官进来说:“你可以走了,可以送你去信阳。”

我气上心头。我为什么不能见江律师?

我说:“你送我去江天勇家。我在那里被你们抓过来的。”

那个“牛”警阴阳怪气地说:“你让我送,我就送?我又不是你的保镖!”

我也气呼呼地说:“你是人民公仆。服务我的!”

商谈未果,他们走了。又耗了一个钟头,五点多了。这时进来一个自称王所长的警察。

他介绍完自己,我就赶紧说:“我喜欢跟领导说话,领导懂法律,不会胡说八道。”

我重申了自己的要求,王所长回答了一句:“不可能!”然后扭头就走。

走吧走吧!我可以在派出所过一夜。反正不让我见江胖子,我心情差得很!

正郁闷时,有个人带着我大姑姐进来了,喊:“王峭岭……”我不认识,就将目光投向我的大姑姐,大姑姐用找到救星的语气说:“这得叫舅佬……”那个人说:“我是xxx,是xxx(李家人)同学,一起吃过饭。”是有这么个人,好多年前吃过饭。我仔仔细细打量了他,冷笑了下:“你是国保?”

来人尴尬一笑。

我大声吼:“李和平、李春富让国保害成什么样了?!春鹏同学?李和平被抓的时候,谁跑到老家吓唬李和平的老父母的?”

来人一看我激动了起来,转身赶紧走了。

大姑姐怕极了,好不容易见了这么个熟人,觉得能把我“救”出派出所。她解释说:“害李和平的不是他。”我说:“只要他是国保,就是害李和平的一个。现在他正害着江律师!”

其实,2017年6月份李和平兄弟俩回老家给母亲做寿,顺道去看望江天勇父母时,就是这个国保带队把李家两兄弟还有一个开车的朋友抓进了灵山派出所。

我犹觉得不解气,继续冲着询问室屋外吼:“他xxx同学?我呸!李和平被抓的时候,他在哪儿?我不就看望了江律师的父母,出门就被带到这里关了五个钟头。我一再说我大姑姐有精神类疾病,要有监护人在场,这帮混蛋毫不理会!刚才他在哪儿?现在跑过来了!”

我知道他们都在屋外站着。

这个国保也是维稳江家人的国保!

他们无非是想让我赶快走!我豁出去了,我不走了!

坐在我对面的小警察,看我情绪激动,赶紧把我大姑姐扯走了。

我吼了一会儿,觉得累了,就停了。过了一小会儿,中午那个给我买烧饼的和蔼老警察进来了。他用不太理解的口气问我:“中午不是气氛挺好的,怎么气成这样了?”

我接过他的话说:“我也觉得挺好的,挺理解你们的,怎么来了个二货警察?”

老警察继续和颜悦色地说:“你不去信阳,我们可以送你去罗山(县城,我大姑姐家),还可以给你打出租车,我们出车费。”

我看着这个老警察,也气不起来。我叹了口气说:“我本来看望朋友父母,看完就要走的。是你们不由分说把我带过来的。我现在就一个要求,把我从哪里带来的,就把我放回哪里。我在灵山镇,从来只去朋友父母家。从那里,我才知道往哪里走。”

我没抱希望派出所会同意。我心情恶劣到了极致。因为,在所有关心江律师的朋友中,我现在离他最近,却不得见他!一想到我要被这帮混账警察强行送回罗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老警察出去了,我看了看手机,快下午6点了。我觉得饿了,正想开口要求晚饭,一个小警察跑了进来,说:“走吧!”我警惕起来,问:“去哪儿?”小警察说:“带你来的地方!”

我不敢相信,哪有这样的好事?不过,我打算走了,因为从家人到朋友,都劝我回家(大姑姐家)休息。

我走出询问室,派出所院子里只有三个脸上稚气未脱的小警察,领导们都不见踪影,那个和蔼的老警察也不在。

在与中共国保警察一番博弈后,王峭岭终于见到了获释的江天勇律师。(图片来自王峭岭推特)

我跟大姑姐上了警车,不一会儿,真的到了我被警察带走的地方,江父母家的胡同口。

我不敢相信,心开始紧张得扑通扑通跳了起来。我有这么好命?

我看了一眼胡同里面,脚下加快步子。只有两个江家的邻居站在胡同里。有摄像头,但是没站着便衣。

我快步向胡同深处走去。我远远看着江家的铁围栏,没有一个人。我担心里面埋伏着国保把我阻拦在外面,见不到江胖子。

第一家,第二家,第三家,临近江父母家,我情急大喊了起来:“江天勇……江天勇!”

我快步进了院子,如果有人拦阻,我要让老江知道我来了。

房屋门开着,江妹妹江妹夫江妈妈他们的脸在我眼前晃过,一张熟悉的胖脸迎了上来。

我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我此刻仍不敢相信,我能见到江律师!

所有关心江天勇律师的朋友们,我替你们,拥抱了那个因帮助良善者被判煽动颠覆,终于刑满释放的江天勇律师了!

江胖子笑眯眯地对我说:“刚抓我的时候,审我的人说把你也抓了。直到我宣判那天,我见了妹妹,才知道你没被抓。”

我这才发现,因为又冷又饿,我的手开始哆嗦了起来。

我厚着脸皮对江妈妈说:“我没吃晚饭,请给我们做点饭。”

我刚端起热呼呼的面条吃了两口,呼啦啦!江天勇的父母家冲进了五六个彪形大汉,手拿记录仪,领队的是个瘦矮的中年人,人称刘队。

……未完待续

王峭岭
2019年3月3日#

责任编辑:李净

评论
2019-03-06 7: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