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海浪的力量

作者:青松

不知有多少我们尚且认识不到的能量来支撑整个自然界的回圈运转。(fotolia)

  人气: 148
【字号】    
   标签: tags: ,

很多人喜欢看海,除了海的博大与开阔,也是因为层层海浪的美。海浪可大可小,柔的时候细细碎碎,强的时候可以达到几米高。

昨天同几个朋友聊天,说到海浪。其中一个朋友给我们讲他们专案组的工作。他们研发了一种仪器,置于海中,可以利用海浪上下波动的力量发电,完全无污染,特别适合放置在海岛附近。

朋友介绍说,那种设备块头挺大,十几吨重。我想到,万一设备沉到海底,岂不又是对大自然生态环境的破坏。朋友解释说,这种设备同船一样,轻易不会下沉,不会破坏环境,反而能吸收海浪,减轻海浪对岛屿的冲击。

听着朋友的解释,我一方面佩服他们能想到利用海面上无处不在的波浪发电,另一方面也更加感慨大自然的了不起。

自然界处处都蕴含着能量,就连看着不起眼的浪花也隐藏巨大的力量,甚至可以转换为电力。不知道有多少我们尚且认识不到的能量来支撑整个自然界的回圈运转,或许那种种现象的背后还有我们一时难以理解的神奇……

我们整理桌子上的器具,要想布局好,都会费一番脑筋。怎样排列茶壶、茶杯、花瓶等等,才能整洁又实用?我们每个人在不同时候一定都琢磨过类似的问题。那只是一张桌子,而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五彩缤纷,芸芸众生,到底需要怎样的智慧才能安排出这样精妙的局呢?@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 月13日下午,任教于The University of Glasgow大学的教授Joe Frey先生和家人一起在AT&T演艺中心–温斯皮尔歌剧院(AT&T Performing Arts Center–Winspear Opera House)观看了神韵北美艺术团的演出。
  • 相对于贝多芬戏剧般的磅礡气势和莫扎特灵动隽妙的天使欢笑,维也纳古典乐派三杰之一的海顿要平淡得多。但是风霜雪雨、时光飞逝,也许在中年的某一天,海顿的旋律会扣你心弦。一如陈年老酒越久越淳,一如你为人父母后再看双亲,才能体会出平和中的自然淳厚,淡然里的从容睿智。
  • 今年71岁的萨凡和他的“巨型木桶”船。(Georges Gobet/AFP/Getty Images)
    法国一名七旬老翁本周三(26日)只身乘着他自行改装的“巨型木桶”船,从非洲的西班牙属地加那利群岛出发,试图单靠洋流和风力,计划在明年三月底前横渡大西洋4500公里,漂流到中美洲加勒比地区;他将在这趟海洋之旅,协助科学研究机构搜集洋流数据。
  • 很多中国人都知道“九五之尊”代指帝王之位或皇帝本身。根据中国的阴阳学说,古代的数字分为阳数和阴数,阳数有一、三、五、七、九,阴数有二、四、六、八。阳数又被称作“天数”,阴数则被称作“地数”。数字“五”是会意字,有调和的意思。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的解释是:“五,阴阳在天地之间交午也。”因此,“五”和“九”分别是阳数、天数中最中间和最高的数字,而皇帝作为天帝在人间的代表,也处于最中间和最高的位置,因此皇帝被视为“九五之尊”。
  • 她就是这么一个独特的小孩。
  • 一开始可能无法理解为什么重复使用意志力,反而会让它变弱。解决问题的能力、记忆力等认知性功能,不是应该越练习越进步吗?没错,但意志力不一样。使用意志力很费神,所以可能会造成很吊诡的现象:你越常不间断地使用意志力,它越有可能失灵。
  • 惠虎宇先生在我的心中再也不是曾经的那个“李后主”了,而是一位敢于“虎视”整个中华“马列哲学界”的年轻哲学家。
  • 陶匠出生于普通的民家,从小就跟着父亲学做陶器。小时候,陶匠天真快乐。每当和父亲一起拨动陶轮,在旋转的陶轮上用黏土塑造出各种各样的陶器时,都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 李士谦和张文诩是隋朝民间两位无特殊身份的普通人,均被载入正史,说他们普通,是因二人都住在乡下,过着日出而作的农耕生活;说他们是高人,是因二人都被百姓认为是高德大士,有着一般人难以企及的道德高度。
  • 数学考题写不出来,是许多人难忘的痛苦经历。数学真的那么讨人厌吗?数学家李国伟为数学“平反”,他认为数学让学生讨厌,是因为现行的教育多强调“解难题”。当难题解不出来,就会开始怀疑:数学到底可以做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