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岱文森高中校友:1960年毕业生亦仅7名非裔

纽约明星高中史岱文森高中。(林丹/大纪元)

人气: 4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4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丹纽约报导)一名1960年毕业于史岱文森高中的纽约州高等法院非裔退休法官Randolph Jackson,在布碌崙一家非洲裔拥有的新闻和观点报纸Our Time Press上撰文,指出当年史岱文森高中一个年级也只有7名非裔学生,但并没有今天种族的争议。他同时认为,如果纽约市只想取消特殊高中入学考试,而不是从学生的家庭培养、社区重视教育的氛围以及提高非裔学生的成绩上面着手,那么结果只能是纽约市公立教育水平的倒退。

下面是他文章的原文(有节选)——

今年史岱文森高中放榜,录取的895名学生中只有7名是非裔学生,这不是什么新鲜事。1960年我从史岱文森高中毕业的时候,情况完全相同,毕业班698名学生,只有7名非裔。当时学校90%是犹太人,不过并没有针对种族构成的强烈抗议。但是今天学校有74%的亚裔,却引来了狂轰。

问题是如何让更多的非裔进入史岱文森和其它的特殊高中,同时不会逼走其他族裔的优秀学生,不会伤害这所全国首屈一指的公立学校。积极的解决方案涉及三个要素:

(1)学生的家庭必须是支持中产阶级的,力争上游的。

(2)必须建立鼓励渴求知识的社区文化,但非裔社区存在着“轻视知识”(anti-intellectualism)的因素,这是必须解决和消除的。我们的价值必须包括成就和成功,所有的富人都不是骗子,所有的聪明人都不是书呆子。努力做到最好,并不是精英才具备。“追求平均”不等于“平等”,反而鼓励了平庸。

(3)小学和中学必须为学生未来的成功做好准备,不过,这不是孤立就可以完成的。它是从家里开始的,如果一个学生,他的母亲15岁时生下他;如果他每天被送到学校时已经迟到,吃不上早餐,那么这个学生不可能成为医生或其它专业人士。

我出生在布碌崙Bed-Stuy的贫民区,但是我不是贫穷区的一分子。我母亲是教师,在我上幼稚园之前,她教我读报纸;我们公寓大楼旁有一个在公园里面的图书馆,每周五,我都会去借阅200页的书籍,整个周末都在看书……我发现我考上史岱文森高中非常容易。

当其他孩子焦虑不安时,我轻松地完成了测试。我不需要特别的准备,我的预备课程是我母亲的指导、她重视知识的态度,以及环绕我的社区中追求成功和力争上游的文化。

关注三个要素——家庭、社区文化以及可以增加非裔进入特殊高中的中小学。只想着取消特殊高中入学考试,而不是去关注上面所说的要素,是错误的,将导致优秀的学生退出公立学校的系统,拒绝那些具有通过入学测试能力的学生,相反却把任人唯亲、裙带关系、偏袒带进招生中。

任何希望获得特殊高中入学资格的人,(做法)很简单:放下篮球,拿起书本,阅读更多,运动少一些。◇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