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仰岳:每个人都是收信者 《求救信》观后感

【大纪元2019年04月11日讯】 在影院里观看纪录片《求救信》的时候,可以听到许多观众在低声哭泣;而看完电影走出戏院,并没有一般电影那样的轻松,沉浸在故事中的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心中不断想着:我可以做些什么?!

这不仅是令人落泪的影片,也记录了一位勇者的生命历程。同时,这部纪录片跳出逃脱同类电影容易陷入的沉闷剧,除了融入富有艺术感染力的动画,在过程中也有着动人的温情元素:影片有许多篇幅展现了孙毅与妻子间的深情。

孙毅2008年再一次被抓捕、关入马三家劳教所后,孙的妻子一如既往地中共当局的压力下艰难维持着正常生活,盼望着与丈夫重聚的一天。然而,她不是法轮功修炼者,却也被警察抓起来送进洗脑班,警察甚至连她的弟弟也没有放过……

有一日,她写了一封信给孙毅,信中提及了她将要去法院办理离婚。孙毅承受着酷刑、奴工等严重身心迫害,却将信带在身边把它当成情书来读,甚至拿透明胶保护起来。

酷刑组合——四防与长期单独严管、死人床与上开口器。(孙毅绘)

三年过去,当孙毅被释放后二人重聚,因为持续不断的迫害,孙毅有家不能回,依然流离失所。他想补偿对妻子的歉疚,找机会带着她去看电影、逛公园,甚至去补拍了结婚证件照准备复婚。“没过几年安省日子”的这对患难夫妻,仿佛回到了20年前的初恋时光。

然而在中共治下,这样的天伦之乐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却是一种奢侈。观众还不会想到,等待孙毅和妻子的,会是天人相隔的永诀……

本片还采访到了两位在马三家劳教所看管过孙毅的人员。其中一人说,他在管教人员任内见过无数犯人,但是孙毅是他见识过的“最刚的爷们”,承受如此的酷刑,却没有叫过一声,而且对他们没有任何怨恨。

纪录片《求救信》在温哥华加映。图为主人公孙毅。(剧组提供)
纪录片《求救信》主人公孙毅。(剧组提供)

孙毅探望他们时,彼此居然能像老朋友一样闲话家常,最后真挚地拥抱拍下照片,采访当中,那位管教人员潸然泪下,观众也不禁湿了眼眶——这份特殊的友谊是如此淳朴,堪称世间稀有,背后是法轮功修炼者大善大忍的胸怀。

离开劳教所的孙毅并没有安逸下来,坚持正信的他克服一切困难,继续向社会民众讲真相。期间他不断遭跟踪、监视,居无定所,家人也受到无数次的骚扰,这部纪录片就是孙毅在这期间排除万难拍摄的。

2016年12月,在最后一次遭非法绑架、取保候审回家后,为了不让家人因他所累,孙毅决定逃出中国前往印尼。2017年3月3日,孙毅与求救信的“收信者”——凯斯(Julie Keith)女士终于在印尼见面。

作为两个孩子妈妈的凯斯,从几年前在K-Mart买到的万圣节装饰品中发现了孙毅的求救信,这是影片的另一条线索。

《求救信》剧照。(Flying Cloud Productions提供)

在脸书公布这封求救信时,凯斯招来了很多网友的批评,网友认为她的举动会害到寄信者,这也一直让她惴惴不安。见到孙毅后,这个疑虑消失了。孙毅感谢她的善念善行,而她的举动确实在国际社会上掀起了波澜,中共当局在压力之下,于2014年废除了邪恶的劳教制度。

二人闲话家常,像许久没见面的好友,当凯斯和孙毅依依惜别时,她说:“你改变了我的人生。”

电影以历尽磨难的主人公对着镜头录制的一段话作结。之后观众通过字幕得知这样的事实:孙毅于2017年10月1日晚上,在印尼巴厘岛的医院中离世,医院说他死于肾衰竭。孙毅的家人和朋友几经努力都没能够进行尸检,有许多疑点表明,他被中共渗透在海外的特工杀害,印尼当局受到中共的压力掩盖着真相,正义仍未得到伸张……

孙毅在马三家发出了二十多封求救信,被公诸于世的只此一封。而在中国大陆,有数以百万计的孙毅被劳教、非法关押,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曾努力让更多民众知道这样残酷的真相。然而听到真相的人中,像凯斯那样挺身而出支持良知正义的人,究竟有多少呢?

孙毅2016年在沈阳。(大纪元)

可以说,这部影片并没有结束,21世纪最大的一场人权迫害在持续上演,劳教所解体了,迫害仍然以各种隐蔽的形式存在;孙毅死亡的真相还没有大白于天下。

如同导演李云翔所说的,“人们都在讲‘Never Again’(悲剧不要重演)。经历了数百万人用生命换来的教训,今天的人们重新审视这个故事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有所感悟。与其轻易的说我不相信,倒不如说,如果这是事实存在,我应该做点什么?”

的确,不只是凯斯,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封《求救信》的收信者。

责任编辑:朱颖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