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华为文革式管理 要员工自我批评

图为2019年3月29日在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深圳总部展厅展出的监控设备。(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人气: 42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洛杉矶时报》周四(4月11日)发表长篇报导,题为“站在华为背后的男人”(The man behind Huawei),再次透露华为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容——文革式管理、员工自我批评大会以及10%的末位淘汰制。

这是华为邀请国际媒体、进行更广泛宣传活动的一部分,但从媒体报导内容来看,似未达到预期宣传效果——华为对外仍然是一个“谜”一般的企业。

《洛杉矶时报》(简称《洛时》)的报导说,在华为内部,创始人任正非被员工视为精神领袖,而不是白手起家的高管。他的思想经常发布在华为公司的内部网站上、供员工阅读。他给人一种军人形象,并将华为与华盛顿的麻烦比作战争。

“每当他走进一个房间,华为职员都会站起来鼓掌。”一名在深圳工作的英国籍华为员工对《洛时》说,他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不愿透露姓名。

“职员对任正非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记忆犹新。尽管任担任主席、不再是一位活跃的首席执行官,但他仍是最后决定拍板的人。”他说。

华为进行文革式的自我批评大会

报导还透露华为的企业文化——“狼文化”,包含文化大革命式的自我批评大会以及激烈的淘汰机制。

《洛时》驻京记者苏弈安(Alice Su)的推文透露,这篇文章采访了8名现任和前任华为员工,假如把任正非计入,就是9名。这些员工分别覆盖:俄罗斯、泰国、英国、美国、中国、澳大利亚等不同国籍。

一名不具名的深圳员工告诉《洛时》,她所在的整间办公室会进行思想总结会议,让员工们大声念自己写的自我批评文字、并要求听取彼此的批评反馈。这让她感到压力很大,她的一名同事甚至当场哭出声来。

此外,华为的“狼文化”还体现在激烈的淘汰机制。报导引述一名深圳的华为员工的话说,中国员工在定期绩效评估中会被评为A、B、C或D四级。那些被评为A的人获得的奖金会是被评为B的员工的两倍,而连续两年被评为C的人会被解聘。

她说,在华为至少有10%的员工会被评为C,所以这意味着每个人都要努力争取更高的评级。

 

钱也一直是华为激励员工努力工作的重要因素,“(奖金)是个令人震惊的数字”,一名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在曼谷为华为工作的一名泰国籍职员告诉《洛杉矶时报》。

另一名前雇员、在深圳总部工作一年的欧洲人也对《洛时》表示,华为的外籍员工就是因为钱才去的。

也有人表示,华为是用高薪堵住员工对艰苦工作环境的抱怨,因为华为的员工有时会被要求做三个人的工作。

亦有西方雇员表示,华为的高薪、特权管理层只能是中国人,外籍雇员抱怨他们不受中国上司的重视。

华为称可签署无间谍协议 专家表质疑

《洛时》报导说,对与华为开展业务的公司采访揭示了一种普遍的看法,即中国(中共)政府已将情报人员安置在华为全球各地的办事处,并且通常会对对话进行监控。

而这种担忧在新一代无线技术通讯上被更进一步扩大。因为与硬件驱动的4G网络不同,5G将严重依赖电信提供商提供的软件。

除了间谍风险之外,华为的批评者还担心,华为在欧洲等地的大规模全球布局可能会在冲突时期给予中国(中共)巨大的影响力。

面对外界的担忧,任正非说,华为已经告诉欧盟,它愿意签署一份“无间谍”协议,承诺不会进行任何形式的非法情报收集,也不会在华为设备或软件中嵌入任何类型的“后门”。

不过,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副总裁兼技术政策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告诉《洛时》,使用华为推出的5G软件更新和补丁将存在风险。

“(西方国家)也许会得到(华为关键时候的)一个更新,上面写着‘关掉(5G网络的)一切。’”刘易斯举例说,他曾担任美国前国务院官员。

图为2019年3月29日在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深圳总部展厅展出的监控设备屏幕。(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在中国 中共政府可以取代公司规则

为何西方不肯给华为信任?《洛时》报导说,因为“在中国,国家权力机构可以取代公司规则”。

虽然没有一名华为员工告诉媒体,华为存在间谍或盗窃知识产权的情况,但一名曼谷的泰国员工对《洛时》记者表示,华为工程师可以轻松访问客户服务器,跟踪人们的手机,并在需要时窃听他们的互联网通讯。

他也补充说,公司协议规定,任何未经授权、这样做的人都会受到惩罚。

而在中国,政府更是可以取代公司规则。根据《洛时》记者的推文,有一名中国华为员工表示,无论公司试图与党国保持何种距离,中国的现实(以及《国家情报法》)赋予政府的权力,让它可能使用任何它想要用的组织或个人。

“国家希望用到华为,它可以在它需要的时候用它。”深圳的一名华为员工说。“每个人都必须听国家(中共)的话,每个人、每个公司和每个个体,你不可能避开。你也不能说,你不喜欢它。那就是中国。”

孟晚舟或为关键突破目标

报导还指出,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或是华府眼中的一个关键目标。

孟晚舟于去年12月1日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被加拿大政府逮捕,美国已提交正式引渡申请。今年1月28日,美国司法部对华为及孟晚舟等被告提起两件控告案,总共23项罪名。

在宣布对孟晚舟的起诉时,美国有三名内阁成员出席,包括当时的代理司法部部长、国土安全部部长以及商务部长,此外还有联邦调查局局长。相比之下,两年前,对墨西哥毒枭“矮子”华金·古兹曼·洛埃拉(Joaquin “El Chapo” Guzman)的起诉只有一名内阁成员出席。

“问题不在于华为,而在于中共政府”

《洛时》还提出了华为的其它问题,它的一些自我陈述难以被证实。

华为称,任正非最初成功地与深圳其他五名投资者一起筹集资金,并创办华为公司。华为最初从香港采购电话交换设备、转卖给大陆。

华为给出的名单分别是:深圳三江电子有限公司经理梅中兴(Mei Zhongxing)、深圳市发展规划局局长张向阳(Zhang Xiangyang)、深圳石化公司会计师吴辉清(Wu Huiqing)、珠海通信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经理沈鼎基(Shen Dingzing)和深圳国营中国旅行社贸易部经理陈金阳(Chen Jinyang)。

但《洛时》找不到华为口中的最初五名投资者。华为亦表示,无法帮媒体联系这五人;华为解释说,有些人放弃了他们的股份、要求法院调解。

至于外界对华为谜一般“身世”的质疑,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刘易斯告诉《洛时》:“问题不在于华为,而在于中国(中共)政府。”

“这个国家有200万人被关在劳教所。当它们对加拿大感到恼火时,它们拘留了两名加拿大人、并重新审判了另一名加拿大人,还将他判处死刑。”他说。

这种不对等还体现在华为和中国(中共)政府经常呼吁西方政府给予华为“公平的市场准入”,允许华为在西方国家提供网络设备;但另一方面,中国(中共)却禁止许多外国科技公司全面参与中国经济活动,其中包括脸书(Facebook)和谷歌。

“如果华为是一家巴西公司,没有人会认为购买它的设备有风险。”刘易斯对《洛时》说。#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4-13 6: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