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征文】章阁:中国古代专制吗(下)

中共篡权后,为挑动仇恨与邪性,中共文痞从浩如烟海的历史中,搜罗几个昏君、冤案、萧墙之乱,为中共的非法统治找依据。(摄影:Tatyana Pavlova/Fotolia)
  人气: 7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2日讯】(接前文

受现代宫廷古装剧的影响,人们认为皇帝金口玉言,只要他想干什么,要什么,想杀谁,都是一句话的事。在不少正史记载中,君临天下的帝王,独掌乾纲,但他行事依然要和大臣商量。用今天的话说,皇帝掌握着最高立法权及终裁权,宰相掌握着最高行政权,台谏掌握着监察权,三者互相尊重,君臣上下共治社稷,形成稳固的中央架构。

相权的约束力

宋朝时有一句话:“凡制敕所出,必自宰相。”皇帝下的制敕,如果没有宰相联署同意,诏书不能颁行。

明道元年(1032年),宋仁宗生母李宸妃病逝,临朝称制的刘太后就想以普通宫人之礼安葬李妃。宰相吕夷简奏请理应厚葬。刘太后很不高兴,怪他管地实在太多,连后宫的事都要管。吕宰相直言不讳地说道:“臣身为宰相,不分内外之事,都应参与料理。”

宋朝宰相职权范围很广,几乎事无巨细。当朝天子处理政事得失、百官升迁与罢免、社稷百姓安危、号令施行是否顺利、蛮夷是否臣服、钱财粮谷储蓄情况等等,皆由宰相委任与负责。所以宰相协理天下之事,无所不包。

仁宗一朝,宫中有些嫔妃久没升迁,屡次奏请仁宗予以拔擢。仁宗回答:“这没有先例,朝廷不会答应。”嫔妃反问:“圣上的话一出口即为敕,谁敢不从?”仁宗笑着说:“看来你是不信。不如就试试,降旨政府。”仁宗旨意下达后,臣子回奏:“无法。”那意思是,没有先例,不合法,旨意无效。仁宗拿着朝臣的批复,一面给嫔妃看,一面解释:“凡事必与大臣商议,他们同意之后,才可成为诏敕。”

或有些嫔妃讨要封赏,仁宗没有推辞,在彩笺上写下“某宫某氏转任某官”字样。众嫔妃拿着皇帝的“推荐书”到宫廷财务处请求加薪,财务官一概不承认。众妃只好悻悻离去,无功而返。她们当着仁宗的面撕毁皇帝写的“圣旨”,抱怨地说:“原来真的不行啊。”

宋真宗时期,真宗曾派使者拿着他的手诏到两省,想让宰相升刘氏为贵妃。有“圣相”美誉的李沆当着使者的面,烧掉了诏书,并对他说:“你回去复命,只说大臣李沆认为不可。”使者回禀天子,真宗听罢,便没有再议此事。

在古代,由禁中或皇帝直接发出的诏令,称为手诏、中诏,也称墨诏、墨敕。因手诏由皇帝自行决定,缺少起草和颁布过程所受的监督,容易出错,所以一直不能算是正式的诏书。

臣子谏诤 撼动帝心

隋朝官员赵绰性情刚毅,为人实诚。因他办事公允,审理得当,隋文帝命他担任大法官。

有一天,有两个人在街上用成色劣质的铜钱骗换好的铜钱,被巡逻官兵当场抓获。大臣将此事上报隋文帝,文帝下令处以死刑。赵绰说:“这两个人只该判杖刑。处死他们就是非法。”文帝龙颜不悦,说:“这不关你的事!”

接下来的对话颇为精彩。赵绰劝谏文帝:“当初,陛下觉得我不阴暗愚昧,才任我做法官。现在陛下想要随意杀人,怎能不关臣的事?”文帝说:“你撼不动大树,就该退下!”赵绰说:“臣希望感动的是皇上的心,哪里想要撼动大树!”文帝说:“喝汤的人,如果汤太热就会放在一边。天子的权威,你竟敢也要触犯?”

赵绰一面跪拜,一面向前更进一步。文帝呵斥他退下,他就是不退。最后,文帝自己气得进入了殿后。此后,隋文帝见他心地耿直,为人忠实,常常召请他去内阁讨论国家要事。皇帝君临天下,富有四海,权限无比。但他也不能随心所欲滥施权威,枉杀子民。

天下道理最大

乾道四年(1168年)三月,明州州学教授郑耕道君前进对,回奏道:“太祖皇帝曾问宰相赵普:‘天下何物最大?’赵普回答:‘道理最大’。太祖皇帝屡次称善。知道道理为大,一定不会以私人意愿行事,从而失去公允与中正。”宋孝宗很认同,他说:“当然,不能任由私人意愿任意妄为。”

孝宗常常思考“道理最大”,认为其祖处理每件事,都会按照一定的道理行事。如此一来,天下怎能不治?

明神宗万历十一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来到中国,长住中国二十七年。他将自己在中国的经历写成手记,后经比利时传教士金尼阁整理成册,定名为《基督教远征中国史》。书中有一段记载:“虽然所有由大臣制订的法规必须经皇帝在呈交给他的奏折上加以书面批准,但是如没有与大臣磋商或考虑他们的意见,皇帝本人对国家大事就不能做出最后的决断。”从利玛窦手记看,明朝皇帝同样是和大臣共同治理国家。

世人印象中,皇帝想封谁就封谁,想赏谁就赏谁。利玛窦身为传教士及学者,治学态度颇为严谨。他对皇帝言行有着近距离的观察,对一些事也做过彻底地调查,他在手记中明确记载:“除非根据某个大臣提出的要求,否则皇帝无权封任何人的官或增大其权力。当然皇帝可以对和他家族有关的人进行赏赐,这种情况是经常发生的,但这笔赏赐不能列为公家赠款,皇帝所做的赠礼也不能从公款中提取。”

中共专制 无法无天

中国古代没有专制制度,但出现过专制的君主。不过极端专制的君主,必须符合几个条件:离经叛道、滥用酷刑、荒淫无道。也就是君主必须足够的霸道、疯癫与嚣张,能冲破传统的舆论和朝臣的束缚,才能达到孟德斯鸠所说的那种专制。整个五千年中华历史上,符合这几个条件的君王寥寥无几,即便有,通常王位都很短暂,因为离经叛道,招致天怒人怨,很容易被推翻。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提到三种政体,其中对专制的政体,他这样定义:“专制政体是既无法律又无规章,又单独一个人按照一己的意志与反复无常的性情领导一切。”

若按照孟德斯鸠对“专制”的界定,现今社会倒有真正的专制。中共就是明显的例子。“在民主国家,其分权的政治制度和言论、新闻自由,本身就是很好的监督机制,宗教信仰更是提供道德上的自我约束。而共产党宣传无神论,没有神性对它的道德约束;它实行的又是集权专制,没有政治上的法律约束。所以,中共耍起流氓来可以无法无天。”

中共热衷与人斗,灭绝人性;与地斗,违背自然规律,破坏生态平衡;与天斗,迫害信仰,否定人对神的正信。它将自我的意愿强加在一切之上,为了生存,不断变化立场和原则;为了摧毁异己,摧毁道德基石,不惜动用古今中外一切酷刑。

自中共篡政以来八十多年,它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专制独裁、屠杀和恐怖、暴力与谎言、战乱与饥荒。普世价值和传统信仰被专制的共匪所摧毁;正统的伦理和道德体系被强制解体;本该和睦的人际关系被暴力专制扭曲成斗争和仇恨;历代王朝对天地的敬畏和珍视,在专制的宣传机器下变成“战天斗地”,导致整个中华生态系统全面崩溃。中共治下出现的生态移民,用脚投票的现象,也已成为常态。

结语

世界上曾存在过四大文明古国,除了中国以外,其它几大古国都已销声匿迹。在这期文明中,惟有华夏神州稳稳地走过了五千多年,又将迎来神传文化复兴的辉煌,它没有借鉴外来文明政体,而是独自独立走过了历史的风风雨雨。

历代王朝凭着敬天信神的智慧,宏观的视野和宇宙观治理国家,缔建了汉武盛世、文景之治、开皇之治、贞观之治、开元盛世、两宋繁华、乾健的大元皇朝、大明永乐盛世、康雍乾盛世。每一座盛世展现的辉煌气象,中共都无法匹及。

如此文明的古代王朝,却被共产邪党的魔咒不断咀咒与鄙视,被中共强制扣上黑暗专制的标签。共产邪灵认外来马列为祖宗,进入中国伊始即大开杀戒。共产邪党为了毁灭华夏正统,不仅从肉体上群体灭绝中国人,也从精神层面散布仇恨,敌视中华本土文明,诋毁传统文化的神性带来的天下大同、众心为公、信仰高峰。

参考资料:

《九评共产党》之一、之五、之九
《旧唐书》卷87
《宋史》卷12、卷242、卷282
《隋书》卷42、卷62
《范香溪先生文集》卷11《任相》
《太平御览》卷76
《帝王世纪》
《庶斋志学丛谈》卷2
《中兴两朝圣政》卷47
《资治通鉴》卷185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18
(法)孟德斯鸠着:《论法的精神》
(法)弗朗索瓦•魁奈,《中华帝国的专制制度》,商务印书馆, 1992 年
利玛窦、金尼阁,《利玛窦中国札记》,中华书局,1983 年
张先昌,《中国古代的皇权与法律》
甘怀真,《皇帝制度是否为专制?》,《钱穆先生纪念馆馆刊》4,1996-9
侯旭东,《中国古代专制说的知识考古》
钱穆着,《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三联书店,2001年

责任编辑:古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上海网路作家任迺俊12月21日在《参与》网站发表一篇题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败坏了中国人民道德”文章。引发一些学者的关注与思考。
  • 孔子诞辰日指纪念孔子诞辰的节日,为农历八月廿七或阳历9月28日。全称孔子诞辰纪念日。 两千多年前的孔子设馆授徒,把以“仁义礼智信”为代表的儒家思想传与社会。使得家族中的传统得以保持,也使得社会道德伦理得以维系。儒、释、道三家思想创造了博大精深的中华历史文化。
  • 北京来的文化是带有政治目的文化,是具有极权主义社会一切文化特点的党国文化!
  • 三纲: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三纲是人伦的基础,也是至今全世界主流社会的常识,体现在中西社会各个层面。
  • [摘要]中国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生存与发展的精神命脉,是振兴中华民族精神动力。探讨中共对中国传统文化破坏的原因手段和目的,可以认清中共的凶残本质,对结束党文化、终结专制独裁的中共统治具有极大的意义。
  • 由美国神韵艺术团担纲的神韵晚会,自2008年1月初在美国纽约拉开序幕后,兵分两路,先后来到德国、荷兰、日本、韩国、英国、比利时、法国、瑞士、奥地利、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进行巡回演出。晚会将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中的精粹,以近乎完美的艺术手段展现在众多观众面前,让观众在历史的长卷中感受着人类曾经的辉煌,感受着最正统的中华文化,感受着真正的艺术之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