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心中有兰悠然清香 一腔荒唐忧虑满堂

人气: 2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6日讯】

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

今年以来纽约29岁波多黎各裔的女国会议员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Twitter窜红,除了川普总统外,几乎所有人都难以与她相提并论。还不止是这样,主流媒体连她上任进办公室用跳舞的方式,也把它当新闻来热播,突兀的green idea都扩大为进步的主张。加上上任之初,就率群到众议长佩洛西办公室抗议,使民主党政坛老将,对AOC是避之唯恐不及,视她如瘟疫能闪即闪。

综观AOC在Twitter上每天上演的主张,你会发现她的精神可能异常,但是成千上万的人支持,你会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甚至于认为是自己走入“老朽”的泥沼中。为了不使自己的迷惑成为现实,不断的把AOC的披文截下来传给一些好友,想从他们的反应中视为反射的镜子,结果绝大多数人均看法一致,才逐渐放宽心。直到有一天,好友忽然传讯说:“我女儿说 AOC道出了她们心中想说的话,才会有那么多人支持”。也才连想到,在LA的小女过去也曾要求:“老爸希望你在纽约,若有机会见到她,要支持别为难她”。

好友一语点醒了“迷惑人”,这星期,反复在思考AOC的问题,为什么连华人年轻一代都会支持的“苦果”?思之再三;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叛逆与代沟”的缩影,可能我们已忽略了年轻一代的思考方式,“只要我们喜欢,有什么不可以?”换句话说,在他们心目中,因为年纪的关系,错了的话,有的是时间可以修正,反正就是要有自己的主张,不顾后果的去叫喊,就算是不实现也没有关系。(华人的子女听的懂 AOC的话,是经由一种特殊的方式表达,对父母的一种变相代沟抗议。)

记得有一次看到友人在教育美国出生的第二代说:“别忘了你是中国人”,等小孩气愤无奈的离开之后,我们偷偷告诉来自北方的友人说:“以后别这样说,因为你是来自中国北方的移民,小孩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你该做的是,告诉他们华人有优良的传统文化,教导并希望孩子们珍惜,唯一能说的,只是请子女别忘了他们的肤色,要从文化的底蕴中,去展现肤色的价值,成为美国优秀的公民。”(如果我们做家长使用施压的方式,子女就会愈向AOC看齐,有一天我们后悔都来不及。)

年幼时常听老人说:“看那孩子的表现,就知道他们家是没有家教的,才会野性那么强。”若你仔细观察AOC的讲话,她言语中不曾提及父母,凡事都只有她自己,而她的野性不是没有受教育,而是性格突显了她从小不受礼教的约束。再看今天政坛一些政客,不正常的家庭、同性恋、吸毒的经验,都成了卖点,传统的技术官僚逐渐失去版图,这也显示美国的民主政治已自由化到了令人“眼花燎乱”的地步。

前天芝加哥产生了首位非裔且公开承认同性恋的女市长莱德福特,她以74%的得票率,横扫50个选区,大幅领先有19年市府行政经验的库克县县长普瑞雯。胜选后她称,选民缔造了历史,也创造变革的运动,并承诺会“重塑芝加哥,令它变得更繁荣美好强大,对所有人更公平。”后面的那句“对所有人更公平”,让人不得不帮芝加哥未来捏把冷汗。(56岁的莱德福特,毕业于密西根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法学院。)

我们并不排斥从任何家庭环境成长,且能在悲苦环境中力争上游的人才,问题是;他们若成了主管众人事务的“政客”,会令人担心他们在拥有权力之后,既要民主自由又要族裔平衡,把贫穷当成是社会亏欠的怨恨,并成了他们施政形成灾难的前奏。他们有可能会忽略了,日出日落、春夏秋冬,世间有它一定的秩序,不容许颠倒妄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正常来说,当你权力愈大,涉及的层次愈高,应该要有所认识,对国家社会的制约与责任。

政治人物在幼年时,也许有痛苦、难过、不堪回首的往事,但是;若不能体认是命运的不同,而把它当成是社会的不公义、世界的不公平,想运用手上的权力,彻底改变世界,那就太可怕了。人民若不能期待,如是的政客,能停止做一些他们认为不对的事情,倘若无法用手上的选票阻止狂人的公权力,人民只能用“法律”走上与政客对抗的道路,不过这需要有足够的“勇气”与“毅力”。

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放榜后,一再的被政客们用另类的方式加以曲解,而且形成一种针对族裔攻讦,完全忽略了考试是包括他们在内之前所定的,亚裔绝大多数是新移民子女,如何会用你们定的考试来歧视你们?更何况我们才是少数族群中的少数。华人中生代毕竟拥有优良传统文化的根基,在纽约几位主政者的支持废除考试中,教育联盟、同源会、亚裔维权大联盟、学术优异基金成员站出来呼吁对抗,他们不是政客,却拥有政客逐渐失去的“良知与良能”,令人肃然起敬,也值得华人家长大力支持。

这个年代,人人手上都有手机,资讯的传播,若朝正面的方向行走,必能使大家有更多认识与思考的空间,也比较容易形成一种群体的共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公道自在人心,我们不敢说维持SHSAT一定百分之百是对的,但是我们无法接受的是政客们的态度,尤其是不分是非冲口而出的“定论”,令人无法承受拒绝欣然接纳。政客们所持的理由,令亚裔窒息,令亚裔的子女的努力向学,不但未受该有的肯定,还变成一种莫名的“原罪”。

纽西兰的恐怖袭击,虽然我们了解该凶手的捉狂,也是因政客们一厢情愿的政策、改变了中立家国的原貌所产生的后遗症,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原谅,杀人者在网上直播枪击事件的失去人性。更重要的是,若事件引起其他回教组织的报复,那么整个世界定为此事而人心惶惶,再翻看过去有关回教极端组织的恐怖袭击,谁能预测下次恐怖事件的时间与地点?(我们也希望纽西兰政府,尽早将凶手处以极刑,以挽救未来苍生的再次不幸。)

英国首相Theresa May29日第三度将脱欧协议提交国会表决,结果以58票仍遭国会否决。这一天原本是英国脱欧的终点,却又变成延长赛的起点,欧盟原本要英国在4月12日及5月22日新期限中“二选一”,但双方对处理僵局缺乏绝对共识。(脱欧对于许多英国人民而言,好像无缘无故被判了极矵,政客们不顾一切的角力,推迟执行的日期,长期对于英国的民族意志引起的打击非常深远。)

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整个世界在质变而不是量变,重要的关键就在年轻一代人的“随心所欲”。欧洲接纳的难民以年轻人为主,他们逃离家园是认为有更好的体力可以找到工作,那为什么最终的结果是带给接纳国家灾难?他们良好的体力成为“犯罪”的后盾,缺乏感恩的心,是共同的盲点。欧美的教育在知识的领域,的确是领先全球,大胆的创新、果断、勇敢使教育的研究基础扎实,根本上却忽略了对大环境的道德教育。

华人移民海外,靠的是克苦耐劳的毅力,除非是为了赚钱,我们比任何人都更能遵守当地国的文化和法律规范。但赚再多钱,都必须了解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否则子女在上了美式教育之后,把父母的供养当成理所当然,甚至于看不起父母的教育水平,就成了“移民黑雾、得不偿失”。从小把华人文化的道德底线从家庭生活中传递,不只是为了下一代,也是为了我们自己,“老有所终、幼有所养”让家居生活维持文化色彩的品质,即便子女受再多的西风吹袭,肯定仍能明辨是非。

小女将走入婚姻的殿堂,很多友人感受不到笔者的喜悦,其实内心深处更多的是“失落”,主因是她们两人都太年轻,且在一定程度上都同意类似(AOC)的疯狂主张,直到去年底我们再三的以华人文化的方式,与他们做有效的沟通,告诉他们什么叫“大局”为重,该考量的每一个因素,什么叫“大爱”而不是完全以自我考量的“小爱”,后来逐渐看到他们减少对总统川普不理性的批评,才答应并认为他们具备“建立家庭”的条件。(吾弟曾希望我只讲不要写,在美国会被当成是一种证据,个人却坚持写,一方面也是对思想的负责,就算文字主张被恶意攻击,反而是使自己进步的“动力”。)

政客一旦有所求的考验

欧巴马政府时代,前副总统拜登一直拥有很高的评价,尤其是他能有为有守的伴随首位非裔的总统,且两人之间不只没有任何不适的冲突,临卸任前的相知相惜,给我们留下非常深刻的感动。近月来民主党人宣布竞逐党内总统提名的人如雨后春笋,民调一直领先的拜登,都保持观望的态度,丝毫没有改变。二个星期前,开始传出他有意参与角逐的行列,想不到76岁的长者,竟不断的遭到“Me 2”的攻击。

3日我们在Twitter看到拜登公开长达二分钟的视频,表示以后会在个人空间方面“更加谨慎和尊重”,并说明,以往工作总是尝试与其他人建立联系,“我握手,拥抱其他人,不论男女,我都会抓住他们的肩膀说,你做的到”。随后他又说:“社会规范已经开始转变,保护个人空间的界线也被重新设定,执政就是与人交往,那不会改变,但我会更加注意和尊重人们的个人空间。”

虽然已有高达5位女子陆续出面叙述拜登的冒犯,但你若从内容中去看,除了画面经特殊剪辑,令人感到不妥之外,每一个行为准则,根本找不到任何法律的切入点,加上为什么是在这二周才陆续提出,就更耐人寻味了。在民调中人气居高不下的拜登,大有可能成为民主党提名的候选人,在视频中始终未对任何一位指控他的当事人道歉。

坚定支持拜登的众议长佩洛西为陷入骚扰女性丑闻的他辩护,认为事件不足以令他失去角逐2020年大选的资格,但呼吁拜登将来与女性“保持一臂的距离”。佩洛西西针对此事接受访问,形容拜登为人热情,对儿童、长者乃至所有人都很有爱心,但应该跟随她加入“手臂伸直俱乐部”,即寓意和异性接触时保持安全距离。(我们肯定佩洛西的说法,尤其是今天的美国政治圈,充满设计陷阱时,几乎没有不可能的事,犹记得去年大法官提名时,一位大学有丈夫和家庭的女教授,竟出面侃侃而谈大学时期在Party 被强奸的往事,真是匪夷所思。)

法防治药物滥用

美国国会参议院2018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两年时间里,中国经销商利用互联网的隐秘性,把近8亿美元的鸭片类药物“芬太尼”非法卖给了美国的网购客户。美国司法部在2017年10月宣布起诉两名中国男子,并表示这两个人对几位使用该药死亡的人负有责任,光2017年美国至少有2.8万人因芬太尼而死亡。目前芬太尼议题也成为美中两国贸易争端的内容之一。

去年12月美中双方元首会晤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向美国总统川普承诺,要加强对芬太尼类药物管控。芬太尼价廉物美,药效是海洛英、吗啡的50至100倍,而且用量小但见效极快,成为新一代的“毒品之王”。

然而,像加州的大麻合法化,还有即将要跟进的纽约州市,政客们只关心增加税收,却不去探讨麻醉药品会愈使用愈上限的可怕。美国今天的问题是,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口味,完全把“法”视为无物,或者说是把狂人政客送上舞台,无视对社会环境的改变与影响。我们除了不断摇头之外,想到商鞅是法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他的变法使秦国由衰转盛。法家认为治国的目标要固执,但手段要灵活,“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苟;苟可以利民,不循以礼”。(只可惜美国政客们不懂中文,我们的英文又不够好到,可以完全用英文诠释给政客听,只能于此畅言几句,略表寸心。)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4-16 11: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