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张扣扣被判死刑只会加速中共灭亡

为母报仇杀人案开庭,张扣扣一审被判死刑引起民间愤怒,发起网上投票、连署签署等各种方式要求刀下留人。(视频截图)
人气: 803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9年04月17日讯】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最重家庭人伦,倡导敬老爱幼,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家和万事兴。作为子女,孝敬父母,天经地义。

古时候有四大不共戴天之仇:亡国、灭门、夺妻、杀父。《礼记》上有一段话:“子夏问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夫子曰:‘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用大白话说就是,子夏问孔子:应如何对待杀父母之仇?孔子说:睡在草垫上,枕着盾牌,不做官,和仇人不共戴天。不论在集市或官府,遇见他就和他决斗,兵器随身带,不必返家取。

唐朝烈女卫无忌报杀父之仇后,一代英君明主唐太宗不仅赦免她的罪,还嘉奖她的孝烈。据考证,唐太宗在《唐律疏义》中专门加了一条:“祖父母、父母及夫为人所杀,在法不可同天。其有忘大痛之心,舍枕戈之义,或有窥求财利,便即私和者,流二千里。”

然而,中共不认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而认西方的大胡子马克思为老祖宗。中共颠覆中华民国70年,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被破坏殆尽。法律不是维护人伦道德、公平正义的利器,而是中共巩固一党私利的工具。党性取代人性,成为中共公、检、法、司官员胡作非为的借口。老百姓的父母妻儿受到邪恶伤害,八方上告无人理,法律全部成摆设。当老百姓被迫以一己之力报仇雪恨时,中共立即逞威风,一个接一个往死里整。

最近,替母报仇的张扣扣被判死刑,就是一个典型案例。23年前,张母被邻居王姓父子4人打死之后,王家拿他未成年的小儿子一人顶罪,事实上那狠毒致命的一棒,是王家二儿子打的。法院虽然判了王家小儿子7年,实则只服刑3年多。张家只得到1500元赔偿金,连句道歉的话也没听到。当地法院从未启动二审程序,信访一直无人理睬。23年后,2018年2月15日,张扣扣持刀将邻居王自新及其长子、三子杀死,报了杀母之仇。2月17日,潜逃的张扣扣投案自首。

今年1月8日,张扣扣一审被判死刑。笔者认为,张扣扣因为替母报仇杀了人,而且不是一个,而是三个,法院判处张扣扣刑罚,从法理上说,是应该的,但是,罪不当死。如果当初法院秉公办理他母亲被打死一案,张扣扣杀人案完全可以避免。不少网民对张扣扣的遭遇深感痛心:“母亲的去世给张扣扣造成伤害,亲眼看到妈妈在自己的怀里去世,这心理的阴影终生难忘。”民间发起要求法官“刀下留人”连署活动。同时,网友在微信上发起全民投票“刀下救人”活动,截至1月9日下午5点,投票中有9118票认为判得太重,不至于死刑。但到1月10日凌晨,该投票链接被“因违规无法查看”。

北京连署签名人刘京生表示,这个事之所以那么多人关注,是因为其背后真正的原因是司法不公。“如果你当年不是那样的判、那样的不公,而且上诉这么多年没人理,这个孩子现在长大了,他清晰记得当时打死他母亲的那一幕。他的仇不仅仅是当年打死他母亲的人,而是后来一系列的人,这就是一个大问题。”“在现代文明被阉割后,原始正义的出现就在所难免。”“权力如果被滥用,那谁的生活都没有保障。”

社交媒体上,网友斯野评论说:“对于张扣扣因邪法不公、邪政妄为、正义不张而为母报仇,杀死曾惨无人道杀害无辜的凶手,而被判死刑一案,我们并不意外。对一个可以‘莫须有’的罪名残害国民的专政机器,70年的罪恶史早已不用再证明它的邪恶!它们如此判,就是害怕国民以血还血,反抗它们的邪恶!”

由张扣扣案,我联想到两个典型案例:一是薄熙来老婆谷开来故意杀人案;二是民国时期为父报仇的孝女施谷兰枪杀军阀张传芳案。

薄熙来是前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他曾对记者介绍说:“我的夫人谷开来是中国第一批律师。不仅法律知识,国际文化的知识也很丰富。她的知识,特别是法律知识在‘打黑’中给了我很大帮助。”就是这个懂法律的知名律师谷开来,2011年11月15日,在重庆南山丽景度假酒店16栋1605房间,用氰化物毒死了英国商人海伍德。谷开来100%是故意杀人,且很可能是因为海伍德掌握了她一家人的贪腐证据而杀人灭口。然而,2012年8月20日,合肥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谷开来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施谷兰的父亲施从滨是奉系军阀张宗昌所部第二军军长。1925年,直奉战争期间,施从滨被直系军阀孙传芳俘虏,孙传芳破坏了“不杀俘虏”的规矩,将施从滨砍头,暴尸三日示众,不准家人收尸。施谷兰悲愤交加,发誓替父报仇。她忍痛做了手术,放开缠足,进行骑马、射击训练。1935年11月13日,她终于等到报仇机会,在天津居士林佛堂开枪打死孙传芳,然后向警方自首。1935年12月26日,天津地方法院判施谷兰10年徒刑。二审时,河北高法改判7年徒刑。三审时,最高法院维持原判。施谷兰案赢得社会广泛同情,纷纷以各种方式向当局求请。1936年10月14日,中华民国政府主席林森决定,特赦施谷兰,立即释放回家!

中华五千年孝亲敬老的优良传统,在20世纪30年代中华民国时期,从法律角度说,仍然得到很好的继承。施谷兰替父报仇,一审没判她死刑。二审时,河北高法的判决书写道:“被告痛父惨死,含冤莫伸,预立遗嘱,舍身杀仇,以纯孝之心理发而为壮烈之行为,核其情状,实堪悯恕。”特将刑期减为7年。当时,社会舆论大多站在施谷兰一边,主张轻判或释放。而国民政府也能体恤下情,从善如流,终于特赦施谷兰,成就了中华民国维护天理人伦的一段佳话。

但是,中共一直秉承马克思170年前在《共产党宣言》中的“与传统观念彻底决裂”的邪说,将中华五千年孝亲敬老的传统观念碾得粉碎。中共只关心手中的权力,只维护权贵家族的利益,法律沦为升官、发财、整人、骗人的工具,除此之外,就是一堆废纸。丧失道德、法律底线的冤假错案遍及全中国。谷开来本来死有余辜,但是,就因为她的父亲谷景生是中共少将,她是中共元老薄一波家的儿媳,就饶她不死。而张扣扣,就因为他是农民的儿子,没权、没钱、没地位,虽是被迫替母报仇,也要置之死地而后快!

古人讲: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1934年,中华民国确立了“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的地位,并重新解释为:“礼是规规矩矩的态度,义是正正当当的行为,廉是清清白白的辨别,耻是切切实实的觉悟”。然而,到了21世纪的今天,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中共只认权和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能使磨推鬼。在许多人命关天的重大问题上,中共官员礼义廉耻荡然无存。

老百姓有冤无处伸,长时间信访,不理;长时间上访,也不理;所有合法手段全部穷尽,还是不理;一年不理,两年不理,十年八年也不理;能推就推,能拖就拖,能糊弄就糊弄,能忽悠就忽悠;中共脸厚心黑的官僚对待无权无钱老百姓的一贯态度和做法是:“错的都是别人,对的都是老子”,“我是流氓我怕谁”。

中共在迫害亿万民众的过程中,一味地回避矛盾、掩盖矛盾、积累矛盾、激化矛盾,一直走到今天,已经坐在一座即将喷发的活火山口上。中共欠的血债实在太多。不判张扣扣死刑,可能会有下一个张扣扣对中共官员的不公不义,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但是,中共法官这样判的结果,只会进一步激起民愤,加速“中国共产党亡”的进程。#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4-17 7: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