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东企业家近亿财产被侵犯 揭司法黑暗(中)

图为2018年12月10日,刘因明代表海外民主运动联席会议向美国众议院女议员Marcy Kaptur(马西.卡普特)祝贺她获得第四届“人权自由卫士奖”。(受访人提供)
人气: 13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8日讯】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经重整后起死回生,一笔原本无法实现的债权,变成了巨大的利益。为了抢夺债权,地方公安先是以刑事立案,后以民事交通事故公告,并刻意隐瞒当事人,通过虚假诉讼,剥夺了其高达近亿元的合法财产。

山东企业家刘因明日前向大纪元投诉,自己正在经历民营企业家合法财产被侵犯的标准流程,中共黑恶势力与司法腐败相勾结任意霸占民营企业家的合法财产,玩弄法律不讲程序,中国司法已经黑暗到了极点。

接上文:山东企业家近亿财产被侵犯 揭司法黑暗(上)

离奇诉讼 撤消债权

南皮县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亲自办理刘因明的“合同诈骗案”。“他是周玉军的同学,多次打电话给我:只要把财产让出,就什么事也没有,否则,‘就对你发国际红色通缉,让国际刑警介入,虽远必诛’。”刘因明说。

“南皮县恶警威胁我的家人、朋友和公司员工,两次找到对该案知情的潍坊市中级法院韩崇华法官,让他作伪证,证明这个案子是个合同诈骗案件,被拒绝后,他们恼羞成怒,就把韩崇华举报到山东省纪委,让纪委调查他。”

南皮县公安逼韩崇华在口供上签字,被拒绝后遭纪律调查,刘因明不敢和他联系。(受访人提供)

南皮县动用警力,调查半年以后,发现没有办法进行刑事立案,只得撤案。因为依据债权转让裁定,刘因明必须拿出20%的执行所得给周。这个案子已经执行回1,400多万,周已经拿走了300多万。(详见河北沧州中级法院沧执字第231号《履行证明》)

周玉军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周让他的妻子辛玉侠的妹妹辛玲玲到南皮法院起诉周玉军和刘因明,说这笔债权是辛玲玲的,周玉军和刘因明的债权转让侵犯了辛玲玲的利益。然而,法院公告的时候,却以辛玲玲诉周玉军、刘因明交通事故纠纷立案。

刘因明的债权撤销案被以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公告、审查。(受访人提供)

2018年8月份法院开庭,用简易程序做出裁定,以周玉军和刘因明侵犯了第三人辛玲玲的利益,撤消了他们的债权协议。

刘因明指出,第81号判决书中查明的辛玲玲借出的借款的最终还款日期为2013年2月26日,他受让的债权借款日期应在2013年4月10日(最后一笔借出款日期),两笔债权没有任何关系。其与周玉军的债权转让也并非上诉人谎称的无偿转让。

此外,周玉军和辛玲玲是亲戚,他们是多家公司的关系人、利益人。应由原告辛玲玲缴交的公告费用,却是由同为被告之一的周玉军缴纳的(律师在一审案卷里拍到的,如下图)。刘因明认为,这是一起周玉军和辛玲玲串通、一审法官参与、贪腐分子幕后策划的一起不折不扣的虚假诉讼。

由被告周玉军缴纳的公告费。(受访者提供)

司法黑暗 一手遮天

由于此案被法院以交通事故案刻意隐瞒,当刘因明在网上发现该案的判决书时,离判决书生效只有6天了。他马上写了几份上诉材料,分别寄给一审法院、二审法院。沧州中级法院收到上诉状后,给刘因明打电话,提供了账户,让他交了100元上诉费。

刘因明说,“这个行为就是法院已经认可了我上诉的时间,上诉的有效性,并且收了我的起诉费。在民法上就是我跟法院的一个契约已经建立了。”

但开庭时二审法官说,法庭无法认定这个上诉状是刘因明寄出的,刘因明委托律师的经中国驻外使领馆领事认证的《授权委托书》,周玉军和二审法院也不予认可。一再要让刘因明本人必须到庭。

刘因明与委托律师的对话截图。(受访人提供)

而刘因明的律师认为,因为刘因明本人不是美国公民,还保留中国国籍,他的上诉状、委托书根本不需要领事馆认证。如果说是涉外案件,一审法院(南皮县法院)根本没有权力审判这个案子。因为中国的民诉法规定,涉外的经济案件,中级法院以上的法院才有管辖权,而且必须是涉外法庭。

律师表示,依据民诉法的规定,起诉、上诉口头都是可以的。刘因明委托了律师,律师有完全委托权,可以当庭认可刘因明的起诉状。

“现在法院就在程序上跟我纠缠,就是因为这个案子牵扯的利益太大,牵扯的背景太厚、太黑,一旦开庭就事实进行审理,周玉军及一审法院虚假诉讼就会一目了然,他们一直很强硬。”刘因明说。

周玉军还在法庭上对刘因明的律师发出死亡威胁,说“你赚了刘因明的钱,你有命赚有命花吗?你拿了他多少钱?你就不怕在沧州被车碰死。”周在法庭上叫嚣,“我所有的借贷纠纷都是在这里审理的,从院长到执行员都是我的铁哥们。”

刘因明说,“周玉军个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领,能让一审法院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把这个案由立案为交通事故,这很可笑的。这是我们中国司法史的耻辱。”

此外,刘因明质疑,南皮县公安凭什么去立案管民事纠纷呢?中共公安部多次明令禁止,公安机关不得插手民事经济纠纷。

监控微信 剥夺诉权

刘因明告诉记者,“微信这东西是不能用的。他们可以直接把这个东西做为你的罪证来使用,很可怕。我发的所有图片,包括在海外参加一些集会、参加一些秘密会议,他们马上就知道。在微信上,公民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他们监控了我的微信,发现我给国内挨整的人的家属转钱,救济受迫害异议人士的家属,威胁说,我已经完全符合颠覆国家政权了。”刘因明说,“我就是同情这些人。你不能把我的利益和同情这些人结合起来。用这些事弄得我不能回国应诉,又在国内收拾我的财产。这样做是不公平的。”

他说,“二审以本人不到场为由不开庭,拖到5月11日就可以驳回。不但剥夺了我二审的诉权,而且把我提起申诉的期限也拖掉了。”

“他们知道我不敢回国,承认我的委托人也可以。可笑的是二审法官说‘刘因明这二年回来吗?这二年回来的话,这二年(诉期)都有效。’”刘因明说,“他们已经不讲任何的技术了,就这样明地抢我们在国内的财产,这个政权还能支撑二年吗?他们不是疯狂了吗?”

一审法院的法官李国强后来加了刘因明的微信,提出私下和解。还威胁说这个案子后面好多非常高级的领导干部对他打了招呼,刘因明就是在海外喊破天也没有用。

刘因明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其实在中国,玩钱过了亿你就已经掌控了‘国家秘密’了,就这几个人,无非就是幕后的白手套不一样而已,都是(中共)这几大家族的白手套。我们民营企业家的利益,根本不在他们眼里。现在,他们和解的价码提高了,我说这跟金钱的数额是没有关系的,我必须要把这个真相说出来。”#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4-18 11: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