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引渡法修例首日会议 香港民主派拉布休会

立会首对阵 重申应加“日落条款”处理台湾案

香港政府建议修订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民主派议员重申,港府应在条例加入“日落条款”规定失效时间以处理台湾杀人案。(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39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香港政府推动修订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又称“送中”条例),引起社会各界及国际的关注。立法会的法案委员会周三(4月17日)举行首次会议,会议内外皆剑拔弩张。

选主席程序由委员会的最资深议员民主党涂谨申主持。议员多次提出规程问题,泛民与建制派互相争论,两小时的会议最终未能选出正、副主席,要再另定开会期。民主派议员重申,港府应在条例加入“日落条款”规定失效时间以处理台湾杀人案。按《议事规则》规定主持会议

而在立法会外,民阵早上8时举行集会反对修订,包括多名民主派议员等数十人,高喊“反送中”、“撤回引渡条例”、“守护香港、齐抗恶法”等口号。

民阵场外反“送中”条例

民阵在立法会示威区集会,反对政府修订引渡条例,高喊“反送中”、“守护香港 齐抗恶法”等口号。(蔡雯文/大纪元)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批评政府借台湾杀人案修订《逃犯条例》,是有其政治目的:“之前大陆公安局长说过,香港有300个被中共视为逃犯的人,要送回大陆审。所以我们特首要卖乖去修订引渡条例,将中共的眼中钉送回去。”

民阵要求林郑月娥撤回引渡条例修订,并促建制派聆听市民的声音,“希望建制派做一次人,告诉特区政府他们会反对的”。岑子杰民阵与民主派在4月21日开始有全港性的街站,月底将再次动员游行抗议,呼吁市民踊跃支持,一起要求政府撤回引渡条例。

民主派拉布休会 未选主席

审议《逃犯条例》修订的法案委员会首次开会,按惯例由最资深议员、民主党的涂谨申主持。(蔡雯文/大纪元)

立法会内,法案委员会早上8时45分第一次开会,按惯例由最资深议员、民主党的涂谨申主持,按议程先选出正副主席。涂谨申先逐一读出参与会议全部62名议员的名单,接着多位民主派议员提出规程问题。议会阵线议员区诺轩要求其他议员肃静,又指涂读错民建联张国钧的名字。

议会阵线毛孟静则质疑法案委员会匆匆成立,议员只有三日短时间决定是否加入,不合规矩;且今次会议与属恒常会议的工务小组委员会“撞期”,违反一贯惯例。结果未选主席,每人就有一轮发言时间,引起建制派的不满。

建制派质疑涂没有权力处理开会时间,仅是主持主席选举,其后两阵营互相争论,多人叫嚣,其间工联会郭伟强向涂谨申高叫:“你唔好扮垃圾得唔得!”涂指其言论有冒犯性质,但郭在多次警告下不愿收回言论,涂于是下令驱逐郭离场。

工联会议员郭伟强辱骂主持会议的涂谨申“你唔好扮垃圾”,涂指其言论冒犯逐他离场。(蔡雯文/大纪元)

争议到十时,涂谨申指要休会考虑法律观点,到10时45分才复会,他宣布不够时间选主席。会议最终开了两小时,都未进入第一项议程。

建制派再图改议事规则

法案委员会共有62名议员报名参加,建制派占36人,民主派议员则全部加入。有人数优势的建制派原预定推举谢伟俊及陈振英出任正、副主席。

会后,建制派议员表示极度遗憾及失望,批评民主派疯狂“拉布”,又再次蕴酿要修改《议事规则》,工联会扬言会建议限制会议主持人的唯一职务为选举新主席,并更改由资深议员担任主持人的安排。

涂谨申会后召开记者会,强调自己是按照议事规则进行,相信自己的决定正确,经得起任何法律挑战。他又批评当局要在3个月内通过草案是非常不负责任,强调立法会并非橡皮图章,“这个程序是如此重要,这么复杂,这么争议性的法律。跟内地谈了20年,20日咨询,两个月拿出来,然后定三个月完成?不是吧?”

秘书处:改期或续会涂决定

立法会秘书处其后表示,法案委员会在未选出主席之前,无论有关会议要改期或续会,都由主持会议的民主党议员涂谨申作决定;而法案委员会组成后,首次会议选举主席,须由出席议员中排名最先者主持选举。

涂谨申表示,会尽快合理地安排下次会议,并按会议常规、法律顾问及秘书处意见处理下次会议事宜。

民主党林卓廷批评建制派一不顺自己心意便扬言要修改《议事规则》,是滥权的做法,“当民主派依据《议事规则》、按程序合理处理所有规程问题,他便说人滥权,这便是建制派‘搬龙门’双重标准的面孔。”他并质疑保安局长李家超“心急”到法案委员会听取议员意见,解释政府有关逃犯条例的政策,原因是认为有保皇党保驾护航。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首次会议未能选出正、副主席,表示失望和遗憾,希望尽快启动审议程序。他并回应民主派提出修例时加入“日落条款”,即单次处理台湾杀人案的建议,质疑每次发生同一件事情,都要展开一次法律程序,认为不是有效方法。

林卓廷则批评港府一再以台湾杀人案为借口是伪善:“台湾政府讲得很清楚,如果以现在一个中国原则下的任何引渡条款,都不会接受。我希望政府不要用这单如此悲惨的命案作为借口,去误导公众作为修订逃犯条例,日后将香港人士移交大陆大开绿灯,我希望政府不要再欺骗市民了。”

议员、政党和民间组成的“全港反送中联盟”17日下午在中环举行社区论坛,向市民分析修订《逃犯条例》的影响。(蔡雯文/大纪元)

改规则后大会首次流会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也反驳李家超的说法,强调民主派早已提出“日落条款”,但当时政府的回应不置可否,他呼吁港府及建制派接受民主派的建议,回头是岸。

另外,17日下午的立法会大会恢复二读今年财政预算案的《拨款条例草案》,在下午4时半流会,是2017年修改《议事规则》后的首次。期间议员共提出5次点算人数。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表示,民主派点人数的目标是抗衡修订《逃犯条例》,延续在法案委员会上的抗议。她又说,立法会有40多名建制派议员,要有足够法定人数是轻而易举,民主派并不保证会出席会议。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决定傍晚6时半重新召开会议,一小时后暂停,今日续会。

立法会大会下午流会,是2017年修改《议事规则》后的首次。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表示,民主派点人数的目标是抗衡修订《逃犯条例》,延续在法案委员会上的抗议。(李逸/大纪元)

反送中联署1.5万人促撤修例 “原《条例》非漏洞而是保障”

由立法会议员、政党、公民团体组成的“全港反送中联盟”17日下午在中环举行社区论坛,讨论引渡修例的影响。

1996年在立法局见证逃犯条例通过的前立法会法律界议员吴霭仪,强调当年是因中港两地法制不同,大陆无人权和公平审讯保障,所以法例不涵盖大陆,并非政府口中的漏洞,而是保障。

前立法局法律界议员吴霭仪。(蔡雯文/大纪元)

她批评今次修例是“出卖港人”的条例,修例一旦通过,在港旅行、做生意、以至传媒都会受影响:“如(采访)大地震、豆腐渣工程、新疆,记者很多时被公安抓去写悔过书⋯⋯以后如你说某人在港派你来,那人就犯罪,该人就可被引渡回大陆受审。”

吴霭仪透露,法律界早前发起联署要求撤回条例,至今已有15,000人参与。她呼吁市民继续参加联署,并建议曾投票给建制派的选民应去信要求解释为何支持修例。

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则讽刺大陆司法制度是“全世界稀有制度”,即是“公检法一条龙,党委书记坐正中”,“即是一个司法管辖区有一个不知何人,叫党委书记,他说抓谁,告何罪,判多久,一条龙处理。全世界无一东西叫政法委员会,大陆的问题是,你不知何时得罪人。”

戴启思建议加入新条文

修订《逃犯条例》的其中一个忧虑,是香港法庭无把关能力。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在接受传媒访问时,建议加入新条文,赋权香港法院可以裁定申请移交一方人权保障不足、拒绝移交。他指香港可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为基准,有保障公平审讯、律师协助等权利。法院可考虑申请一方有没有签署公约,并参考官方或声誉良好的人权组织等撰写的报告作出决定。

不过,法政汇思召集人李安然认为不可行,他举例说,若香港法院真的以内地没有公平审讯为由拒绝移交。另一方面也可能香港法院会确认内地有公平审讯。若是如此,届时香港的司法独立将被国际质疑。◇#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