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一季度GDP增长6.4% 业界释因

美国经济学家佩蒂斯(Michael Pettis)表示,中国的GDP成长率可能只有中共官方数据的一半。图为2019年3月8日,山东省青岛市的港口一景。(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440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毅报导)中共国家统计局4月17日公布了今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6.4%,高于预期。有外媒对此进行了分析。

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大陆一季度生产总值213,433亿元(人民币,下同),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4%,与上年四季度相比持平,比上年同期和全年分别回落0.4和0.2个百分点。

同比增长6.4%的数据高于业界之前认为的6.3%,也高于路透社预计的6.2%。对此有大陆业界人士开始声称大陆经济已经见底,已经开始稳定了。

但是《纽约时报》则认为,大陆经济能在第1季增长6.4%是因为近几个月银行向该国经济注入的数千亿美元资金,以及官员们向国有银行施压发放贷款的结果称。

纽时警告说:经济好转的迹象很可能并非源自中国商界领袖对中国经济实力的信心突然爆发。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这一次,他们动用了压倒性的力量来提振经济。这就是经济在第一季度企稳的原因。”

而在许多方面,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正在回归早先的做法:发放更多贷款以换取短期信心的增强。但这种做法让这个国家被债务淹没,有可能在未来几年阻碍经济发展。

胡伟俊说,中国衡量新增贷款的最广泛指标“社会融资总量”今年第一季度跃升至1.2万亿美元,银行贷款达到创纪录的8650亿美元。

有经济学家们表示,最新一轮由政府推动的金融支出在数量和规模上都令人瞩目。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表示:“中国已经处于全球有史以来最大的信贷泡沫之中,”而且,中共当局一直未能摆脱举债的习性。

报导警告,这些都是有代价的。在中国繁荣发展的初期,企业和地方政府可以大量借债,他们知道,加速增长有助于确保他们的冒险得到回报。现在,中国经济规模庞大,这使得中国越来越难以简单地通过发展摆脱债务增长。

花旗新兴经济部门主管鲁宾(David Lubin)日前也撰文表示中共最新一轮的刺激措施无法产生之前对经济的刺激效果,主要因为中国面临的政策困境以及中国转向消费导向的成长模式。

鲁宾认为,中共的政策困境在于:该国有GDP成长目标,也有金融稳定目标,但因中国成长模式依赖信贷的本质,因此无法同时达到2个目标。提高GDP成长意味了增加债务,将产生金融脆弱性;增加金融稳定意味了必须去杠杆,又会伤及GDP成长。

而随着时间演变,中国的政策困境似乎更加恶化,换言之,增加GDP成长1个单位,对金融稳定构成的威胁远大于过去。由于中国债务水准已居高不下,牺牲金融稳定对北京当局造成的不安也更甚于以往。

中国最新一轮的刺激措施无法产生上述效果的另一原因是中国转向更消费导向的成长模式,过去靠投资和出口拉抬成长的模式正在减弱,反而更加依赖中国的消费者。过去5年,消费对中国GDP成长的贡献已超过60%,高于10年前的45%左右。而中国消费支出对全球商品价格、全球贸易、甚至欧元区经济造成的正面溢出效应可能比过去小很多。#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9-04-18 12: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