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是职业间谍也触法 国航前女经理认罪内情

林英(白外套)17日认罪后走出法庭。(蔡溶/大纪元)

人气: 54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2014年的一天,一名中共官员来到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将其手机上的SIM卡取出,交给在国航贵宾专柜工作的林英(音译,Ying Lin),由林英越过TSA安全线交给正等在安全线另一侧的中共官员,以便确保这张SIM卡在航班起飞前,在登机道上规避美国边境官员的检查。

2014年6月26日,林英以其他乘客的名义,暗中将两个收缩性薄膜包覆的巨大纸皮箱放上了登机的行李传送带上,将行李偷运回北京。隔年的2015年10月28日,林英又协助把正被FBI调查的嫌犯秦飞(音译)送上国航班机逃回中国。

直到林英在2015年8月因分批存入多笔巨款而被捕(后获保释),2016年经FBI搜查其住家并获得3千多份证据,被联邦大陪审团以代理外国政府、妨碍司法、汇款诈欺等罪名起诉。检控官指控她自2010年起,多年来都在为中共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武官偷运包裹,她也从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员工处收取包裹,将“无人陪伴的行李”走私至北京。

事实上林英一直在执行“外国代理人”的角色。她在本周三(17日)承认犯下一项“在没有事先通知司法部长的情况下代理外国政府”(acting as an agent of a foreign government without prior notification to the Attorney General)的罪名,也即“未经申报担任外国政府代理人”,面临最高10年监禁。作为认罪协议的一部分,林英同意没收其14万5千美元财产。

虽然她已入籍成为美国公民,但她被警告,如果发现她的入籍申请有欺骗成分,政府“有可能”会取消她的公民身份。

国航为军官运包裹 林英:是由来已久的惯例

而林英自被捕起一直不认罪。她的辩护理由很多:她是按照国航的指示和控制下为贵宾服务,国航总经理分发给他们备忘录,让工作人员接受中国官员及其他人的非随身行李;她和情报搜集、间谍活动或颠覆活动无关;如何证明她“显而易见”地受到外国政府控制?如何证明她代表中国行事?等等。

一句话,她不是专业受训的中共间谍,只是一名普通人,按照所处环境的惯例行事,“我跟我同事做一样的工作,怎么就莫名其妙变成了外国代理人”?

但检控官柏拉达(Douglas M. Pravda)和所罗门(Alexander A. Solomon)在起诉书中提供了详尽例子,说明林英在中共政府官员的指挥和控制下工作。除了本文开头两例外,还包括她在国航的正常工作时间之外前往肯尼迪国际机场,专门处理中国代表团和中领馆的要求事项,该指控表明她的行为超出了雇主——国航公司的指示,而是在中(共)国的要求下进行。

大约2012年,当另一名国航员工拒绝一名在美国国务院注册为中共“国防部”的官员要求时,林英告诉该员工,将无人陪伴的包裹放在飞往中国的航班上“是由来已久的惯例”,并鼓励对方帮中共军方的包裹从美国偷运到北京。尽管她明知美国联邦运输法禁止在飞机上托运未登机者的行李。

作为交换,中共官员给予林英诸多好处,包括自外交免税店购买免税酒类及苹果电脑和手机等电子设备,享受仅限于外交工作人员的福利,同时,她在纽约皇后区的两处住所,由前中共外交官钟丹强迫劳工案的中国工人免费替她装修。

除了这些利益“动力”外,起诉书也指出林英的“效忠”立场,她按照中共的要求行事,“有动力推动、促进中共的利益”,而不是她所声称的“出于个人礼貌,帮助中国官员托运服装和电子产品等个人物品”。例如,林英告诉其他国航员工,应该协助中共军官,因为这家航空公司是中国的公司,他们“首先应该效忠中国”。

检控官:“问题不在于外国政府的控制是否明显”

针对林英的辩驳,检控官指出,问题不在于外国政府的控制是否明显,而是一个理性的陪审员能否根据审判时提供的证据得出结论——被告在中共政府和官员授意指挥和控制下工作。

检控官原本预计会在开案审理时提供诸多证据,证明林英作为中共代理人所获得的利益,远远超过一个官员可能给予的个人恩惠;证明当授意林英工作的一名中共官员离职时,林英会继续为接任者工作,显示其类似代理程序的持续关系。

检控官预计提供的证词还包括,表明被告的行为是“出于对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强烈支持”(defendant’s actions were motivated by her strong support for the PRC’s communist regime)。

虽然林英在认罪时强调,自己是在(中共)官员和国航的指示下工作,但4年的马拉松角力后,她意识到,始于1917年的“外国代理人”法案在1938年被重新修订,“代理人”不再仅限于间谍和颠覆行为,只要是在外国政府和人员授意下进行的行为均属于“外国代理人”的范畴。她用英文向法官Ann Donnelly认罪说,“我按照(中共)官员和我的雇主——中国国航的指示行事。我没有通知美国司法部长。”

司法部警告 美将严肃对待外国代理人威胁

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多诺霍(Richard Donoghue)说,“这个案例表明,对于在美国为中国(中共)等外国政府工作的个人构成的反间谍威胁,我们将认真地对待。”

助理检察官德默斯(John Demers)表示,“这起案件是中国(中共)政府利用驻美中国公司员工从事非法活动的一个鲜明例子。在美国国土上背地里为中国(中共)军方做事是犯罪行为,林英与中国(中共)军方利用商业企业逃避美国政府的合法监管。”

FBI纽约办事处助理主管威廉‧斯威尼(William Sweeney)说,林英在美国一些最繁忙的机场私自运输包裹,利用她与中共政府的合作来破坏美国的安全措施,“我们相信这不是个案,中国(中共)和其它外国政府不可能违反我们的法律而逍遥法外,这就是一个例子。”

据悉,该案是美国围绕中国(中共)常驻联合国代表团进行的一系列联邦调查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4-19 1: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