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记得要烘底

作者:张曼娟

烤过的吐司散发着焦脆的气味,一口咬下瞬间抵达天堂。图为示意图。(fotolia)

  人气: 1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路冲锋陷阵,钻过人群的缝隙,突围而出,我的目标十分明确,每一次从这个城市苏醒的第一份早餐,正在召唤着我。

按照常理,隔着一段距离,应该就可以看见排队的蜿蜒人龙,然而,伸长颈子眺望,竟然没有看见。同行的朋友紧张兮兮的问:

“没人排队?难道今天没开门?”

应该不会啊,我知道他们固定星期四店休的,心里是这样想,脚步却加快了。还没越过街,便看见了比平常短一些的人龙。

“太好了!”朋友开心的欢呼:

“排队排队!”

有队可排胜过无队可排,这就是香港对我们的驯化。

进入人龙之后,就像是等待领救济品似的,拖着迟缓的步伐,一点一点向前进。然而心中是踏实的,偶尔会有单身一人的本地客,看见长长人龙,不耐的皱了皱眉,而后挤到门口,向服务员询问:

“只有一个人,可以先进去吧?”

服务员眼皮子都没动,铁面无私指着队伍:

“排队。”

这就对了,管你是谁,管你从哪里来,都得排队,真正体验到众生平等的意义。

这样的队伍,纵使缓慢却也安心了。眼见前方的客人一组一组被召唤,心中十分雀跃。密切注意白衣服务员面无表情用粤语喊着:

“两位,两位,入来啊!”

他们可不管你们有几位,而是通知店里有几人座位,如果你刚好幸运的符合需求,就可以入店用餐了。听不懂粤语的人稍有迟疑便遭白眼,遭了白眼还是心甘情愿,如蒙特赦的挤进狭仄的卡座中。

我点了每次都一样的“腿蛋治烘底”与冻奶茶,交代了要炒蛋不要煎蛋,便有领到天堂入场券的感觉。天堂就是个凡事不用等待的地方,只是天堂的服务员应该更和颜悦色些。

砰的几声,我们点的餐都上了桌,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添加了牛奶的炒蛋色泽金黄,口感柔滑细腻,吃过之后总令人渴想不已,配上薄薄一片火腿,咸度刚刚好,烤过的吐司散发着焦脆的气味,一口咬下瞬间抵达天堂。

同桌的两个台湾女孩商量了半天,点了炒蛋三明治又点了火腿三明治,以及其它的东西,却很羡慕我烤过的吐司,真的很想跟她们说:

“下次就点腿蛋治,记得要烘底,就行啦!还有,这一家的奶茶真的是数一数二的好喝呀!错过太可惜了。”

但是我忍住没有说,尽量努力保持着一个观光客的平淡与礼貌。

其实,在香港这个地方,我早就不是一个观光客了——当我知道哪个市场可以买到手磨豆浆;穿越哪条小巷可以更快去到码头;哪座公园隐藏着美丽的古迹;哪家酒店的酒吧可以欣赏一览无遗的海景。

两次在香港工作的经历,加上每年两次以上的香港旅行,这已经是我今生的第二个故乡了,有时站在街头也会有沧海桑田的感慨。而我讲得最道地、最流利的粤语,竟然都与饮食相关。

“你难道不觉得香港的服务生都好凶吗?”曾经有朋友问我。

“他们如果不凶,这里就不像香港了。”我说。

邻桌两个日本观光客指着我的食物点菜,却被服务生的问题“炒蛋还是煎蛋”的粤语困住了,鬼打墙一般,我实在忍不住抬头,用粤语嚷着:

“炒蛋啦?烘底啦?”

假扮观光客瞬间破功,突然有种回到家的安适与惬意。◇

——节录自《只是微小的快乐》/ 皇冠文化集团

(〈文苑〉选登)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南方的冬天,霜降时,空气里充满了一种特别的草木气息。是寒霜落在树木、草叶上,氲湿了,又在朝阳照射、日头回暖里渐溶,霜气在冬日的天光里静静散发开来,轻柔、清冷,充满了深冬里的水寒气,还有熟透了、衰败了的草木气,田野里烧荒的烟气,遍布,无处不在。所谓“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便是这样一种亘古的况味。
  • 约20余年前上海电视台做过一档节目,是说唱艺人摹仿从前上海街头的叫卖声,上了年岁的老上海听了不仅备感亲切,怀旧情绪也油然而生
  • 秋天的节奏总是很快! 南山上,一天一个颜色,甚至一夜醒来,眺望晨曦中的山色,眼前犹如一个巨人操着无形的画笔,在快速地涂抹。只两三天,山就由绿而黄而红
  • 油菜花是东方大地上,最寻常、最芬芳,诗情画意的植物,她是阳春三月时的花开成海,也是万户千家的稼穑生计,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油的来源。清朝乾隆皇帝对油菜的赞誉最是明亮,“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 赏花者在花丛里蝴蝶般飞舞,忙着用手机拍照。抬头遥望,无边无际、高低起伏的高山平原上的矮箭竹,更显得翠绿了。前方的奇莱北峰,远远地高耸云雾里。
  • 她们总是在黄昏里来到。西天的红云薄了,田野远远的,温柔,寂静得像一方晾晒在风里的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