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为新西兰大撒钱 欲迫政府取消5G禁令

在去年11月,新西兰通讯安全局阻止华为参与新西兰的5G网络建设后,华为在新西兰主流媒体上投放了大量广告,并赞助各种活动。专家说,这是华为在试图改善其在新西兰人心目中的形象,从而对政府施压。(STR/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编译报导)4月18日,新西兰Stuff新闻网的一篇文章引述专家的话说,华为自从被新西兰通讯安全局禁止参与5G网络建设后,加紧了在新西兰的舆论攻势,其赞助新西兰的主流媒体及地方政府等的各种活动,旨在改善形象、扭转民意,从而给新西兰政府施加压力,以期能够在新西兰咸鱼翻身、成为打开五眼联盟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对其禁令的突破口。

华为欲突破封锁 新西兰是突破口?

报导说,去年年底,新西兰政府通信安全局(GCSB)以“重大网络安全风险”为由,阻止了华为向新西兰电信巨头Spark提供5G设备、参与新西兰的5G网络建设。自那以来的几个月中,这家中国的电信巨头就发起了一个公关运动,旨在取悦新西兰消费者。

例如,在一系列整版的报纸广告中,华为以“5G没有华为,就像橄榄球运动没有新西兰”为广告词,把自己在5G网络中的地位与新西兰在英式橄榄球运动中的地位相比。从那以后,华为的这个广告就持续地在Stuff新闻网和《新西兰先驱报》(NZ Herald)的在线平台上播送。

华为的这些赞助行动引发了很多新西兰人的担忧,比如,华为的标志出现在所有《新西兰先驱报》的焦点视频中,甚至连总理每周例行的内阁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中都有。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国际网络政策中心负责人佛格斯‧汉森(Fergus Hanson)表示,虽然各个公司都推出广告宣传自己,这种方式合情合理,但华为的宣传目标很明显,就是要给新西兰政府施加压力。

“华为显然意识到了这是一个互相关联的问题,如果它想要在西方世界维持其市场准入的话,它就必须把它(禁令)扼杀在萌芽状态。”

汉森表示,如果华为能够迫使新西兰政府在对其的5G禁令上退步,这就将是华为的“重大战略的胜利”,并有助于破坏五眼联盟其它国家(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和加拿大)阻止华为的立场。

他说,目前华为的攻势“是一种温和、友好的方式,但如果新西兰坚持对华为的禁令,那么中共可能就会开始那种暴躁和愤怒的中国式行动,就像现在中共对付澳大利亚的方式,诸如减缓其出口等的此类事情”。

澳大利亚在2018年8月出台了对华为的明确禁令,虽然没有提到华为的名字,但明确禁止了“可能受到外国政府法外指示”的设备供应商。这导致中共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申诉,并针对澳大利亚的出口施加影响。

美国和日本也都对华为发出了禁令,英国和加拿大目前稍微有点摇摆不定,而新西兰的大门对华为还没完全关闭,因为Spark的提案目前也只是暂时停止,所以华为可能感到在新西兰还有机可乘。

5G可使国家瘫痪 华为有安全风险

文章说,世界各国都在准备转向第五代(5G)移动标准。5G承诺数据速度比4G快100倍,但因为它与传统的网络设计不同,所以会带来新的安全风险。华为声称其5G的部署速度比竞争对手更快,价格也更便宜。

汉森表示,如果华为参与一个国家的5G网络建设,最大的国家安全风险就是网络破坏,这家中国电信公司有能力通过关闭5G网络使整个国家陷入瘫痪。

5G网络的设计可用于连接国家经济的每个部分,包括运输网络、电网、医院甚至无人驾驶汽车等等。“如果5G能够像承诺的那样运作,基本上就可以关闭整个国家的经济。”汉森说。

GCSB在其去年11月份的关于Spark提案的决定中,已经在其5G情况说明书中明确地承认了存在这种风险。只是这个文件并没有提及华为或任何其它电讯运营商的名字。

GCSB说:“任何对公共电信服务或者公共电信网络支持的通信机密性和完整性造成的重大干扰都可能对我们的经济福祉、我们的健康和国家安全、公共机构的完整性以及我们的国家安全产生重大影响。”

GCSB发言人表示,他们已经给了Spark机会,它可以通过“对所发现的风险进行缓解”的计划,来回应禁止华为参与的决定。

为什么不能是华为5G网络?

文章说,电信基础设施已经成为一些国家从事间谍活动、破坏活动或外国干预的一个有吸引力的目标。

在中国,法律要求私营公司设立党支部,大多数公司的老总都是中共党员。中共法律中的一个条文还规定,任何中国公司都不能拒绝帮助中共当局搜集情报。虽然华为一直否认受中共当局操控,但此前很多报导都指其与中共国安等系统联系密切。

汉森表示,中国在中共的统治下变得越来越专制,它可以利用华为在国外建立的5G基础设施,反过来对付这些国家。“中共目前正在做的事情,让人不敢相信它不会强迫中国公司并采取更激烈的行动。”

汉森举例说,华为是位于埃塞俄比亚的非洲联盟(AU)总部的主要通信技术系统供应商,这幢大楼的2亿元建筑费用同时也来自中共当局的捐款。

去年年初,法国报纸Le Monde Afrique报导了这幢建筑的计算机系统存在问题。这篇报导说,五年来,非洲联盟服务器的数据都在半夜转移到上海的服务器上。据报导,建筑物的墙壁和桌子里,还发现了麦克风和窃听装置。

谁拿了华为的钱?

报导说,华为在新西兰两大媒体集团——《新西兰先驱报》和Stuff新闻网所在媒体集团都投放了大量广告和赞助。

但《新西兰先驱报》编辑善安‧库利(Shayne Currie)表示,华为与其母公司NZME媒体集团的商业安排是“保密的”,所以不知道内情,但媒体始终保持了编辑的独立性和决策权。不过当被问及华为是否赞助了先驱报的付费主打平台Premium时,库利却没有回应。

华为新西兰的副总经理安德鲁‧鲍沃特(Andrew Bowater)也表示,华为与先驱报和Stuff新闻网等媒体只是客户与媒体的关系。“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编辑控制,只是纯粹的设备推广。”

华为还赞助了新西兰最重要的新闻奖项——Voyager媒体奖。这个奖项的主管简‧法瑞(Jane Phare)表示,他们与赞助商的安排是保密的,但她确认,没有赞助商在评判或对参赛作品的提名上有任何发言权。

另外一个接受华为赞助资金的组织是新西兰地方政府(LGNZ)的全国组织。LGNZ发言人表示,华为是2017年新西兰—中国市长论坛活动的一次性“白银”(第二大)赞助商。“我们与其它组织共同组织活动时,我们需要寻求赞助。”

华为新西兰公司称,它在新西兰进行的赞助,大多数都是受赞助方自己找来的。

专家:华为赞助媒体不合适

报导说,除了向多家媒体机构(包括Stuff新闻网)支付广告费用外,华为还赞助了新西兰的政治机构和媒体组织。

在新西兰,私营公司完全有权进行广告和赞助活动,而这些活动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但鉴于政治敏感性,中国问题专家、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质疑华为给新西兰媒体砸钱的恰当性。

“我们民主的力量依赖于新闻自由,不受公司审查制度的控制或限制。”布莱迪教授说,“媒体的工作,就是掌握问责并提出疑难问题的权力。”

华为赞助了《新西兰先驱报》焦点视频节目的所有内容,甚至在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每周新闻发布会的直播上,都有华为的标志。

报导还认为,华为还将赞助《新西兰先驱报》未来将付费的深入报导平台。

华为利用民主国家的弱点

报导引用美国情报机构前顾问、国安分析师保罗‧布坎南(Paul Buchanan)的话表示,华为试图转变公众舆论的举措,将成为其向新西兰政府施加压力的源头。他认为华为的公关活动是在中共采取更加激烈的措施之前的“预演”。

布坎南说:“华为并没有在澳大利亚进行这样的广告活动——那是它觉得没有必要,因为在澳大利亚,华为被禁入5G网络已经是定了音的买卖,而且(中共)已经把澳大利亚投诉到了WTO。”

布坎南表示,在新西兰这样的自由民主国家中,华为有权在其想要花钱的地方花钱。“民主国家的致命弱点就是信息自由”,“你不会看到人们代表思科、西门子或其它电信公司在中国开展这类活动。”

“这是中共的优势。它可以利用民主制度的信息自由,反过来对付这些民主制度国家。”他说。#

责任编辑:徐亦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