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社会信用制度侵权 学者:中国公民应警觉

人气: 13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湾台北报导)中共试行社会信用制度,发行社会计分卡,对受试者评分并给予奖惩,积分低者需接受无法买车票、机票等惩罚待遇。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表示,社会信用制度推动结果侵害人权、人民隐私,而且让有权力的官员掌握所有人的隐私,甚至滥权侵害中国每一个公民,中国公民“毫无防备、毫无抵抗、毫无申诉的机会,状况实在太惨了”。

中共2018年试行社会信用制度,超过1700万人被限制购买机票、近550万人被限制购买高铁票。

曾建元指出,任何对人民处罚的手段或是国家手段,都不可以在没有法令依据情况下伤害国民生存权。社会信用制度没有立法,连立法程序都没有走过,就随便剥夺任何人的权利,只要不符合提供社会积分的机构或金融公司所设定的条件,都被排除在公共服务范围之外,这是不对的。

曾建元表示,社会信用制度的积分标准怎么评判?怎么设立?谁来评定?都缺乏客观标准、公正的机制。

在商业行为中,个人与发卡公司或金融公司之间的信用关系另当别论,可是社会积分、社会信用如果变成国家来进行统整管理,在缺乏客观超然中立机构下,由国家进行评定时,常常会让承办的公务员滥权,造成对人民的迫害。社会积分涉及个人生存权,不是单一公务员就可以决定,应当有一体的认定机制。

曾建元说,社会信用在民主国家都用严谨的程序来作认定。民主国家只有犯罪者经过法院判决,才会被限制社会信用权利,或是在犯罪侦查期间,暂时冻结,若还嫌疑人清白,还要给他补偿。

中共的做法却让任何官员包括承办业务的人员,都可能基于不同的动机去伤害任何公民,公民在没有明确标准,而且没有分辨分数的机制下,被剥夺了基本生存权利。中共声称生存权是最重要的人权,这真是最大的讽刺。

不止老百姓受伤 官员也暴露风险中

“社会信用制度让有权力的官员掌握所有人的隐私。”曾建元指出,中国人恐怕个人隐私、权利,已被不知名的任何官员侵害而不自知;且在中国(人治)制度下,没有任何机制可以禁止官员滥用权力去伤害、侵害公民。中国大陆老百姓还没感觉到这种惨状,很多都被洗脑,可能还以为这是国家进步的象征。

曾建元表示,因为社会信用制度而受伤害的不是只有一般老百姓,共产党官员同样暴露在个人资讯被长官监控的风险之中,人人自危,除了中共领导人以外,其他人都可能受到控制。

他警告,中国一般老百姓不要以为这只是单纯的个人社会信用问题,或保护交易安全,“大家不要把自己的基本生存权利、个人人格尊严全部让度给国家(中共)。”

对于怎么打破中国人接受社会信用制度的顺民态度,曾建元说,只有透过更多的资讯、更多报导穿透铁幕。现在是网路资讯时代,资讯在网路世界不会消失,经过不断流传,越多相关报导、越多流传,哪怕是在自由世界或中国大陆封锁的防火长城之外,总有一个破口可以突破进入中国,只要给时间,会逐步让更多的中国老百姓知道问题的厉害程度,就有机会设法改变这种制度。

老赖地图APP 公然泄漏欠债资讯

中国河北省2019年1月启动“老赖地图”测试版应用软体,手机用户只要登录这款软体就可以扫描周边500公尺内欠债不还者相关资讯,还可分享给朋友或社群。

曾建元表示,欠债资讯属个人隐私,除非经过公权力机关(只限犯罪侦查机关)认定或法院同意(如债权人声请民事法院进行追讨),债务人个人资讯才可以被使用,但只限于使用目的并非公开资讯,只有法院或追债的人才能调阅,其他跟债务无关的人不可以拥有或加以利用。

曾建元说,欠债可能有不同原因,可能欠一家或多家,不代表对所有人都会欠债。一般民主国家金融机构有征信,那是商业行为,也是消费者申请金融机构的信用卡或网路支付签署契约时,同意在某些条件下让发卡公司使用个资,但有一定的限制,而且是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这么做。

曾建元表示,每一笔商业行为或每一个金融机构,透过商业机制自行承担风险,不需要国家介入掌握每个人的资讯。中共大规模、全面性的社会信用制度,是遂行国家对人民、社会全面的监控,这才是这个制度的根本,跟维持社会交易安全秩序没有太大关系。◇#

责任编辑:韵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