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5G技术大战:华为全球扩张与美国的抵制

展望5G新时代,在美国抵制华为渗透的角力中,到底谁胜谁败? (AFP)

人气: 76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持续扩张20多年,如今已成为全球化的跨国公司,并一直宣称在5G领域占主导地位。不过,自2018年年底华为太子女孟晚舟被捕以来,华为对世界各国构成国安威胁的问题备受全球瞩目。美国情报部门指,华为网路设备可能开设“后门”,或让中共借此从事间谍行为。美国为此呼吁抵制华为的渗透,并敦促盟国跟进。尽管华为如今在海外屡屡碰壁,但仍宣称形势大好。展望5G新时代,在美国抵制华为渗透的角力中,到底谁胜谁败?

5G技术大战

5G是指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其峰值理论传输速度可达每秒数10Gb,比4G网络的传输速度快数百倍。能够连接更多的终端设备,为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远程教育和医疗等提供服务网络,让物联网、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得到更广泛的运用,社会各领域都可能随着5G的运用而发生重大变革。

在升级消费者体验的同时,5G网络发展也会带来国家安全的风险。5G网络所依靠的复杂软件有很强的适应性,会进行自动更新。这意味着5G服务商可以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更改数据,甚至插入“后门”,拦截政府、情报机构和企业通信。

从2018年开始,美国政府因国安考虑,开始严审华为的设备和技术。去年8月,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签署法案,禁止美国政府人员与政府承包商使用华为与中兴技术、产品与零件,并敦促盟国跟随。

川普政府认为,5G是一个战略领域,任何主导5G技术的国家,将在未来拥有经济和军事上的优势,与美国意识形态不同的专制国家中国(中共)如果占据这个优势,将使美国和盟国陷入危险的境地。

美国国会议员、政府和情报官员们普遍认为,华为的设备可以被中共用来搜集情报。中共的《国家情报法》第七条规定,任何组织和公民都应当“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自去年以来,美国以“安全问题”为由,敦促包括欧盟和其他一些“盟友”禁止华为参与当地的5G建设。近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他对说服欧盟强硬对待华为存有希望。但“由于情报官员是实用主义者,而非政客,他们需要在现实世界中管理风险。”

4月初,《华盛顿邮报》报导称,美国安全官员正在思考如何阻止网路互联带来的破坏性攻击和潜在间谍行为。报导称,虽然美国官员尚未放弃敦促其它国家阻止华为参与5G建设,但他们也认识到,很多国家已经在5G建设中使用低成本的华为设备。

而在另一篇报导中,直接将美国官员现在的做法称为“后华为未来”的备选方案“B计划”。他们已经开始讨论采取加密、分段化网络组件以及设置更高安全标准等手段保护关键系统。

华为布局发展中国家 再向发达国家渗透

华为于1987年由具有中共军方背景的任正非创立。经过30余年的发展,目前已成为全球第一通讯设备供应商、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机厂商。

据《华为管理变革》一书介绍,1994年,任正非提出,“10年后,世界通信行业三分天下,华为将占一分”。

华为在1996年进入了俄罗斯市场,1997年进入拉丁美洲市场,1998年进入非洲市场,2000年进入亚洲市场。截至2005年,华为已经扩张到世界各地,建立了很多海外子公司。

华为在初期采取了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进行“撒种子”的策略,即把国际化重点放在了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上,然后再慢慢地向发达国家市场渗透。

任正非在一次讲话中称:“当我们计划国际化的时候,所有肥沃的土地都被西方的公司占领了。只有那些荒凉的、贫瘠的和未被开发的地方才是我们扩张的机会。”

到了2008年,华为销售额的75%都来自中国以外的市场。

《华为管理变革》指,2009年,华为建立第一个5G研发团队。近年来,为了开发5G,华为开展了一系列合作活动。华为与纽约大学、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剑桥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等20多所大学,与德国电信、沃达丰、NTT DoCoMo(日本一家电信公司)、Telefonica(西班牙电话公司)、TeliaSonera(北欧一家电信运营商)和Etisalat(阿联酋电信)等20多家运营商,与其它行业的领先企业(如宝马、大众、沃尔沃、西门子和博世等),以及10多个5G全球行业机构建立了密切合作关系。

《华尔街日报》报导,华为全球化布局,主要市场有中国、欧洲中东非洲(EMEA)、亚太、美洲等地区。2012年和2013年欧洲中东非洲(EMEA)地区是华为最大的营收市场。

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称,华为为非洲超过50个国家部署了超过一半的无线基站、超过70%的LTE高速移动宽带网络以及超过5万公里的通信光纤网络。

去年以来,华为在一些西方国家受挫,但仍有电信行业分析师认为,发展中国家会出于成本考虑继续选择华为。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报告指出,在中共政府资金的支持下,华为的电信网络成本比其它竞争产品低20%至30%,华为还为外国客户提供慷慨的租赁或贷款条件。许多国家受到大幅折扣的经济诱惑,拒绝华为的产品意味着要为安全支付“溢价”,这往往受到经济部门的反对。

去年11月,华为常务董事、运营商BG总裁丁耘在伦敦举行的第九届2018全球移动宽带论坛期间宣称,华为已经签署22份5G网络合同,并正与“全球50多家运营商”合作进行5G测试。

美国等国家为什么抵制华为?

近年来华为因为后门风波、安全风险、多国抵制,频频登上国际媒体的头条。

华为长期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窃取商业机密,以及从事美国情报部门指出的违规行为,但华为一向对这些指控予以否认。

4月20日,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引述消息人士报导,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指控华为接受来自中共的国家安全委员会(China’s 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中共军队(People’s Liberation Army)与中共国家情报网(Chinese state intelligence network)等安全机构提供的经费。

美国对华为的怀疑由来已久,理由是担心中共在华为设备中安插“后门”,盗取美国的机密信息。尽管目前鲜有证据证实华为参与了间谍活动,但专家指出,问题焦点不在于华为是否已经替中共政府进行了间谍活动,而是中共的专制本质,导致企业和政府间的界限正在消失。

据美国之音报导,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中共政府与表面上的民营企业之间的界限“模糊不清”,尤其是合法行为及公平竞争与撒谎、黑客行为、欺诈以及偷窃之间的界限模糊不清。

许多西方机构认为,中共的专制体制意味着,如果被要求与安全机构合作,无论是私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都将不可避免地被迫合作。而且,中共的《国家情报法》就明确要求中国企业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有消息称,美国业界人士估计,中共大约向华为提供总数在1千亿至两千亿美元的补贴,试图通过华为在世界的扩张,控制全球通信系统。

美国中情局(CIA)在2011年10月的一份公开调查报告中披露说,在过去三年里,华为从中共政府拿到近2.5亿美金的资助,为中共提供情报服务。华为类似于前苏联克格勃式的情报部门。

美国国务院高官今年2月6日说:让华为进入5G就是助中共扩大监控。美国政府的表态清楚说明了抵制华为的原因。

众所周知,华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任正非曾是中共军人。有关华为与中共政府的关系、以及作为非上市公司所有权关系的不明朗,在许多国家都引起质疑。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2012年的一份报告再次引发美国对华为是中共间谍工具的担忧。报导警告说,华为为中共军队的精英网络战机构提供特别网络服务。

日本媒体2018年底披露,华为通信设备内被发现有“多余零件”。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2018年7月发布报告,披露华为或与非洲联盟的重大数据泄漏事件有关。

澳洲信号局局长麦克.波格斯(Mike Burgess)在一次采访中分析了西方国家拒绝华为5G服务的原因。他说,“如果未来的5G网络突然中断,国内的电力和供水系统可能将跟着中断,金融部门或其它重要机构也可能会受到影响。”在一开始建设5G网络前,首先应确保国家安全问题,他强调“这是一个基本问题”,并对华为的网络设备可能被用于网络攻击和间谍活动表示担忧。

美国共和党籍参议员汤姆.卡顿(Tom Cotton)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华为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的情报搜集工具,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任正非)曾是中共军队的工程师。”“如果像华为这样的中国电信公司违反我们的制裁或出口管制法律,就应该得到‘死刑’(death penalty)。”

资深政经评论家、资深新闻媒体人林保华表示,华为是中共反美反西方活动很重要的白手套。

加拿大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教授、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前战略分析师斯蒂芬妮.卡文(Stephanie Carvin)表示,中国(共)拥有“强大的”全球间谍网络。“华为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一家正常的公司。”她认为,华为作为被中共选中扶持的所谓“冠军企业”,代表着中共的利益。

今年1月,波兰当局以间谍罪名逮捕了一名波兰籍的网路专家、还有一名中国人。这名中国籍嫌犯是华为员工,这起案件也再度外界对中国电信巨头藉“后门”窃取情资的疑虑。

安全问题曝光后 华为海外发展日渐艰难

去年以来,华为遭到国际社会的围堵封杀,美国、澳洲、新西兰、日本等国家已先后宣布,禁用华为5G网路设施。

《纽约时报》报导称,美国官方实质上阻止了华为向美国销售其电讯基础设备。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导,除了华为的通信基础设施产品,其智能手机也没能按计划进入美国市场。华为原计划在2018年1月的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与美国电信服务商AT&T合作推出新手机,进军美国手机市场。而在美国国会多名议员向联邦通信委员会发出联名信,对华为通过美国主要通信服务商销售客户终端产品的计划表示忧虑后,AT&T取消了同华为的合作。

同属大洋洲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其通信基础设施非常薄弱,有意进行大规模扩建升级,并且修建通往澳大利亚的海底光缆。华为2016年就已经同意为该国新建通信网络。但据路透社报导,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正在发动一场强大的公关战,试图在竞标中战胜华为,抵制中共在南太平洋上的影响力扩张。

华为在连续碰壁之后,非常重视深耕多年的欧洲市场。在整个欧洲市场上,包括德国电信、英国电讯在内的众多电信业巨头都大量采购、部署华为的设备。但是在去年7月,英国情报机关的一份报告认为,华为为英国电信领域提供的众多关键设备,造成了一定的安全风险。

德国政府计划在2019年上半年举行5G频谱牌照拍卖,这将是一个投资规模高达800亿欧元的巨大市场。对于深耕德国市场多年、早已成为德国多家电信企业主要供应商的华为而言可谓志在必得。但是,德国政府内部有声音认为,来自中国的电信设备会威胁到德国的国家安全,呼吁将华为等中国电信设备厂商排除在德国5G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之外。

台湾当局则在酝酿延长针对中兴、华为这两家中国厂商的电信产品5年禁令,认为这会造成安全隐患。12月10日,立法院部分议员呼吁将华为禁令延伸到金融领域,禁止银行、保险公司使用华为的服务器、交换机等产品。目前,华为在台湾只销售无线电话等消费类产品。

中国的华为、中兴,瑞典的爱立信和芬兰的诺基亚被视为全球四大通信设备商,他们主导了5G网络所需核心网络技术的市场。而华为被认为处于领先地位。

但是也有文章表示,华为在5G领域中的发展并不是顺风顺水,去年9月份发布的数据显示,当时全球共产生了17个5G订单,而爱立信则拿下了7个,诺基亚则是在近期先后获得了国内三大运营商合计20亿欧元的5G大单以及南非的5G市场。就拿5G订单数量来说,华为是落后的。

各国政府对华为产品安全风险的警惕,令其海外业务发展日益艰难。

近日,Strategy Analytics的Service Provider Group发布题为《领先5G RAN厂商比较及2023年5G全球市场潜力——爱立信、华为和诺基亚》的报告,引发一些争议。

对此,Strategy Analytics4月17日做出澄清。其执行研究总监菲尔.肯德尔(Phil Kendall)发文表示,有充分证据表明华为在5G市场中的强势地位,然而差距并不巨大,需要指出的是,爱立信和诺基亚在5G上也取得了很多成功和市场肯定,此外还有三星公司也取得了初步成功。

“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的市场份额大致相似,形成了强大的全球竞争格局。同时也将给予小型供应商一些健康的市场机会,使得他们可以在这三强之下找到自己的竞争空间和细分市场”。#

责任编辑:何坚

评论
2019-04-21 11: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