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伦多纪念4.25 加拿大政要为法轮功喝彩

4月20日,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冒雨在加拿大安省议会大厦前集会,纪念20年反中共迫害之路。(周行/大纪元)

人气: 6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4月20日(周六),多伦多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冒雨在加拿大安省议会大厦前集会,纪念法轮功学员走过的20年反迫害之路。几位长期支持法轮功学员的加拿大政要,冒雨来现场支持。

20年前,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为争取信仰权利,到北京上访,创造了一个人类和平争取权利的里程碑。20年时光中,法轮功学员持续争取天赋人权,感动了国际社会。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的理性上访让世界注目。几个月后,中共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镇压手段之残酷,令世界震惊。当年参加4.25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目前居住在多伦多的就有几十位。

四位政要与近40位亲历4.25的法轮功学员合影。(周行/大纪元)

亲身经历当年4.25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纷纷回忆当时的情景。当年参加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来自全国各地,他们要求政府释放天津公安局抓捕的45名法轮功学员,并给全国广大的法轮功学员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

尽管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达20年,但当年参加过4.25的法轮功学员们表示,中共编造的谎言最终掩盖不了真相,中共残酷的迫害始终摧毁不了修炼者的意志。

国会议员: 和你们在一起是我的荣幸

加拿大国会议员肯特(Peter Kent)。(周行/大纪元)

加拿大国会议员肯特(Peter Kent)是国会“法轮功之友”的主席。他在演讲中提到,历史上一些专制者对信仰镇压,但信仰一直承传的故事。

他还表示,20年前的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要求可以自由地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手段包括酷刑、非法监禁,等等,迫害持续了20年。

“我们今天的集会很重要,是在提醒中共政府,数以百万计的人还在要求自由。”他说,法轮功学员仍在争取“信仰真、善、忍的自由”。

“今天和你们站在一起,是我的荣幸。”肯特说,“我希望,那些可能在监视我们的中共代理人,将这信息传递给中共政府:尊重自由、人权、法治。”

前参议员:他们是英雄

前加拿大参议员迪尼诺(Consiglio Di Nino)。(周行/大纪元)

当天,数十位20年前万名法轮功学员理性上访的亲历者,站在了横幅“坚守正信的辉煌”前面。前加拿大参议员迪尼诺(Consiglio Di Nino)对着他们说:“你们是见证人,欢迎你们来到自由的加拿大。请继续为人权和自由抗争。我们将和你们在一起。”

随后,迪尼诺转身对现场的数百名听众说:“他们是英雄!”

他说,中国共产党犯下了反人类罪。“我们将继续反迫害。只要我还活着,我都会参加,因为我不想让这个‘魔’扩散到我们的国家。发生在中国的、反人性的事,我们不允许在这里出现。”

迪尼诺表示,要想让中国人获得人权和自由,需要有人每天站出来,告诉人们迫害是错误的。“我们会在这里,和被迫害的人们在一起,我们将尽一切努力,结束迫害”。

“我认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今天的世界更需要法轮大法。”他说,人们已看到世界上发生了很多没人性的事。“我为你们喝彩,因为你们持续站出来,以一种非暴力的形式,和平地展示对人权和自由的诉求” 。

迪尼诺最后说:“只要我还活着,我将和你们在一起。谢谢你们所做的这一切。”

前国会议员: 期望反迫害成功

前加拿大国会议员李申(Wladslaw Lizon)。(周行/大纪元)

前加拿大国会议员李申(Wladslaw Lizon)在演讲中表示,他在当时的共产国家波兰长大,他父亲曾对他讲,共产专制很强大,难以改变。后来,波兰出现了团结运动,并成功推翻了共产政权。

在很多国家,在中欧和东欧,共产政权都倒塌了。他说:“我们在这里集会很重要。最重要的是,让那些在中国的法轮大法学员和其他中国人知道,他们不孤独。”

“谢谢你们回顾20年前所见证过的事件,谢谢你们的勇气。”李申说,“我们生活在自由国家,可以集会、抗议。当我们看到那些基本人权在其它国家被践踏时,我们必须做出反应,并团结在一起。”

他说:“真、善、忍将继续前行。我期望在不久的将来,当我们聚在一起时,我们庆祝胜利。”

华社领袖:民主自由是最大保障

世界民主自由联盟海外发展委员会委员邢增辉。(周行/大纪元)

世界民主自由联盟海外发展委员会委员邢增辉冒雨来支持当天的活动。他说,民主自由最重要的理念是:“就算你的看法和我的不一样,我还是要尊重你的看法,甚至我要牺牲我的生命,去维护你的自由。”

“我觉得,人是最重要的。” 邢增辉说,“我在越南出生,我看到过战争,看到过共产党,我知道(那些故事)。唯有民主自由能够给我们最大的保障。”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