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用林:为中共做事社团快登记或投案自首

前中共驻悉尼大使馆外交官陈用林。(骆亚/大纪元)

人气: 54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日,美澳多国运用“外国代理人法”条例惩罚亲共华裔或中共间谍引起华人社会强烈关注。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告诫亲共的华人社团远离中共,和统会和孔子学院等机构要赶紧登记注册,或投案自首,否则因触犯外国代理人法遭惩罚。

419日,已经入籍美国的前中国国航经理林英,因为“未经申报担任外国政府代理人”,或面临最高10年监禁。作为认罪协议的一部分,林英同意没收其145千美元财产。

检控官指控她自2010年起,多年来都在为中共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军方官员偷运包裹,她也从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员工处收取包裹,将“无人陪伴的行李”走私至北京。

她还鼓励国航同事帮中共军方的包裹从美国偷运到北京,尽管她明知美国联邦运输法禁止在飞机上托运未登机者的行李。

林英(穿白外套者)17日认罪后走出法庭。(蔡溶/大纪元)

她还帮中共官员传递手机上的SIM卡,越过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TSA安全线,确保这张芯卡在航班起飞前规避美国边境官员的检查。甚至协助把正被FBI调查的嫌犯秦飞(音译)送上国航班机逃回中国。

她认罪称,“我按照(中共)官员和我的雇主——中国国航的指示行事。我没有通知美国司法部长。”

“毫无疑问是中共间谍

原悉尼中共总领馆的外交官陈用林接受大纪元专访表示,林英的行为百分之百的为中共政府服务,她毫无疑问是中共间谍。

他介绍,“根据领事关系公约,机长作为政府代表处理外交邮包的东西。但是外交邮包处理有申报程序的要求,必须经过申报,外交邮包可以随身携带,不能打开检查。但也得过安检扫描一下,确保邮袋了没有炸弹之类的危险品。”

他进一步分析,“林本身不是政府代表,外交邮包是有信使托带,她也不是信使,但长期行使信使的角色,那么这个人肯定是中共政府的人,百分之百的间谍,这是毫无疑问的。”

他认为,这不是什么过失、也不是什么走私的问题。这里面夹带很可能是中共政府需要的东西。

他强调,“获得军方信任,这不是一般的人,有可能在中国已经得到训练过派到美国来的间谍。”

“说穿了她就是中共派到美国的一个间谍,不是当地招募的一个间谍。实际上是中共那些偷来的资料、芯片、或者是其它东西最快速度出境的一个渠道。说她违反外国代理人法只是一个很轻的处罚。”

“联邦调查局助理总监斯威尼(William F. Sweeney)”表示,林英在美国最繁忙的机场分发包裹,“利用她与中国政府的合作来挫败我们的安全措施。我们认为这并不是个案,希望它可以作为一个例子,中国和其它外国政府不能违反我们的法律而不受到惩罚。”

陈用林披露,中共在悉尼也是这样干的。“包裹上飞机一般是有程序的,她是偷带进去的。实际上悉尼机场这里他们也是经常干的,通过航空公司的人员可以绕过边防检查上飞机了。”

他还介绍,“以前中国政府喜欢用海上运输,海运是最安全的。但是海运不够快,航空公司是最快的。这个人的角色显然是个间谍,不是一般的代理人,美国人应该用反间谍法来处理这个问题。”

“利用西方法律漏洞打持久战”

林英2016年被抓后被保释,经过四年马拉松角力后,数天前她才认罪违反了外国代理人法。

陈用林表示,美国的代理人法比较松,现在中共前沿组织还在那活动。“(美国)只是要求了几个中央电视台的中共党媒登记注册了,好像那些统战部门并没有要求他们登记注册。”

“现在对林英用代理人法处理显然是避重就轻。但是她替外国政府服务这点是逃不掉的。所以就是适用那个法律的问题。”

他认为,林英花了4年时间打官司其实就是持久战了,利用律师在那里狡辩。“中共有钱,美国政府没什么钱跟外国代理人打官司。所以中共利用了西方法律方面的薄弱环节、漏洞,来执行它的间谍渗透。”

他还举例,澳洲有个著名亲共侨领不满澳洲媒体的揭露,对媒体进行起诉。“由于澳媒不堪昂贵的律师诉讼费,放弃了打官司。并不是实际上输了,是承担不了律师费。”

据悉澳洲制定的外国代理人法相对来说比美国还要严格一些,最高面临20年监狱。

他认为,“代理人法有些规定比较含糊的,不怎么严谨。对付中共间谍活动,有直接证据的,应该启用反间谍法。”

替中共办事或影响绿卡、公民身份

尽管林英已经入籍成为美国公民,但她被警告,如果发现她的入籍申请有欺骗成分,政府“有可能”会取消她的美国公民身份。

而中国新年前,澳洲政府正式拒绝前澳洲和统会主席、大洋洲和统会主席、中国富商黄向墨入籍澳洲的申请,同时撤销他的永久居留权(绿卡)。黄向墨被认为是澳洲外国代理人法实施后首个惩罚对象。

陈用林表示,这些案例说明现在西方开始检查这些环节,开始觉醒。

“由于西方一些国家在经济上依赖中国、向中国(中共)妥协,在执法上很不力,甚至是跟中共合作,把很多中共间谍引进来。这是可悲的地方。这些只看到跟中共经贸上的好处、利润,没有看到自己的主权损失、国家利益损失,及对社会制度伤害,包括澳洲大选,两大党拿亲共团体的献金。”

陈用林表示,澳洲去年通过了反外国势力干预法,修改了反间谍法,包括颁布《外国影响透明法》,这就要求代理人必须注册,关键的就是要实施这两个法律。

澳大利亚《反外国干预法》已于去年12月正式生效,意味着在澳的外国势力代表或政治游说人士必须申报,在公共登记系统中公开与外国势力的关系及日常活动。政府给出三个月的宽限期,允许相关机构和个人在《外国影响透明度注册簿》(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Register)上登记注册。

陈用林表示,“310日宽限度截止。澳洲和统会、孔子学院、学生会、学联、包括什么文化中心、中共华文代理媒体,这些组织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登记注册。所以澳洲政府应该对他们进行处罚、尽快起诉他们,先把案子立起来,让他们这些人知道什么叫法。”

他强调,你只要为中共政府工作都要登记。比如参加中共政府的一个推广活动,中共派所谓的西藏专家来谈宗教自由、批评达赖喇嘛这类项目的活动,你要是去主办、甚至参加支持,都应该进行登记。

他还呼吁全球华人应认清形势,远离中共,不要给自己未来带来麻烦。

澳联邦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此前就表示,“如果哪个人参与了游说或影响政府的活动,却不进行注册,那是非常非常不明智的。”“最终未进行登记的人或机构会面临重大的民事处罚。”

支持黄向墨的亲共社团正在被调查

黄向墨被澳洲拒绝入籍申请和被取消永久居留消息出来后,澳洲当地三家中文媒体头版刊登整版广告,以所谓128个当地华裔社团连署反对澳洲政府的决定,声援支持黄向墨。

陈用林表示,据他得到的消息,这些亲共社团正在遭到澳洲情报部门的调查。

大陆门户网网易转发了澳洲华人社团支持黄向墨遭调查引发恐慌的消息。(网络截图)

大陆网易上转发了“澳洲华人同乡会支持中国商人黄向墨,遭联邦安保调查,引发恐慌”的消息。

陈用林表示,“有些信息掩盖不住,它就自己报导了,自己报导还可以修改一些内容。中共在宣传方面是很有技巧的,但是有些很关键的东西,他们就故意不刊登。”

他也以澳洲华文媒体为例,“澳洲这边亲共媒体也一样,澳洲主流媒体报导很多时候,他们有时候不得不报导一二篇。比如这两年澳洲主流媒体报导很多中共渗透的事情,华文媒体很少报导这方面的事情。有些华文媒体因为要拿中资公司的广告,中资公司广告是大头,不然他们生存不下去。”#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9-04-21 10: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