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移工商场“南向基地” 上亿的饼再做大

“第一广场”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从车站走到广场不到200公尺,意外承接来自各地的移工浪潮。(黄玉燕/大纪元)
人气: 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湾台中报导)第二周发薪日,东盟广场商圈整个滚烫了起来!近3万名移工从四面八方涌来,购物、约会、唱歌,除了消费,辛苦攒来的钞票,甚至为家人添置的衣服、鞋子及日常用品,也在这里汇集,然后一笔笔地往家里送。

午后2时,小黄司机们从成功路鱼贯驶入,然后分流在广场的各个街角处,守株待兔般地静静等待着移工们,结束一天的欢乐、返回工作地。“他们多半是大里、太平、雾峰工业区来的”,小黄司机张先生算准移工的发薪日,每个月都会到广场吆喝载客1~2回,这一趟行程平均收入在500元~1千元之间。

大楼商店街摊位贩卖越南食材,吸引固定客源。
大楼商店街摊位贩卖越南食材,吸引固定客源。(黄玉燕)
大楼商店街区,假日挤得水泄不通。
大楼商店街区,假日挤得水泄不通。(黄玉燕/大纪元)
午后2时,小黄司机从成功路鱼贯驶入,然后分流在广场的各个街角处,静静等待着移工叫车。
午后2时,小黄司机从成功路鱼贯驶入,然后分流在广场的各个街角处,静静等待着移工叫车。(黄玉燕/大纪元)
移工们也会相约在邻近广场的台中公园聚会。
移工们也会相约在邻近广场的台中公园聚会。(黄玉燕/大纪元)
每到周末,聚集来自越南、印尼、泰国、菲律宾的移工,声调口音各异,让整栋大楼活了起来。
每到周末,聚集来自越南、印尼、泰国、菲律宾的移工,声调口音各异,让整栋大楼活了起来。(黄玉燕/大纪元)
除了消费,辛苦攒来的钞票,也可以在这里汇集,然后一笔笔地往家里送。
除了消费,辛苦攒来的钞票,也可以在这里汇集,然后一笔笔地往家里送。(黄玉燕/大纪元)

劳动力转动消费力 一广意外承接移工浪潮

距离台中火车站不到200公尺,一栋荒废的旧商场“第一广场”,是20年来由移工自行筑起饶富生命力的地下社会经济,这不仅让一栋破败大楼死灰复燃,还支撑起整个商圈的消费力,三百多家靠移工吃饭的异国商店,每个月为市府赚进大把钞票,据估计,月营收可达1.2亿元。

如今这股庞大的消费力,不只限于围绕“东盟广场”的几条街区,其动能甚至向外扩散到邻近的一中商圈。随着台中大车站工程陆续完工,有三井等大型商场的进驻,预料这股来自全台的移工量能,还会再扩大。在新南向政策推动下,甚至有机会成为台商前进东南亚的前哨站。

根据最新统计,2018年10月底,台湾外籍移工人数已破70万,约占台湾人口的近1/40, 代表每40个台湾人就有1位是移工,移工已是台湾不可忽视的劳动力。六都移工人数比一比,桃园超过11万人最多,台中居次也破10万,除了劳动力,若将邻近台中的县市彰、投、苗和云林加总起来,中台湾22万移工大军,所创造的经济力同样不可小看。

地下三层、地上十三层的“第一广场”,曾经风光一时,二十多年前是台中的住商混合百货指标,拥有着老台中人的年轻回忆,但随着附近商场接连火灾、发展重心转移,广场人潮不再,更曾一度破败没落,成为治安死角。入夜后,常见巡逻警车一路鸣叫。

幸好“第一广场”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从车站走到广场不到200公尺,意外承接来自各地的移工浪潮。每到周末,第一广场聚集来自越南、印尼、泰国、菲律宾的移工,声调口音各异、混杂着尖锐的喇叭声,让整栋大楼活了起来。

本地店家陆续迁出,专营移工的餐厅及商家接替进驻,约会、逛街、唱歌、喝酒,移工们不仅救了旧大楼广场,一直到现在影响力还在扩大中。

继光商圈主委张进鑫说,“光是中彰投的移工就超过18万人,假设有两成移工周末到这聚会,每个月就超过10万人、一年就将近有百万人来这里消费,可想有多热闹了!”

根据市府经发局发布的数字,去年移工在东盟广场及商圈的消费,让商家每月营业额达1.2亿元,消费力惊人。张进鑫说,“目前这里大约有300间移工店家,彼此生态分明,早已自成一格。”

借力使力!移工商场培植“南向基地”

看准这股移工消费力,台中市政府在2016年将“第一广场”正式更名为“东盟广场”,着手整顿大楼的软硬体设备,各国庆典活动更是进一步带动了广场商机。近两年,相中移工商机的还有旅宿业者,3家新的旅店分别包下4、9、11楼,走平价路线,也分别锁定了背包客和东南亚客人。

百万移工串起的商机,其实还不仅于此,市府除了在3楼导入“移工咨询平台”、“服务中心”等软性服务以外,还打算配合中央“新南向政策”,于去年计划投入上亿元,分3年打造“新南向基地”,为有意南向发展的业者搭建平台,将移工消费产业化。

目前第一阶段设计工程已发包,市府经发局表示,会先导入以辅导本地人、新住民为主的“创客中心”,未来将纳入跨境电商、创业交流、东南亚实验场域等,期待将移工商机“外扩效益化”,而非只是单一消费端。

原本在中区开设旅店、经营民歌餐厅的继光街商圈主委张进鑫,两年前就进驻大楼12楼自行开创“福尔摩沙云创基地”,希望以“地方创生”的概念,运用商场的移工优势,打造串联东南亚市场的产业链。

至于具体做法,张进鑫举例说,以台中天津商圈为例,有许多过季衣服到批货市场,价格几乎剩一成,但如果让移工“蚂蚁雄兵”小量寄回自己国家,既不破坏本地市场,运往国外的服饰又可在当地卖得好价钱,这也算是一个资源循环。

张进鑫说,据他所知,“每位移工一次可寄出20件衣服,每件以100元计价,每批货成本是2千元,对移工而言,是负担得起的。”他说,事实上早有不少人正在做类似小量的代购模式,但若是这边有平台可提供一条龙服务,也可将更多消费力留在台湾、扩大规模。

市府改朝换代 业者忧大楼改造做一半

大量商店撤出后的第一广场,仿佛被世人遗忘,十余年间形成难解的治安死角。喝了酒的移工成为不定时炸弹,占据楼道间、关了门的商店前。为了救一广,看尽商场30年的兴衰的大楼管委会秘书金寿芳说,大楼外观是门面,为了让更多人愿意走进来,她曾经卖力申请到社区改造的经费,把大楼前经营成小花园,充满绿意盎然的植物墙;但是这样的努力,却在一夕间,被清洗外墙的废水冲垮、捣烂。

问题不仅反映出公私步调的不一致,新市府团队上任后,业者的疑虑更大了。主委张进鑫说,很担心“新南向基地”变成空中楼阁。金秘书更直言,“说好的大楼墙面、地板要改善,一定要先做到、不能跳票。”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