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朱军性骚扰案 受害女生:给一亿也不和解

受害人弦子19日公开说:给1亿元也不和解,希望她是最后一名受害者。(@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

人气: 106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心茹综合报导)女实习生弦子去年起诉央视名嘴朱军性骚扰一案,引起广泛关注。近日,受害人弦子接受媒体采访时,揭露了曾被朱军律师“泼污水”;并公开放话说:给1亿元人民币也不和解,希望她是最后一名受害者。

“给一亿也不和解”

4月19日,女受害人弦子在接受陆媒采访时说:“朱军案按说在四年前报警、主动起诉朱军,我可能在很多人心中也配得上独立人格这个词?但我依然不觉得自己承受了足够的挑战,有自我标榜的资格。”她强调一点:“给一个亿也不会和解的,这个我保证。”

被对方律师泼污水

弦子表示,上法庭之前她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被对方律师忽然质疑有“妄想症”,弦子哭笑不得。

弦子在微博写道:“也算一个科普,我之前并不知道性侵案中常有这样的泼污水方式:在法庭公然宣称女方有妄想症。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受害者必须自证是‘正常人’,我曾因此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非常痛苦,直到法院调取了五年前的病例。这是折磨受害人有效且无聊的手段,希望我是最后一个承受者。”

网民纷纷声援

网民“兜兜里有转转糖”声援她:“这些人真的是无恶不作,姐姐辛苦了。” 弦子回复道:“是的,最大的折磨是我当时觉得自己有情绪问题,但因为害怕继续被攻击,只敢和最亲密的人说而不敢求助,后来律师才和我说,这是性侵案辩护的常见手段,我真希望其他女生不要遇上,没人应该承受这样的羞辱。”

网民“Permanent矫情”写道:“真的是很了不起了……如果是我,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得了。” 弦子回复道:“这个是最大的折磨,其实一个女生遭遇了这样的痛苦,精神失常也是可能的,但偏偏我们要告诉我自己,我们要做一个最正常的人,这样别人才会相信我们的清白,非常悲哀。”

网民纷纷鼓励她:“保护好自己,既然对方都开始这么做了,就意味着没有下限了。”“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姐姐加油。”“只怕还会有其他更下作的招数!从否认那一刻开始,他们就抱定了无赖到底的心态。只有在精神上战胜‘它’,才可能在‘法律’上战胜‘它’。”

朱军憔悴现身

与此同时,久未露面的朱军,近日被微博曝光疑似成为“闲散人员”。

搜狐网4月19日报导,久未露面的央视主持人朱军, 被网民曝光与友人一起画画的近照。照片中,他穿着灰色毛衣,在书桌上画着山水画,看起来苍老了不少,不仅头发花白,人非常浮肿,而且比起在舞台上时憔悴了许多。

朱军近照。(网络截图)

此次露面是朱军陷入“性骚扰”风波以来,第二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朱军猥亵女实习生丑闻于去年7月26日曝光,受害人弦子在微信朋友圈里揭露,四年前她在央视《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在一间化妆室里,她准备采访朱军时,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被朱军隔着衣服猥亵、强吻,直到有嘉宾进来,她才得以逃离。#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4-23 5: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