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诗解党话词语系列(90)

伍新:解“鲁迅‘痛打落水狗’精神”

人气: 2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3日讯】【解体党文化】之六:习惯了的党话(上):中共盗用国家政权对民族文化和语言的深刻伤害,可以说前无古人。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被党文化严重污染的语言,严重地损害了人们反思中共、反思党文化、构思民族未来的能力。很多人都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人们用中共制造的语言批判中共,愤怒声讨中共的文章仍然称中共建政为“解放”,有人在“退党声明”中仍然说“我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让人简直难以分辨他到底是要唾弃中共,还是要感激中共。在中共政权摇摇欲坠、人民亟待回归正常人类文化的今天,认清附着在民族语言上的党话,清除党话,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

——题记

扣扣十三岁,一幕崩心碎。邻打生母死,空恨无力卫。
父子凶手四,少小一顶罪。只给判七年,三载多转回。
葬后赔千五,欺人太卑微。长兄为乡官,枉法党吹灰。
二十二年后,年关抓机会。挥刀报大仇,父子三命赔。
案惊全社会,留人呼声沸[1]。博士章天亮,正史真眼光。
假设按正常,处理会恰当。法律与道德,利弊全衡量。
国法威严护,大赦孝道扬[2]。恶党之字典,孝字义被贬。
红朝非人朝,横行妖霸道。楞给判死刑,孝道鸡毛轻。
善为人本性,党性所不容。非真不看重,视若眼中钉。
百善孝为先,恶党忌惮善[3]。不止杀肉身,更杀人灵魂[4]。
本性假恶斗,整人狠绝透。砸碗统口径,偷奖告密生。
截访害冤民,血泪痕再增。维权当罪问,滥抓复转兵。
冤狱悲不堪,养老金扣净。加霜复积雪,下石砸落井。
共产恨[5]毒瘤,打倒不甘休。白帽红旗手[6],痛打落水狗。
一个不宽恕,万段剁馅肉。费厄泼赖缓,报恶恶加厉[7]。
鲁迅暴戾气,革命传统继。山寨非国家,红朝匪天下。
无法无天闹,法律伪恶法。道德亦假冒,逆天另一套。
无神唯物论,人命同蚁蚊。哲学号斗争,血腥味津津。
高级动物称,崇尚进化论。弱肉供强食,法则效丛林。
虐杀生快感[8],霸凌享独尊。将人打翻地,万脚踏再踢。
如此犹不止,视人同狗彘。流氓无产者,领导阶级诩。
马克思心目,不齿之蠢驴[9]。人于恩格斯,不外蛋白质[10]。
列宁为主义,不惜二死一[11]。斯大林言人,死多一数字[12]。
托洛斯基想,战士狗一样[13]。人民之公仆,对人此态度。
毛鲁心相通,一气沆瀣浓。云中落绣鞋,戏演两秀才。
小姐落井后,甲乙联手救。井口甲放筐,小姐坐筐上。
筐不再下送,井用石严封。井下乙无奈,不意摸只鞋。
绣鞋小姐掉,于是有戏瞧。小姐嫁了甲,梦里鞋显耀。
将甲逐出门,小姐乙完婚。毛泽东看罢,直把甲赞夸。
为了娶小姐,就得这办法。周围惊领袖,腹内恶渊薮[14]?
人性党性泯,低层败物恨[15]。嘲笑宋襄公,仁义蠢猪型[16]。
霸王仁义举,视为沽名誉[17]。林肯敌化友,亦不解何由[18]。
更不明太宗,善化放死囚[19]。共党就这货,心邪肠龌龊[20]。
六四后四川,女研遭强奸。公然江答问,罪有应得论[21]。
因一癞蛤蟆,系其真元神[22]。永恒恐惧症,恶党史特征[23]。
痛打落水狗,恐惧骨髓透。红色恐怖术,残酷超限度。
打仗超限战[24],从不择手段。人海战术滥,血海浪滔天。
剩勇追穷寇,缴枪后镇反[25]。建政不赦免[26],运动整个遍。
七八年一轮,恐惧长刷新。划入一小撮,即刻变弱者。
越弱越蹂躏,越惨越动狠。邪教暴政合,邪恶复邪恶。
人类尽毁弃,最终之目的[27]。道是对敌人,咋都不过分[28]。
阶级斗争纲,用烂换包装。运动说不再,只是不挂牌。
巩固专政号,改吹维稳调。反革命势力,不稳因素替。
一小撮不提,照样严打击。杀人转地下,毁人不停息。
把人变非人[29],极力毁良心[30]。大法修炼者,群体性灭绝。
政治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灵魂上摧残[31]。
酷刑全用尽[32],炼炉化灰烬[33]。活摘人器官,尸体塑化展[34]。
对敌不留情,对己更狠凶。井冈山沟深,十万惨死魂[35]。
延安整风酷,心底打寒噤。张志新虐够,轮奸疯割喉[36]。
收拾刘少奇,阴毒狠至极[37]。扣扣太不幸,悲剧被故弄。
恶党末日近,其最惧善勇。恐惧枷锁破,邪灵再不灵[38]。
世局神安排,党在解体中。先行三亿三,三退得新生[39]。
良知快醒悟,顺天自漂红。好人全弃党,中华复光明[40]。

注:

1、据新唐人2019年04月15日报道,张扣扣替母报仇杀人案一审被判处死刑后,尽管张扣扣当庭提出上诉,众多网民也对这一判决不满,大声疾呼“刀下留人”,但近日中共陕西省高级法院终审仍判处张扣扣死刑。

2、详见章天亮:《张扣扣为母复仇后该不该死?如果发生在美国会怎样?》(希望之声2019年4月15日《天亮时分》栏目《政论天下》第2集)

3、“中国共产党害怕人民有良知善念,所以不敢给人民以信仰自由。对于追求信仰的好人,如追求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如信仰耶稣和上帝的地下教会成员,中共极尽其残酷迫害之能事。”(《九评共产党》之八)

4、“曾有很多学者比较共产党极权与纳粹极权政体的不同。这些比较固然有很多真知灼见,但有一点却通常为学者所忽略。纳粹屠杀犹太人只是以屠杀本身为目的,但共产党杀人的本身却不是根本目的,而是手段。信神者相信,人的肉身死亡并不是真正的死亡,灵魂还是会进入天国或轮回转生。而共产党以屠杀的方式,在人们心中植入恐惧,强迫人们接受它的邪说,最终让人类的灵魂在道德的败坏中走向地狱。它不仅要毁掉人的肉体,更要毁灭人的灵魂。”(《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5)》第三章东方杀戮,大纪元2018年05月23日)

5、“共产邪灵主要是由‘恨’构成的。‘恨’是一种物质,它是有生命的,或者说‘恨’就是一种生命,是构成共产邪灵的根本因素。”“‘恨’和‘仇恨’不同。仇恨是因仇而恨,是有理由有原因的,而恨是无缘无故的。像撒旦对上帝的恨和马克思对神的恨,是一种非常邪的恨。那是邪恶赖以维系生命存在的、对创世主的妒嫉、仇视、意欲斗垮的凶恶感情和败坏物质。”“‘恨’造成的行为是混沌的、无理性的、肆无忌惮的、疯狂的、不计一切后果的。”

“共产邪灵由恨构成,它又刻意把恨注入人的心里,把恨的物质因素灌进人的一层微观身体里,使其成为人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让其激发人性中恶的东西,如妒嫉、斗、暴戾、嗜杀等等。”

“人们不知道‘恨’是构成邪灵的物质因素,是邪灵强行灌注到人身体里的,还误以为这种无缘无故的‘恨’是自己的感情。这种‘恨’的物质使今天的许多中国人充满暴戾之气,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可能爆发出来。其强度之大、表现方式之恶毒,甚至会使当事人感到震惊和不解。”(《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六章以“恨”立国国已不国)

6、“中共窃取政权之前,利用对中国文化抱虚无主义态度的变异文化人诋毁中国文化。这些人未必打着共产党的旗号,却起到了共产党想起到、而当时还无法起到的作用。这种看似不来源于共产党的声音更能迷惑人。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鲁迅。”

“鲁迅一生坎坷,怨恨之气盛,自称‘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共产邪灵把这个‘文化大流氓’的一腔怨恨引向了中华传统文化。”

“鲁迅对传统文化、中国历史的态度就是全部否定。在发表的第一篇小说《狂人日记》里,他借书中人物之口宣称:中国的历史上只写着两个字——‘吃人’。”

“毛泽东说鲁迅‘就是这个文化新军的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四章共产邪灵毁人不倦)

“在现在这可怜的时代,能杀才能生,能憎才能爱,能憎与能爱才能文。”鲁迅此言亦表明,他与中共之斗争、暴力思想相合。

7、“打落水狗”,是鲁迅针对林语堂先生鼓励“费厄泼赖”精神,“不打落水狗”的主张而提出的一个歪理。鲁迅认为,“落水狗”,“大都在可打之列”。“忠厚是无用的别名”,不打落水狗,即“自家掘坑自家埋”(详见鲁迅《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一文。该文写于1925年12月29日,发表于1926年1月10日的《莽原》半月刊,后收入《坟》一书),后来被中共成为“痛打落水狗”精神。

“费厄泼赖”,英语FairPlay的音译,系体育运动竞赛和其他竞技所用的专业术语。意指在公平、遵守规则下做事或开展活动,光明正大的比赛,胜利者对失败者要宽大,不要好勇斗狠,不要过于苛刻,不要穷追猛打。

鲁迅有着强烈的攻击倾向。他在《华盖集续编;学界的三魂〈附记〉》中说:“我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或者以半牙,以两牙还一牙,因为我是人,难于上帝似的铢两悉称。如果我没有做,那是我的无力,并非我大度,宽恕了加害于我的敌人。”“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且介亭杂文末编•死》)。

8、“在长期杀人的历史中,中共演变成一个变态系列杀人狂。通过杀人来满足其大权在握、生杀予夺的变态快感;通过杀人来缓解内心的恐惧;通过不断杀人来压制以前杀人所造成的社会冤仇和不满。时至今日,中共由于血债累累,已无善解的出路,而又依靠高压与专制维持到它生存的最后一刻。即使有时采用’杀人,平反’的模式来迷惑一下,但其嗜血的本质从来没有变过,将来就更不可能改变。”(《九评共产党》之七)

9、其实,共产党装神骗人,只是为了利用工农兵而已。马克思根本看不起工人:“马克思,这个假装为无产阶级而战的人,将此阶级的人称为‘蠢蛋(笨蛋)、恶棍、屁股(蠢驴)’(英文原文是stupidboys,rogues,asses)。”(理查德•沃姆布兰德《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10、唯物主义造成了对生命的漠视。由于不承认人的精神要素,只承认肉体要素,恩格斯认为生命不过是蛋白质的存在形式。一个人死了,不过是一堆蛋白质改变了存在形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共产党杀人的重要理论基础。(《解体党文化》之一)

11、列宁的老师、俄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普列汉诺夫,在他1918年4月病危期间口授、苏联崩溃之后于1999年11月发表的《政治遗嘱》中,就曾明确指出:“列宁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为了达到既定目标,他什么都干得出来,如果有必要,甚至可以同魔鬼结盟。”(《解体党文化》之一)

12、斯大林曾说,死一个人是悲剧,死一百万是个数字。李井泉在听到别人告诉他四川省饿死了许多人的时候竟然若无其事地说“哪个朝代不死人?”毛泽东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这就是无神论的共产党人对待生命的态度,所以斯大林迫害死2千万人,占前苏联人口的十分之一;中共迫害死8千万,也差不多十分之一;红色高棉迫害死200万,占其人口的四分之一;现在北朝鲜饿死的人估计也超过100万了,这都是共产党欠下的血债。(《九评共产党》之七)

13、“列宁说:‘马克思主义不可能在工人阶级中自发产生,必须从外面灌输。’列宁费尽心思也不能诱导工人从经济斗争转上夺权的政治斗争。他从而寄希望于获诺贝尔奖的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说它‘对于全世界工人阶级有巨大意义’。托洛斯基更妄想条件反射不仅能从心理上,而且从生理上改变人,像狗一样一听到午餐铃声就流口水,让士兵一听到枪响就勇往直前,为共产党献身。”(《九评共产党》之四)

14、毛泽东说过,我的心和鲁迅是相通的。据看中国2014年03月11日讯,由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的《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的史料书,是根据一位在毛泽东身边朝夕相处与他度过最后岁月的女人孟锦云口述,由内地女作家郭金荣执笔写出来的,应是百分之百的真实回忆。但书中有这么一个小故事,却泄露了毛泽东阴险毒辣的本性,折射出“伟大领袖”一生不守诚信,扬恶弃善的流氓本色。

毛泽东去世前的1975年8月一天,他忽然动起看电影的兴趣,于是工作人员立即选放了一部他喜爱的香港凤凰电影制片厂出品的越剧歌唱片《云中落绣鞋》。

故事的内容大致是﹕一个富有的员外的千金小姐不慎跌落后花园的枯井中,生命危在旦夕,员外贴出告示,谁能救出小姐,便把小姐许之为妻。有两位青年同时应召而来,商量好一个下井,一个用吊绳在上面照应,救出小姐后随小姐的意愿,想嫁给谁便嫁给谁。于是一位青年用筐栓上绳子把另一位青年送到井下,逐个先救小姐,再让青年上来。在井外负责放筐下井的青年,在救出小姐后为了独占小姐,便狠心地不顾另一青年死活,并用大石堵死井口,便抱小姐去领赏,成全婚姻美事。在井下的青年叫天不应,加上井面盖上石头,只见黑茫茫的一片。但他却手拿小姐留下的一只绣花鞋,是小姐被往上拉时丢下的。已婚嫁的小姐一夜忽作一梦,天上飘下一只绣花鞋,即是她在井下丢失的一只。梦中醒来,这位梦中的青年却出现在自己面前。结局是由父亲作主,赶走那位狡猾的青年,迎接这位死里逃出的青年。至于井底的青年如何能逃出的,当然好人有好报,是神仙救他的。

看完电影毛泽东问看电影的人们:“你们说说看,两位救小姐的青年,哪个好些?”众口同声说,当然是在井底的青年好啦,孟锦云更添上几句﹕“还用说吗?井上那个青年真够坏的,他不仅贪人之功,据为己有,还陷害别人。”毛泽东转头问张玉凤,张玉风说:“差不多,这是很明显的道理,我不明白,您干吗要问这么个问题﹖”毛泽东说:“我和你们的看法不一样,我觉得,还是那个井上的青年更好些。”“为什么?”大家一遍惊愕,众口同声的问。毛泽东不慌不忙答道﹕“那个井下的青年对问题的考虑太简单,他缺乏周密的思考,他应该想到井上的青年会使出这一招儿。还是那个井上的青年聪明噢﹗”众人还是不服气,说:“井上的青年太奸猾,不老实。”毛泽东答道:“老实,老实是无用的别名。”还说,“小姐只有一个,他不害另一个,他能得到她吗﹖”

这本书对毛泽东晚年的日常生活、精神面貌、思想状态有细致的描写,不经意地透露了毛泽东奸诈残忍、阴险毒辣不讲诚信的本性。其实这是一个公平竟争的故亊,按游戏规规则应由两个青年的表现决定,再不由小姐论表现择选,或是抓阄决定,何必定要你死我活呢?毛泽东一生从不讲公平竟争,办法就是搞死对方。从湖南“秋收起义”到上井岗井,还是兄弟阋墙的国共争夺,及至建国后的“反胡风”、“反右派”、“反右倾”和“文化大革”,莫不是以搞死对方为前题,管你是战友还是同志,是拥护他还是追随他,只要他认为你威胁到他的权力,就得整死你。

毛泽东的一生是权术的一生,阴谋的一生,不讲诚信的一生,整人害人的一生。(铁流:“往亊微痕”《毛泽东阴险毒辣的流氓本色——毛泽东治国之术扬恶弃善》)

15、“共产邪灵由‘恨’等低层败坏物质构成,它的共产主义理论也携带着恨的特点。其宣扬阶级斗争,把问题的根源都归结到传统的社会制度,归结到有钱人对穷人的‘剥削’,煽动穷人对有钱人的妒忌与仇恨,并由此转化为暴力行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13)》第八章政治篇:魔鬼在祸乱我们的国家(下),大纪元2018年06月02日)

16、春秋时代的宋襄公备受争议。他与楚国交战,因坚持战争礼仪被楚军大败,自己身负重伤第二年去世。精于阴谋阳谋的毛泽东骂他“蠢猪似的仁义”,在大陆教科书中他被嘲笑批判;可孟子、董仲舒、司马迁等大儒却盛赞宋襄公,把他列为春秋五霸之一。
宋襄公那个时代,诸侯各国已逐渐不尊周礼、不敬周王室。宋襄公力图复兴周礼,身体力行倡导仁义,守住周礼底线。周礼繁细,涉及社会各方面,包括战争。战争首先要师出有名,打仗之前下战书,明确作战时间、出战人数、作战地点;双方都做好准备才开始打仗,不许使用偷袭、设伏兵等不光明正大的举动;打仗时遇到对方的国君,不能攻击,要行礼……

宋襄公与楚成王对战,当楚军正在渡河时,或渡过河还没有排好阵型时,宋国将领屡次劝他进攻楚军。他说,“我们是仁义之师,怎能攻人不备呢?”人数占优势的楚军列好阵势,两军战鼓擂响,宋襄公挺长戈、驾战车第一个冲向楚军,被困。宋军诸将奋不顾身,将宋襄公救出,逃回国内,宋军大败。宋襄公回国后,说,“君子作战,不打伤者、不俘白发老者、不凭借地利,我即使成亡国之君,也不攻打没列好阵的敌人。”

在泓水之战前一年,宋国与楚国等诸侯国约定在盂地会盟。大臣劝宋襄公带上军队,以防不讲信义的楚国。宋襄公说,“我倡议举行和平会盟,怎能自己背约呢?”他坚持不带兵马会盟,被设下伏兵的楚国活捉。楚军押着宋襄公攻打宋国,几次攻城失败,后来放了宋襄公。(俞元《宋襄之仁——尊周礼的宋襄公》,大纪元2019-02-03)

17、跟骂宋襄公一样,毛泽东在《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歪诗中所谓言“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无非是其流氓嘴脸的大暴露。说白了,西楚霸王项羽是人,有情有义的大丈夫,人中豪杰。北宋著名女词人李清照有诗赞之“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而毛泽东是妖,披着人皮的妖孽,被邪灵附体的“非人”。如果因其披有人皮而也把其算个“人”的话,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无情无义的势利小人。项羽,当年在鸿门宴放走刘邦,有顾忌个人名声的因素,但是,包括这种顾忌在内,主要是基于道义上道德上的考量。这是无道无德的毛泽东们所理解不了的,毛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前面说了,其实说毛是小“人”都算抬举了),只是以“势利眼”把那视为和释为“沽名(钓誉)”。而这不仅是中共和毛泽东“贼喊捉贼”,藉以“沽名”——标榜自己的“超限战”、没有道德底线的所谓“战略眼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和极端自私的实用主义,并且借此歪曲历史,毒化人心,败坏道德。但这也暴露了所谓“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邪恶本质和流氓本性。

18、有人批评林肯总统对待政敌的态度:“你为什么总要试图让他们成为朋友呢?你应该想办法去打击他们,消灭他们才对。”
“我难道不是在消灭政敌吗?当我使他们成为我的朋友时,政敌就不存在了。”林肯总统温和的说。

19、《新唐书‧卷五十六》记载,贞观六年时,全国判死刑的人数是390人,过去的死刑又称“秋决”,就是每年秋天的时候才杀。到了年底,太宗皇帝就下了一个命令说:“要过年了,这些人明年秋天就要死了,最后一个年,把他们放回家,让他们回家去过年吧!”并交代死刑犯们说:“你们回去以后,最后一年了,好好生活,好好做人。明年秋天的时候,要处决你们的时候再回来吧!”
结果这些死刑犯到了第二年要执行死刑的时候,全都回来了,一个都没有跑。

在一般人看来,判了死刑都属于人渣了,但是这贞观一朝,判死刑的人也是很讲信用的!太宗皇帝就赦免了他们的死刑。(摘自章天亮《笑谈风云》第二季《秦皇汉武》第二十七集《贞观之治》)

20、“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九评共产党》之一)“中共几千万党员,其中好人坏人都不少。但不管入党的动机是什么、是否自愿,只要在共产党党旗下宣誓,就意味着自愿献身。从此每周的政治学习和组织生活就是不断的洗脑过程,以至于相当比例的人变得少有自我意志,被共产党的邪灵所附体、所主宰。这样的人在共产党内的职能,好比是人体的细胞,为肌体的存活而不停工作。更悲哀的是,从此‘党性’的紧箍圈加于头上,再想摘下来就难了,一旦人性显露,就很可能遭到整肃和迫害。此时即使想退党,但因为共产党邪教许进不许出,就会被当作叛徒对待。”

21、“1989年,中共新的总书记江泽民等有次举行中外记者会,当一个法国记者问及一个女大学生因“六四”被发配到四川农场搬砖,当地农民多次强奸了她。江回答说:“我不知道你说的事情是否是事实。她是暴徒。如果是真的,那也是罪有应得。”文革中张志新在中共监狱里被轮奸和割喉,这在江泽民看来也都是“罪有应得”。由此可见江泽民的流氓变态和残暴人格。”“概括地说,江泽民的阴暗心理、独裁权欲、残暴人格和对“真善忍”的恐惧成为江泽民无端发起镇压法轮功的原因。这与共产党组织是高度一致的。”(《九评共产党》之五)

22、有高人看到,江泽民是只癞蛤蟆精。

23、“永恒的恐惧感是中共党史的最大特征,维持生存成为共产党与生俱来的最高利益。这种延续生存的最高利益,以强力支撑着那变换无穷的皮中之恐惧本质。它像原生癌细胞一样扩散、渗透了肌体的每一个部位,使其他正常细胞死亡,任由恶性细胞疯长。在历史循环中社会解决不了共产党这个变异的物质,任其扩散,每一层次和范围都无法消化这种强力的变异因素,众多社会被污染,更大面积的泛滥着共产主义或共产主义因素。这些东西又不断的被共产党加强和利用,从根本上变异了人的道德和社会。”(《九评共产党》之二)

24、“人们把很多领域称为战场,但那只是一种比喻。中共却是在真实意义上把一切事务战争化,它把一切领域都视为战场,任何时候都处于战争状态,任何人都是战争的参与者,任何矛盾冲突都被视为‘你死我活’的斗争,动辄上纲上线,动员举国之力,使用战争手段达到目标。上世纪40年代,中共曾经在夺取政权的内战中,用经济战导致国民政府经济崩溃,用谍报战先于国军部队直接拿到国军作战计划,用各种阴谋辅助军事行动打败国民党。这些历史上的超限手段,今天中共仍在使用,而且规模更大、范围更广。超限战意味着破除通行规则和道德底线,这使大多数西方人、西方政府和企业无法理解中共的行事方式,更难与之抗衡。”(《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27)》第十八章魔鬼安排下中共的全球野心(下),大纪元2018年12月23日)

25、“缴枪不杀!”这一喊声,在许多红色影视节目和其它文艺作品中,都出现过,好多人都当真了。其实,这也是谎言与骗局。所谓“不虐待俘虏”,完全是中共的缓兵鬼把戏。后来在“镇反”中杀的“历史反革命”,主要就是那些“缴枪投降者”。就连所谓“抗美援朝”,把国民政府投降部队赶到朝鲜,也带有“借刀杀人”的阴谋。

26、“与历代皇帝登基后大赦天下不同的是,中共甫一上台就举起屠刀。”(《九评共产党》之七)

27、“受共产主义指导的中共政权实行的是一种邪教的‘政教合一’政体。它以邪教意识形态统一人的思想、败坏人的道德,以黑帮的方式来控制社会,最终的目的是毁灭人。”(《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12)》第八章政治篇:魔鬼在祸乱我们的国家(上),大纪元2018年05月31日)

28、“中共的模范英雄雷锋说“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冷酷无情”。其实中共不但对敌如此,对待自己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中共的开国元老、元帅,包括国家主席都受到过毫不留情的批斗、毒打和酷刑。对于“阶级敌人”的屠杀则更令人发指。”(《九评共产党》之五)文革中,中共不仅宣扬“好人打坏人活该”,而且还宣扬“无产阶级专政怎么都不过分”。

29、“杀人转入地下,毁人一刻不停。共产党有时让人死,有时让人活;有时让人匮乏饥馑,有时让人肥得流油;忽而让人禁欲,忽而让人狂欢;一会儿破坏文化,一会儿‘恢复传统’;一会儿姓社,一会儿姓资。究其实质,毁灭真正的传统文化,败坏人的道德,让人反神、变成非人——这才是共产党万变中的不变。”(《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四章共产邪灵毁人不倦)

30、“我们想特别请读者注意并思考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很多被关入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的大法弟子遇到过类似的要求,尤其在迫害的初期,也就是只要他们签下一纸不再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和“揭批”法轮功,就立刻停止酷刑折磨,甚至有的直接释放回家。”

“这种现象的古怪之处在于,在过去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打击者即使低头认罪,也仍然继续受到批斗、关押、虐待乃至死刑,完全身不由己。而法轮功学员是否遭受酷刑甚至获得自由却似乎是自己可以决定的。难道中共变好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对所有坚贞的法轮功修炼者,各种超越人类语言能够描述的极限的酷刑就被轮番使用。从酷刑的种类、程度和广泛性来说,中共的残忍邪恶没有丝毫的改变,甚至变得更坏,但只要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中共就似乎网开一面。这恰恰再次证明了中共的目的是为了真正地毁灭人,不仅要毁灭人的肉体,更要毁灭人的灵魂。这一方面是出于邪灵对神佛的仇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法轮功的传播带动了整体社会上的信仰重建和道德升华,且“真、善、忍”的理念也包含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作为通过毁灭文化、道德和阻断人得到创世主救度为终极目的的中共邪灵来说,当然将法轮功视为第一大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三章暴力杀戮恶贯穹宇)

31、对于法轮功的灭绝政策,“江泽民讲:‘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九评共产党》之八)

32、“而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各种酷刑,更是多不胜数,殴打、鞭打、电刑、冷冻、捆绑、长时间镣铐、火烧、烙烫、吊刑、长时间站、跪、竹签和铁丝穿扎、性虐待、强奸等等等等。2000年10月,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看守人员将18名女学员衣服剥光后把她们投入男犯监牢……。所有这一切,斑斑在册,罄竹难书。”(《九评共产党》之五)

33、“目前世人还无法估量中共这场迫害世人良知的罪恶运动给人类造成了怎样的巨大损失。如果将来某一天,有人出来揭发,江泽民曾经利用军警,把五百名法轮功修炼者集体投入某钢厂钢水沸腾的炼钢炉,看着这些个只想修心向善,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走在道德升华的神路上的真正好人,被钢水活活烧死,五百个鲜活的人被上千度的钢水灼烧每一寸肌肤和身体,直至从人间蒸发!真是这样的话,大家会惊讶吗?当然,也不用惊讶,江妖之邪、之恶就能到如此程度!能让选择利用它的邪魔都震惊!其毒胜于蛇蝎,罄南山之竹难述其滔天罪恶之万一。以江泽民邪恶至极的本性,干出这种肆行暴虐、人神共愤的事,只有人想像不出,而没有它做不到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五章邪灵篡位文化沦丧)

34、“共产邪灵集古今中外邪恶迫害手段之大成,更超出这一切手段之外,将法轮功学员作为活人器官库,以每个器官数万到十几万美元不等的价格,随时杀死这些学员并贩售他们的器官牟利。2006年7月7日,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与加拿大前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首次发布《血淋淋的器官摘取: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BloodyHarvest,ThekillingofFalunGongforTheirOrgans)。该报告以18种证据证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是真实存在的,并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经国际调查员通力合作,2016年6月《“血腥的活摘器官”及“大屠杀”更新调查报告》发表。该报告以680页的篇幅、近2400条参考资料,揭示了中共活摘器官犯罪的真实性质和骇人听闻的规模。”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呼声表决’(voicevote)的方式一致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活摘器官的巨大经济利益不仅能维持迫害,还吸引全世界的人为了活命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用钱买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器官,其实也在帮助中共杀人害命。这也是邪恶所要的,即进一步达到毁灭人的目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5)》第三章东方杀戮,大纪元2018年05月23日)同时,还支持境内外企业将法轮功学员尸体塑化,在全球展览。

35、有资料显示,井冈山时期,红军内部被清洗屠杀的,竟然也有十万之多。

36、“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们都不会忘记张志新,她被投入监狱。狱警多次毫无人性地将她衣服扒光,把手反铐在背后,投进男犯人牢房,任人轮奸,终至精神失常。即使这样,在临处决她时,怕她呼喊口号,监狱直接把她的头按在砖块上,不施麻药动刀切开了她的喉管……”(《九评共产党》之四)

37、“刘少奇这个中国的国家主席,曾经的中国第二号人物就是在极其悲惨的情况下走完一生的。在他70岁生日那天,毛泽东和周恩来特意嘱咐汪东兴带给刘少奇一个生日礼物——收音机,目的是让他听八届十二中全会的公报:把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

“刘少奇一下子就从精神上被击垮了,他的病情急剧恶化。由于他长期被固定捆绑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他的颈部、背部、臀部、脚后跟都是流脓水的褥疮,疼痛难忍。由于他疼起来时一旦抓住衣物或他人手臂就不撒手,人们干脆就在他每只手中塞一个硬塑料瓶子。到他临去世时,两个硬塑料瓶子都被握成了葫芦形。”

“到1969年10月,刘少奇已经浑身糜烂腥臭,骨瘦如柴,气息奄奄。中央特派员既不让洗澡,也不准翻身换衣服。而是把他扒个精光,包在一床被子中用飞机从北京空运到开封,监禁在一个坚固的碉堡地下室里。在他发高烧时不但不给用药,还把医护人员全部调走,临死时,刘少奇已经没有人形,蓬乱的白发有二尺长。两天后的半夜按烈性传染病处理火化,用过的被褥枕头等遗物均被焚化一空。刘的死亡卡片上这样写着: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死因:病死。”“党可以将堂堂国家主席迫害致死,而且死得不明不白。”(《九评共产党》之七)

38、“‘无可奈何花落去’,现今苟延残喘的共产政权已经日暮途穷,它们的崩溃指日可待。在其彻底灭亡之前,我们有必要全面反思和揭露这个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最大邪教组织,让仍旧被共产政权欺骗的人们认清它十恶俱全的本质,从精神上肃清共产党的流毒,从心理上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跳出恐惧的枷锁,放弃对共产党的一切幻想。”“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也最荒谬的一页,又以江泽民发动的对‘真善忍’的镇压最为邪恶。这场运动给中共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反思这段历史,是为了让这样的悲剧永不再发生。同时我们每一个人也能由此省思自己的内心世界,是否很多本不该发生的悲剧却因为我们的懦弱和妥协而得以成全。”(大纪元编辑部【公告】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2004年11月18日)

39、三退:以实名或者化名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等一切邪教组织。资料显示,截止2018年3月23日,在大纪元退党网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声明“三退”总人数突破三亿。截至2019年4月22日,三退人数已超过三亿三千一百多万。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邪不胜正,看似猖獗的所有邪恶表象都是暂时的,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2004年,《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开启了中国的‘三退’大潮,数亿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这是中国人驱除共产邪灵附体的自救之举。人只要主动‘三退’,神就会将邪灵附体瞬间清除,这个生命就将属于未来!”(《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结语)

“中国虽然集中了共产邪灵最主要的力量,但千千万万中国人在坚持信仰和普世价值,和平抵抗共产暴政;在《九评共产党》引发的‘三退’(退出共产党、团、队组织)运动中,三亿多人勇敢选择从精神上脱离共产枷锁。这种个人发自心底的选择,正在解体共产党于无形。神安排了中共最后的解体。中国的执政者和其他掌握权柄的人,如果有意解体中共,神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来天赋神授的真正权柄;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会在最后的过程中遭遇中共解体所带来的一切灾祸、魔难。”(《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28)》结束语,大纪元2018年12月27日)

40、“共产邪灵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敌人,无法用武力打败。要想结束魔鬼对世界的统治,就必须从纯净自己的内心开始。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修内而安外》一文中说:‘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活而无乐则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

“慈悲的创世主一直在看护着人类。人们因为背离神而招致灾祸,只有回归神指的路才能获得神的救度。人只要能冷静地识破魔鬼的真实面目,守住心底的善,遵循神给人规定的思想行为标准,重新找回传统道德与文化,神就会帮助人摆脱魔鬼的控制,共产邪灵对人灵魂的侵蚀就无法得逞,它毁灭人类的企图也就注定走向失败。”
“我们应当感谢神。神为人铺就了摆脱魔鬼、走回传统、回归神的道路,现在就看人自己的选择了。”(同上)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4-23 7: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