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Karen Wen Lin Woods是谁?《南华早报》如是说……

John Fon

人气: 1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4日讯】4曰9日,网上版《南华早报》刊载一篇报道,《受雇于中国的加拿大公关人士如何游走在公关业务,新闻报道和政治活动之间》。报道中提及一家多伦多公关公司,Solstice Public Affairs; 一位华裔女士,Karen Wen Lin Woods。

该报提供的联邦政府记载显示:2018年8月13日,Solstice公关公司开始接受多伦多中国领事馆委托,在农业,文艺领域,和旅游服务业等范围内,针对国会议员和参议员展开游说活动。2019年3月19日,在Solstice公司的网站上登载了一篇回顾展望的文章。篇名是《Solstice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文章里提到Karen Wen Lin Woods女士。它这样写道:去年,我们团队增添了Karen Woods, Jean-Guy Frechette 以及新近加入的Greg Seniuk。Karen Woods提供了一条更开阔的通道,走近不同族裔背景的客户,打开接受政策多样化的公关业务。她为公司引来我们在建筑和教育等传统业务以外的客户,譬如媒体界和受理支付的行业。同时,她已经很熟练地为客户办理申请政府拨款的业务。

那麽,《南华早报》如何谈论Karen女士的呢?

Karen女士是加拿大中国政治事务委员会(CCPAC)的联合创办人,也是加拿大中国相关事务的著名评论员。她的文章和采访经常出现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 和其他传媒公司的版面和节目中。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后,她多次在加拿大报纸刊登冗长的评论。

2018年12月18日,她的一篇750字的导读文章在多伦多星报的读者观点栏目中说道:“华为案已经如同一片乌云笼罩在许多华裔加拿大人的心中。“文章警告读者“社会将面临‘新一轮中国恐惧症’浪潮,”文章严峻地得出结论:“在西方重建冷战思想和麦卡锡主义的过程中, 华裔加拿大人将无立身之地。”

但是,她当时没有向她的读者透露,她的雇主,Solstice 公司,在2018 年8月被聘为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的公关说客。

2019年2月,另一篇以华为案为主题的专栏文章出现在国家邮报等相关出版物上,题目为《致习大叔的公开信》,由Karen与CCPAC三位代表联名撰写。

公开信认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孟晚舟被捕而发火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找错发火的对象。中国应该释放被被拘留的加拿大公民, Michael Spavor和Michael Kovrig, 如果中国要争取西方社会的民心。

然而,就发表在国家邮政的这篇公开信而言,受雇于Solstice公司的高级助理,Karen提供了一份免责声明,称她“受雇于一家为中国提供政府关系工作的公司”。免责声明继续说道,“她从来没有,现在也没有同该个案的工作有份,并且她不会从为中国政府的公关服务中获取任何利益,也不会以任何其他个人方式受益”。

但她的情况并非如此简单,她的私人政治活动,CCPAC的活动和她的雇主,Solstice的利益,方方面面都已经交叉了。

2019年1月, 布罗克威尔先生,Solstice合伙人和Karen的上司在接受《南华早报》的采访时谈论道,Karen的私人政治活动和她在Solstice的工作之间存在“灰色地带”,她之所以被录用,就因为看中她在CCPAC的政治活动能力。“在更广泛的政府关系领域,你总是想挑选一个有政治经验或者有一份政治履历的人,”他说。

在Solstice被中国领事馆聘用后,Karen 的活动界限就分不清了。布罗克威尔说,作为她的上司,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看到她出席中国领事馆的活动。他闹不清Karen女士究竟作为Solstice 员工,还是以CCPAC代表,或者以华裔加拿大人的身份被邀请参加活动的。

Solstice和CCPAC之间的交叉点也超出了Karen的活动界限。2018年10月,CCPAC志愿者参加了前总理哈珀在加拿大多伦多俱乐部举行的筹款午餐演讲。事后,在CCPAC 的推特上出现这样一条信息:“感谢Solstice公共事务@Stewart Kiff的慷慨”。配图是一盘烤鸡以及哈珀为CCPAC成员持有的他的书籍,“Right Here,Right Now”签名。这是一场筹款活动,禁止记者进入的。

Karen拒绝认同CCPAC与她在Solstice工作有关的说法。 她说她在加入公司之前很久就联合创立了这个组织。 CCPAC到去年8月才正式注册为非政府组织 跟Solstice也在去年8月同中国领事馆确立公关合同关系,其中没有联系。

她否认她在CCPAC的活动与她被录用有关系。 “绝对不是。 因为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件事。”

作者认为,在加拿大,从事政府关系的公关服务有法律管控,是合法行为。在媒体发表言论,是享受民主权利。中国大使卢沙野多次在加拿大报章发表言论。即便他的言论不被加拿大价值观念所接纳,依然享有发表的地位。公关人士的工作是安排客户同政府或政客交流意见的机会,没有必要代表客户发表他们的政治见解。如果非得如此做,完全有必要交待清楚所发表的政治见解的来龙去脉。

莫纳什大学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Carrico 在评论这种现象时指出, “当她撰写时政评论时,就像她在12月份发表的那篇内容,Karen连篇累牍重复中国政府的谈话要点,却将其打扮成只是一个感兴趣的公民讲出来的话语”。

作为CPPAC的社团领袖,有义务宣传其倡导的政治理念,必须保持自己的政治立场。作为新闻媒体人,有责任完整地传递社会信息,必须坚守自己的专业道德。作为服务客户的公关人士,有觉悟约束个人利益,必须维护自己的职业操守。请教Karen女士,如何才能中恳中庸地行走在这三者之间呢。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