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如何影响澳洲大选 陈用林揭内幕

澳洲首都坎培拉国会山庄(大纪元摄影)

人气: 46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澳大利亚三年一度的联邦大选将于5月18日举行。目前澳洲各党派都使出浑身解数提高人气、争取选民。

在澳洲主流媒体4月初再次深度曝光中共渗透之后,中共对澳洲政坛的政治献金、渗透和影响力已成为选民关注的热门政治话题。这次澳洲大选,中共背后的动作是什么,中共前外交官陈用林日前接受大纪元采访,披露中共的算盘。

中共希望工党胜出

陈用林说,“中共对澳洲政治圈是下了血本的,到目前为止它在澳洲做的计划是成功的,他们希望工党当选,他们跟工党的高层建立的关系相当密切,工党推出的候选人中都有他们的影子。”

陈用林表示,中共对澳洲选举的整个运作非常了解,连选举的场地都去研究,他们会不会对场地做手脚就不知道了。“中共对澳洲这边有个计划,要引导向一个方向去,基本上他们是不希望自由党继续在台上,希望工党上。他们在选举之前还会有很多动作,他们认为工党是一定会上台的。”

陈用林强调,相对大多数来自商界和保守的自由党,中共觉得他们的理念与工党比较接近。“他们想引导澳洲社会向他们希望的方向走,他们对工党花了血本之后,认为工党是比较可靠的。”

陈用林说,“他们押宝就押在搞工会出身的工党身上,他们自认跟工党的一些高层关系源远流长。工党以前还邀请他们(中共)参加工党的年会。他们认为在其它方面,也能左右工党的一些政策。”

澳两大党在受审查的微信上进行竞选宣传

据澳洲民族台SBS4月15日报导,澳洲总理莫里森于今年2月初开通了官方微信号,定期向华人群体公布政策、发表政见。而工党则比莫里森更早使用微信平台,方式也更加灵活。工党领袖尔‧肖顿(Bill Shorten)还于3月27日下午在微信与华人社区直播,宣传解答工党政策。

陈用林表示,现在澳洲两大党都在微信上做宣传,而微信本身是经过中共检查的,能够在微信上获得通过,那么你的澳洲政策也是有偏移的。两党的重要人物,把自己的内政交给中共政府去干涉了。

澳洲学者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教授向SBS表示,一些对中共提出批评的澳洲华人被北京审查封号,发送的信息也被屏蔽。“我们的政治人物是否进行自我审查去回避(中共)官方的审查?”

他认为还有严重的安全担忧,如果禁止国防人员使用微信,政党没有理由排除在外。

中共收买澳洲学者改变话题

陈用林还揭露,“中共对澳洲的学术界花了不少钱,弄出不少人来要澳洲政府改变话题,不要光说反共、渗透,要强调澳洲自己的利益,要说跟中共保持关系是有利于澳洲的,并反对联合美国,自称是维护澳洲的国家利益。”

他强调,其中有一些所谓的澳洲独立学者,本来是替中共说话的,他们的经济背景、公司背景,没有一个不是跟中共有利益上的关联。

这与澳洲学者克莱夫‧汉密尔顿教授去年3月出版了新书《无声入侵》所揭露的事实一致,汉密尔顿教授指“中国(中共)计划主导世界,并一直在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为试验地,以维护自己在西方的优势地位。”

汉密尔顿教授的书中也揭露了中国(中共)瞄准澳洲社会的精英人士,动员部分澳洲华人买通在政界有影响力的人,这些华人还恐吓批评中共的人,并搜集讯息给中国情报部门。

中共施压签署在澳洲执法的双边谅解备忘录

陈用林表示,中共现在对澳洲的两大党都拉笼。澳洲前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实际上跟中共的关系也不错,他儿媳妇还是上海人。

他进一步表示,“澳洲媒体总是说特恩布尔跟中共关系冷却下来了,关注他下一步跟中共怎么处理。但后来他和中共政府还是达成一些协议,并在去年年底安排特恩布尔访华,没想到他因内部政变下台了。”

陈用林披露,其中的一个协议就是去年12月签署的中共在澳洲执法的“双边谅解备忘录”,允许中共执法人员在澳洲行动,这比原来的“引渡协议”还要方便。

“‘引渡协议’是按正常渠道,将中共想要的人立即遣返、带回中国不是那么容易,现在是不需要引渡协议,也可以实施了。”

继续警惕中共在澳洲影响力

由于中共利用亲共侨领的政治献金丑闻在澳洲主流媒体大规模报导之后,澳洲去年11月通过了禁止外国政治捐款法案。

今年中国新年前,澳洲政府拒绝原澳洲“和统会”主席、时任大洋洲和统会主席、华裔地产商黄向墨入籍,并取消了他的绿卡。

随后黄向墨要求澳洲自由党、工党这两大党退还他所捐赠的超过200万的澳元,理由是这些资金或“被认为是不合适的”。不过,两大党随后回应,不会响应黄向墨的诉求。

陈用林表示,澳洲的政客在有些方面实际上还是受到亲共社团的影响,搞活动、金钱,他们以为亲共社团可以代表整个华人。“他们现在还是希望从亲共社团当中的有钱人那里拿钱,推出的华人候选人也是以亲共社团的资助为基础,将来可能还想回馈这些亲共社团。”

澳洲学者克莱夫.汉密尔顿教授也看到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华裔富商已经成为澳洲两大党的最大金主,展开调查后发现,中共在澳洲的影响已经扩展到政治、经济、教育和宗教团体,并在其新书中进行了详细披露,该书也佐证陈用林多年来一直揭露中共对澳洲进行的部署。

澳洲政府也因此于去年六月通过《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及外国干预)法案》以及《外国影响力透明化法案》。法案要求游说人士申报是否在为其它国家的政府服务。而《反外国干预法》已于去年12月正式生效,政府也给出三个月的宽限期,让相关机构和个人进行《外国影响透明登记》。◇#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
2019-04-25 10: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