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片净土在人间 亲历者心中的“四‧二五”

法轮功中南海上访

2019年4月24日,温哥华地区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集会,纪念1999年北京举世闻名的“四‧二五”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宇生/大纪元)

人气: 1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陈璐加拿大温哥华报导)今年春天的最后一个节气“谷雨”一过,温哥华的气温加快了回暖,寒湿天气消退,阳光明媚的日子多起来,万物生发,郁金香和樱花争相斗艳。4月24日,大温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了集会,纪念“四‧二五”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二十周年。其中有些人当年就曾站在万名法轮功学员上访之列。我们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郭巍:沿着那段路走过去,内心的恐惧被融化了

住在北京东城区的郭巍,1999年4月25日那天没去炼功点炼功。他妈妈和邻居早上在炼功点听同修(一起修炼法轮功的学员)讲,天津教育学院刊登一篇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引发民众到该院反映真实情况。23日天津防暴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并当场抓捕45人。天津学员到市政府要求放人,却被告知公安部介入,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当时听闻此事的北京法轮功学员都表示了对这事的关切。妈妈回来告诉了郭巍,并特意嘱咐他千万不要参与。

郭巍听完说没事,他给单位请了假,骑上自行车就前往国务院信访办。

温哥华法轮功
2017年来到温哥华的法轮功学员郭巍(左一)在1999年参加了“四.二五”和平上访。(宇生/大纪元)

郭巍十几岁开始对气功和修炼有兴趣,一直在各种修炼法门之间不断的寻找,他曾皈依过佛教。1995年初他开始接触法轮功,便认定这就是他一生在寻找的归宿。

1989年“六‧四”期间,郭巍14岁,刚读初二,当时北京很多市民都上街了,郭巍也去过天安门,对那些热血沸腾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有深刻的印象。他父亲经历过文革,再三告诫他不能去天安门。后来,政府不承认开枪,郭巍却亲耳听过熟人哭述有人帮他挡了枪子。他知道,共产党绝不会容忍任何不同意见的表达,他知道共产党镇压民众的血腥手段。

10年后,当24岁的郭巍面临要走出来为法轮功上访时,六‧四的阴影犹在心头。他不知道中共会不会镇压,不知道军警开枪的情景会不会重演,他不知道,自己去上访面临的将会是什么。郭巍说:“我回单位请假时,就跟同事讲过,我有可能回不来,万一我回不来你们就不要等我了。”

郭巍10点多到北海,就看见已经有很多同修静静地站着,从府右街一直排到北海的后门,他存好自行车,步行从北海沿着府右街走向中南海的西门方向。沿途有不少法轮功学员像他一样,陆陆续续地走着。因为有很多学员是从北京近郊或外地赶来的,不熟悉北京的交通秩序,走到马路中间,郭巍看见现场有一些学员自发的在维持秩序,让大家不要走到马路上,不要挡住人行道。

郭巍说:“从上午10点到晚上10点,大家都在队伍里站着,在我的印象中,每个人都静静的站着,很少有人走动,很少有人交谈、没有看见有人吃饭也没有看见有人喝水”。

20年后,郭巍仍清清楚楚记得,从北海后门沿着府右街到中南海的西门方向,他走了约1公里,他一步一步地走着,看着周围同修脸上带着微笑的表情,他内心沉重的感觉逐渐消失了,现场法轮功学员那种祥和、那种平静、那种坚定的样子,让他也内心变得平静,14岁那年埋在他心头的恐惧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被融化了。

法轮功中南海上访
1999年4月25日,一万余名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南海旁边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当局给予一个合法的自由炼功环境。(明慧网)

回来以后,片警找他,郭巍说:“我主动告诉他,我去上访了。那时也没有想到要自我保护,就是觉得我炼法轮功没有错,修炼人堂堂正正,没什么好隐瞒的”。

从1999年到出国前的十几年,郭巍因为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坚持向民众讲真相,他先后被拘捕过11次,被判刑4年多关进北京前进监狱。

2000年4月,郭巍结婚了,3个月后,因印制大量法轮功真相资料,他与怀孕的妻子两人先后被抓,他的孩子生出来就没见到爸爸。孩子不到1岁时,妻子也被非法关进劳教所。十几年间,他与孩子在家里共同生活的时间加起来还不足一年。

前年郭巍来到海外。今天,当郭巍再次回想起当年亲历“四‧二五”的情景,他说:“我觉得唯有一个词能够形容,那就是‘神圣’”。

王志勇:一整天没吃喝,完全没有饥渴的感觉

1999年家在大连的王志勇正在商场租柜台经营自己的生意,4月25日有同修打电话来讲了天津事件,一大早他就买机票与5个同修一起飞往北京,到北京时已经是早上9点多,府右街人行道上站满了法轮功学员,同时留出了便于人们行走的通道。整个上访的队伍看不见头也看不见尾,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静静地站在府右街的人行道上,没有人大声讲话。在他的印象中,当时整个场面显得庄严和神圣。

法轮功中南海上访
1999年家住大连的王志勇在4月25日晨知道上访的消息后,立即买机票,于当天上午9点多赶到北京府右街加入上访学员之列。(大纪元)

他记得四.二五那一整天他都没有吃喝也没上厕所,完全没有饥饿和口渴的感觉。周围的同修有年轻的也有年迈的,就这样静静的站立了12个小时。

晚上9点多,传来消息说问题解决了,大家很快就散了。王志勇说,他们一边往住处走,一边打扫周围的卫生,把所有的垃圾都塞进垃圾桶,有些垃圾桶被结结实实塞满了,就带到远处的垃圾桶。

王志勇是4月26日早上离开北京的,临走前在地铁口看见有警察开始抓外地的法轮功学员,旁边的同修也不畏惧,喊:“不许抓大法弟子!”结果警察把那人也抓起来。后来听说过几天就把人放回了。

“四‧二五”从北京回来以后,大连的警察到炼功点登记统计炼功的法轮功学员,王志勇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就把姓名地址都告知了。后来他又去派出所给警察讲真相,结果被拘留了40天。

法轮功被迫害以来,王志勇经历了被拘留2次,被劳教2年,从大连教养院转到关山教养院,遭受了被警棍毒打、电棍电击,双手背铐等多种酷刑,直至昏死在地上,被迫害得极其惨烈,他一直没有屈服,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张理英:在法轮功上访这个群体中,争斗之心被修炼的因素善化了

1999年4月25日,在中国农科院工作的张理英,与同修相约去上访,当天7点多就到了。她说,她原先往中南海西门走,人越来越多了,他们听从警察的指挥,让往哪里站就往哪里站,几个警察就把他们拨拉来拨拉去的,最后被安排呆在府右街妇产医院前靠北墙,周围全是法轮功学员,人们互相都不认识,很多是大学生和家长,大家脸上都流露着微笑,也有小声交谈的。一直呆到晚上,站了一整天。

十几个警察就在边上看着这些人,他们表情也比较放松,有的干脆就叉着手,也有同修走过去跟警察聊几句,警察就静静地听着,也不说什么。

回想起当年的情景,张理英说:“当时最大的感觉就是每个人内心的平静,在当时那个环境里,没有激动、没有怨恨,没有愤愤不平。我们去上访嘛,就是人家误解我们了,我们去反应一下真实情况。”

晚上传来消息,说问题解决了,大家就散了。张理英说:“离开的时候,唰一下大家各走各的,一下就都散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上访的,问题解决了就马上离开了”。

张理英说:在四‧二五法轮功上访那天,她感到这个群体中,争斗之心被修炼的因素善化了。 “你想想,队伍周围有不少拎着塑料袋来回走动收集垃圾的年轻人。这么多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面对不公而上访,等待了十几个小时,却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情绪。”

她表示,“四‧二五”上访就像是一场大检验。多少年来中国社会上一直充斥着你死我活的争争斗斗,现在人们会看到,在法轮功这个群体中,修炼的因素改变和净化了这一切,这里就是人间的一片净土。

“四二五”后还有陆续赶到北京的学员

温哥华法轮功
现居温哥华的法轮功学员林燕在当年“四‧二五”的时候,就是正在赶往北京去上访的途中。(大纪元)

其实,当年的万人上访何止是一万人,还有全国各地听闻消息的法轮功学员纷纷往北京赶。现居温哥华的法轮功学员林燕在“四‧二五”的时候,就是正在赶往北京去上访的途中。

当时住在沈阳市的林燕于4月25日那天晚上与5位同修相约连夜坐火车去北京上访,“四‧二五”前,在沈阳就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被公安和有关部门骚扰和监控的事件。她们抵达北京已经是4月26日一早,只见三三两两的同修在往回走,才知道,和平上访已经结束。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接见了上访代表,召集有关方面共同会商,研究解决上访诉求,决定天津方面立即放人,其余两点要求,即要求当局允许法轮功的书籍合法出版;要求给予法轮功修炼民众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待后进一步研究解决。4月25日当晚,天津放人,上访的学员安静离开。#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