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三万港人上街反引渡恶法 拒中共祸港

中共穷途末日强推修例 香港再现反23条情景 促林郑下台

港府借台湾杀人案以堵塞法律漏洞为由强推修订《逃犯条例》(又称引渡恶法、送中条例),被喻为九七后伤害港人最甚、比23条更恶毒的条例。(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15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港府强推修订被喻为九七后伤害港人最甚、比23条更恶毒的《逃犯条例》(又称引渡恶法、送中条例),引发港民强烈不满。民间人权阵线在不足一个月内发起第二次反对引渡恶法大游行,28日13万港人再次走上街头,发出反对恶法的强烈呼声,拒绝中共祸港,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有评论指,中共利用恶法进一步打压香港恰恰凸显其政权穷途末日,港人只要坚持为下一代发声,定会有希望。

继上月底超过万人上街反引渡恶法后,民阵28日再发起4.28大游行,下午3时在铜锣湾东角道行人专用区集合,原定4时出发。由于大量市民陆续填满东角道、骆克道和记利佐治街,铜锣湾港铁站内亦挤满准备加入游行的市民,民阵要提早于下午3时40分起步,游行至立法会。

游行人士沿途高喊“撤回修订引渡条例”、“林郑月娥下台,李家超下台”、“反送中,抗恶法”等口号。也有不少游行人士手持黄伞,以示对刚被判刑的占中九子的支持。

28日下午天气晴朗酷热,一扫之前的阴霾。在队伍起步不久,警方曾开放轩尼诗道三条行车线,疏导游行人潮。之后又一度缩小为二个行车道,到了油站附近香港众志与一批市民高喊“开路”,冲过警方防线,再次开通三条行车线。

由于参与者人数很多,龙头出发2小时后,龙尾的市民才刚刚起步,直到游行开始四个多小时后才抵达终点立法会示威区。

游行人士打扮成中共公安,模拟引渡恶法通过后港人将成为大陆阶下囚。(蔡雯文/大纪元)

老幼齐上街 为下一代发声

游行人士不分老少,有一家人上街,推着婴儿车、背着小孩;也有拿着拐杖的长者、双腿不便坐轮椅的市民一起上街。

其中一位85高龄的老婆婆个子娇小,一个人一手拿拐杖、一手拿着“林郑下台”的标语。她指自己虽然年龄大,但无论如何都要上街,获周围市民为她鼓掌。她说:“本来不敢来,身体又不是好,但是这次不来不可以了。”她担忧民主派在议会内不够票,在保皇党的支持下会通过恶法。她又强调特首林郑月娥应该下台,“她上台之后香港几多事?未上台就先拉了9个人。”她又不信任当局称引渡疑犯前会由法庭把关,质疑“法庭全听林郑月娥讲”。

从事IT行业的陈先生,与妻子带同8岁女儿上街,“让他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我们极需要走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反对引渡逃犯条例。如果我们不发声,便没机会发声了。况且,哪一天我就是那个‘逃犯’也说不定。”他又强调,除了担心个人和同事有时都需要回大陆,更觉得要为香港下一代上街争取,“这影响大家的自由,随时可能变了(引渡)名单的一分子,有关的权力便可以随时送你上去,这个我们也是为下一代着想的。”

其中一位85高龄的老婆婆个子娇小,一个人一手拿拐杖、一手拿着“林郑下台”的标语。她指自己虽然年龄大,但无论如何都要上街,获周围市民为她鼓掌。(蔡雯文/大纪元)
陈氏夫妇带8岁女儿上街反恶法。(蔡雯文/大纪元)

市民高喊林郑月娥下台

周小姐背着6岁女儿、带着10岁儿子一起上街,“我们一定要走出来讲,因为这些是下一代的福祉。如果到下一代的时候,讲一句两句就被人拉,这怎么可以?我一定带他们出来。”对于中共政府近年很多条例钳制香港人的自由,她认为中共是“怕”,“怕我们集结一股力量,怕我们太过合一,怕人民的声音。”

周小姐担心下一代福祉,带年幼子女游行。(蔡雯文/大纪元)

28日除了反对恶法外,市民和团体喊得最多的口号便是“林郑下台”。一位市民手持“林郑月娥下台”的标语,表示已看穿特首的把戏,“做得‘衰嘢’多!最近这个《逃犯条例》就是她想出来的,她自己承认的……坏事,她要承担责任的。”

陈日君领头游行 声援九子

陈日君枢机在湾仔街站为占中九子站台。(蔡雯文/大纪元)

28日上街的不乏社会各界名人。年届87岁的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游行前先出席祈祷会,寄语教友不要小觑每个人的力量。他其后走在游行队伍的龙头一起拉着横幅。到了湾仔,又为协助占中九子的“守护公义基金”街站筹款。陈枢机与占中案的陈淑庄、李永达、张秀贤等人一同站在台上,他并向游行队伍说,“今天有很多人出来游行,知道这个恶法非常危险。我告诉他们(四子)今天有好多人出来游行,他们会很开心。”

公务员事务局前局长王永平也上街反对修例,“香港仍然有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游行自由。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行使这个自由。”

前高官反恶法 斥害国害港

王永平(蔡雯文/大纪元)

王永平强调自己“完全反对”移交逃犯修例,因一旦打破一国两制下中港两地法制的差异,(中共)政府便可利用修例,对付全世界任何人,较《基本法》23条立法更严重,形同“一网打尽”:“将来不止港人可被解回内地受审,所有香港住的外国人,甚至过境的外国人,都可以”,因此引起国际的高度关注,尤其是英美两国,“英美和内地没有移交逃犯协议,那通过香港,对英美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法律漏洞。”他指政府如一意孤行地通过,肯定会在国际上引起很大反应,他也不相信其它国家会任由在香港的国民失去保障,“受到这样的威胁”。

王永平又质疑港府仓促修例,咨询期仅20天,咨询期较《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的3个月还短,“为什么港人的恐惧比起动物的权益差那么远呢?”同时对有钱生意人予以豁免商业罪行,一般市民则没有特权,“所以越来越觉得整件事非常荒谬,我不觉得这件事符合所谓‘爱国爱港’的标准,而是‘害国害港’。”

民阵反逃犯条例游行
民间人权阵线今下午在东角道发起游行,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民阵公布有13万人参与游行。(宋碧龙/大纪元)
继上月底超过万人上街反引渡恶法后,在占中九子案被判刑后,民阵及民主派团体不足一个月内发起第二次大游行,反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李逸/大纪元)

13万港人上街反恶法

游行结束后,民阵宣布有13万人上街,远高于上月31日反恶法游行的1.2万人;警方则估计最高峰时约有22,800人参与。

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反驳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回应民阵发起反修订《逃犯条例》时,称游行“人数多寡非重点”的言论,强调昨日游行人数只是一个开始,如果政府不愿意撤回修例,民阵将会发起包围立法会,最快5月中公布详情;同时组成游说团,游说专业团体和商界等。

他又说,游行人数证明了大家的力量,证明大家坚持,又形容今次不是各政党或团体煽惑市民,而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煽惑港人游行。

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表示,人数之多超乎意料,相信日前的占中九子案判刑,或多或少促使更多市民上街游行。

立法会本周二(30日)将再次召开《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会议选出主席。

评论:中共越打压 更显其末路穷途

香港政府急推《逃犯条例》修订,中共被视为恶法的幕后推手。有评论指出,中共越是加剧打压民间,越凸显其政权恐惧、穷途末路,同时印证“逢九必乱”的规律是中共的巨大梦魇。

昨日上街游行的资深时评家程翔指,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空间日益收窄,一旦进一步修订引渡条例,会进一步压缩香港的言论空间,所以港人必须出来反对。他说:“我要强调这个条例不是单单对新闻界,对全香港都有危险。要不然不会有那么多人反对。”

程翔

程翔指,中共虽然宣称所谓“四个自信”,但就如人们说的“夜行人吹口哨”,中共目前加剧打压民间声音,甚至连五千年前老子的书现在都几乎成为禁书,“那这个就是它其实是一种非常虚弱的表现,它怕什么呢?恰恰就是它对自己不自信。所以它这也怕,那也怕,特别是今年很多周年纪念,逢九必乱,他们这种规律对它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梦魇。”

他表示,越多港人走出来反对恶法,越能让中共知道“香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而且建制派里面对该条例有保留的议员,也是帮他们壮胆,让他们藉由市民的反对,在议会里面投反对票。”

支联会主席、前民主党主席何俊仁表示,这么多市民上街显示港人很气愤,对政权的信心崩溃,“香港是法治之区,不能够和现在内地中共一党专政之下,只是讲权力、只是讲控制的社会,向它引渡逃犯。”

他相信社会将重现当年反23条的气氛,“如果还未解决,我相信七一会更多人上街,我们希望建制派那些商界议员全部‘转軚’,要当局撤回修例。”他又指中共害怕任何独立自由的声音,其极权已无以为继,“我不知它怎么可以统治下去,除了赤裸裸靠它的武力、靠威吓、靠制造恐怖之外,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维持下去。所以我相信是难以持久。”◇#

► 请点击网址进行声援:https://zipsurvey.com/Survey.aspx?suid=87832

(蔡雯文/大纪元)
(蔡雯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