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监控网络 十年来中共不断升级审查机制

这十多年来,中共互联网审查机制升级。(Getty Images)

人气: 60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这十多年来,中共对互联网审查的机制不断升级。

日前视觉中国发表声明与人民网“合作”,分析认为此举实质是中共深入监管图片市场。而此前陆媒的一篇长文披露了中共网络内容审查的运作内幕及审查产业的布局。不过,该文章随后在大陆被全部删除。

分析:视觉中国被人民网监管

4月26日,视觉中国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视觉中国关于整改进展情况的声明》。

声明称,对于近期公司开展的整改,已完成内部测试,测试结果符合预期,下一步将扩大测试范围,并继续落实各项整改措施。

其声明中还有更重要的一个信息。

视觉中国表示,正与人民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展开合作,“提升自身内容质量和合规服务的能力”。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视觉中国自称与人民网展开合作。说好听点,这叫“合作”,说难听点,实际是视觉中国未来在图片发布上将遭到人民网的监管。中共继续严控舆论。

此前有海外报导指,视觉中国因为在毛泽东图片上标注其为“独裁者”,而受到查处。

也有报导指,人民网将内容审核业务称为“内容风控业务”,是人民网四大业务之一。

在视觉中国版权事件出现后不久,4月14日人民网称,计划与“兄弟媒体”做图片合作联盟。并称,大陆主流媒体应尽快在图片采编、使用和版权交易等方面形成联动机制,建立合作联盟。

大纪元在4月19日发表《视觉中国版权事件幕后的“角力”》一文认为,人民网进入图片市场,是中共开始控制图片市场。

视觉中国的声明证实了大纪元的分析。

陆媒披露中共网络审查产业布局内幕遭删除

4月18,大陆《南方周末》发表了《济南:崛起的互联网审核之都》一文,指济南成为天津之后的“审查之都”,全天候24小时不间断对时政新闻进行过滤,越来越多的文字、图片、视频、直播先到济南等待审核后,再向全国播放。

3月11日,中共济南市委与人民网签署协议,在济南建设互联网审核平台。文章说,一夜之间,山东济南成了各大互联网公司内容审核平台扎堆之地。该地区审核编辑的总人数已接近5000人。

文章披露,网络公司字节跳动、凤凰网、一点资讯、最右APP等,已在济南建立审核基地。人民网将内容审核业务称为“内容风控业务”,是人民网四大业务之一。

在整个内容审核的产业格局上,天津、济南是北方的两大基地,西安是西北地区基地,重庆、成都负责西南地区,武汉则负责华中地区。

文章描述,在互联网平台的背后,成千上万的年轻人用肉眼盯着电脑屏幕,每天浏览几千个文章、评论、图片、视频等,从里面过滤掉“有害、违规”的内容。他们分布在天津、济南、武汉、西安、重庆、成都等二三线城市,拿着四五千元的工资,24小时轮班不停作业。

陆媒记者采访内容审核员获知,他们要审核的内容主要以新闻为主。

不过,这篇报导很快在大陆网站被删除,在众多转载网站上也消失了。

分析:10年来中共互联网审查机制升级

4月17日,海外媒体文章《维基解密:中共互联网审查机制如何运作》披露,在维基解密(WikiLeaks)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被捕的同时,维基解密在含有https的加密网站https://file.wikileaks.org/file/上公布的档案依然可以全部打开。这些海量文件中包括多份有关中共政府互联网审查的记录。

文章举例,这些记录中,编号229878是一份有关中共和黑龙江地方互联网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所下达的日常具体指令表格。

从4月1日到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当天,网宣办值班人员基本每天都会就具体内容指令各大门户、新闻网站和其它论坛等遵照执行。表格共分为6列,分别为序号、指令发布时间、指令发布者、指令内容、处理结果和处理时间或回复时间,详细记录了一条指令从发布到处理完毕的详细过程。

比如当年6月26日有关中国成品油调价的内容,网宣部门指令,“对借成品油调价攻击党和政府、煽动群体性事件等有害信息要即时、坚决予以删除。”

当年4月11日网宣办值班人员出一份通知,要求就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宣判结果,不要作为网站头条,“要加强对论坛、博客各跟帖的引导与管理,及时删除借机攻击党和政府、煽动不满的各类有害信息”。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对比2008年维基解密的内容,和十多年后《南方周末》报导的内容可以看出,中共互联网审查机制已经升级。最重要的变化在于,十多年之前,中共还处于守势,即删除那些已经发表的帖子和文章,对这部分做过滤。

李林一认为,从《南方周末》的文章来看,现在的网络审查,中共已经把它升级成为了预警审查。最具特点的是这句话,“越来越多的文字、图片、视频、直播将会先在济南汇聚,等审核通过后,再播往全国。”也就是说,很多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在发表之前,各大网络公司就雇了很多年轻人在那里先做审查,然后再发表。

李林一分析,从这个角度去看视觉中国与人民网在图片上展开“合作”,就更能明白中共的用意。这是“党领导一切”在图片市场上的体现,也是中共危机感更沉重的体现。但是,在互联网时代,这种做法是愚蠢的。因为信息无国界,即便以举国之力封锁信息,也难达到完全封锁的效果。

互联网审查:中共催生的新行业

中共审查部门严管网路,无所不用其极。同时,中共的网路审查员已形成庞大的杂牌军。这个杂牌军由专业审查员、业余审查员、网路监督员、网路保安、网警、网路管理员、五毛党等构成。

《新京报》2013年曾披露说,在中国从事网络控制的人数多达200多万人。

由于中共严厉的网络审查制度,不少中国公司不得不雇用数千人来监管其企业网站的内容,这就催生了一个增长快速、利润丰厚的新行业:审查工厂。

《纽约时报》今年1月的报导说,中共以前对互联网审查三缄其口,现在却宣扬由政府监管互联网的愿景。许多网络媒体公司都有自己的内部内容审查团队,有时可以多达数千人。

李城志为总部在北京的科技服务公司博彦科技工作,其业务包括为其它公司承担审查工作。他在该公司位于成都市的办公室工作。

报导说,李城志这样的从业人员展现了网路审查的极端——它控制着中国8亿多互联网用户每天看到的内容。李城志说,最严重的错误几乎都与高层领导有关。有一次,因为太累,他错过了一个不在白名单上的网站发的一张习近平的小照片。他至今为此而“自责不已”。

博彦科技在其内容审查工厂雇用了4000多名像李城志这样的员工,日夜浏览和审查网路内容。而在2016年这样的员工只有200名左右。

据博彦的网站介绍,其内容监控服务“彩虹盾”收录了十多万个基础敏感词和三百多万个衍生词。

中共的网络审查已延伸到海外

到了现在,中共不仅严格审查中国民众网络言论,同时还把对互联网的控制和审查扩展到海外。

除监控言论升级外,中共还向谷歌(Google)和Facebook等外国公司施压或是促使对方自我审查,甚至连使用国外加密软体也不安全。

大陆维权人士张广红,去年使用美国脸书旗下的社交通讯软体WhatsApp,和海外朋友分享一篇批评中共国家领导人的文章。2017年9月张广红被拘留。张广红案也说明,中共将其审查的手伸得更长。

美国《纽约时报》今年1月报导,上海一名男子被扣留在拘留所15天,另一人的家庭受到警方威胁,还有一人被用铁链锁在椅子上接受了8小时的盘问。他们被控的罪行是“发推”(在推特上发文)。

报导说,在陡然升级的网路审查行动中,中共警方在盘问和拘捕越来越多的推特用户,即便这个社群媒体平台在中国被屏蔽,该国绝大多数人都看不到。

报导引述接受采访的推特用户说,警方使用了威胁手段,有时还进行人身限制。在推特上拥有8000多名粉丝的活动人士黄成城说,他在重庆遭到八小时的审讯,手脚被铐在椅子上。调查结束后,他签署了一份远离推特的承诺。

去年11月,一名50岁的工程师正在办公室忙着上网发文,国安人员进入他在大陆东南部的工作地点,给他看他之前所发的60条推文的打印本,题目从中美贸易战到地下基督徒的苦难都有。国安人员要求这位有4.8万个“粉丝”的工程师,删除网上所有的文章。但他并没有听从国安的要求,但24个小时之后,他发现有黑客骇入他的推特账号,删除了他之前所有的1.1万条推文。

《金融时报》披露,二十多年来,中共一直在对网络言论自由进行协同攻击。即使是外国人,也面临中共的审查控制,典型的是,到中国旅行,他们无法访问谷歌或脸书,这是一个很常见但却是令人感到沮丧的经历。#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4-29 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